第1章 转学

蓝双重生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年了,现在她七岁了。

这天醒来的时候,被吓得不轻。因为她摸到自己的被子一阵湿透。自己竟然尿到床上来了,这让家人知道了情何以堪。

蓝双心慌慌想了一会儿,决定毁尸灭迹,先把身上弄干净了再说。

谁知刚一整理,才发现,自己身上还干干净净,而床上,她的弟弟蓝滨睡得一脸幸福,蓝双脸一阵红一阵白,懊恼不已,自己不知多少年没尿床了,怎么可能突然就尿床了呢?况且她昨晚又没喝水。

在心里窘迫了半天后,蓝双回过头,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已经五岁了的弟弟,戳戳他的小脑门,小声骂道:“臭小子,这么大了还尿床,不怕以后娶不到媳妇?”

蓝滨嘟嘟嘴巴,睡眼朦胧地看着他的姐姐,露出个傻乎乎的笑容。

蓝双摸了他脸蛋一把,向门外喊,“妈……弟弟尿床了,快来收拾!”

于是一时间,全家人都知道了蓝滨尿床的事儿了,吃早餐的时候,均满眼戏谑地调侃着他,把蓝滨逗得差点躲进地缝里,心里把蓝双恨了个要死。

但小孩子的记仇时间并不长,过了十几分钟而已,在心里发誓不要再理对方的蓝滨抱着姐姐的大腿,哭得一脸鼻涕一脸泪,可怜兮兮地抽着小鼻子:“姐姐,我也要和你去上学。”

蓝双被弟弟可怜又可爱的模样萌得不轻,但还是坚守底线,“不行啦,快回去……”眼见弟弟又要用眼泪攻势了,她连忙一把抓起弟弟丢到一旁的父亲怀里,连“再见”都来不及说,就慌张跑了。

到了学校,同桌宁夏朝她扮了一个鬼脸,目光向老师的方向瞟了一下,蓝双厚着脸坐下,无视老师那乌黑黑的脸以及那似乎可以穿透似的目光,安心捧着一本书看。

迟到这回事,对她来说是常家便饭了,只要学习过得去,管那老师的态度干嘛?

在最后一节课临下课时,数学老师像是故意报复她似的,叫她回答最难的一道题,蓝双眯着眼睛,悠然说出自己的答案,态度可谓是认真中又带着一丝旁人察觉不到的挑衅,把老师气得额头青筋突突的跳。

见此,她露出一个笑容来,脸颊上的小酒窝透露出一股子可爱。

数学老师心下一叹,心里对这女孩还是有些好感的,之前要不是班主任让她敲打敲打一下这孩子,她也不会在这时候让她答这么难的题,又怕她答不出,所以选在临下课的时间,防止她答不出的时候免得站一节课。

不过显然这孩子把自己当作坏人了……

回到家后,蓝双发现,家中来客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穿着军服,脸上满是刚毅之色,蓝双一眼就看出那是个军人,瞧那坐姿,直得跟竹杆似的,连带着他身边的一个小破孩也是苦着脸直着腰。

蓝双很自来熟地向对方问好:“伯伯好。”顺手把一旁一脸苦相的弟弟给招来拉到身后。

蓝立涛见女儿在客人面前如此懂事,感到非常长脸,不由得笑容满面:“双双,回来了?带弟弟去玩儿吧。”

蓝双点头,心不由一乐,抓着弟弟往院子里跑,趁着没人看见,拉着弟弟的耳朵就教训起来了,“你这小子真没耐心,不就是帮爸爸陪个客人吗?至于那副样子?真是丢死人了!”

小娃娃不懂姐姐在教训自己,迈着小短腿儿就要抱,蓝双无奈地抱起弟弟,却沉得差点儿掉了去,然后两只手紧紧地缠在他的胖腰上,说到底还是怕弟弟掉下去摔着。

不过小娃娃可不了解姐姐的用心良苦,认为她抱得太紧,一个劲儿要挣脱,蓝双抱不住,只好轻手轻脚放下他。

这时听到一阵说话的声音,抬眼望去,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正冷着一张脸对着手机那头说着什么,眉头皱得死紧,过了一会儿,仿佛是在斥责对方般,眸里快要冒出寒气来了。

蓝双觉得非常好笑,才不过是少年而已,搞得比大人还要大人。

叹了一口气,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有些成熟得过度了,虽然才不过七岁,但心理年龄可有二十多了,平时在家里有些懂事过头了,害得父母老以为她得了自闭症还是忧郁症。

虽说是重生,但蓝双却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前世她大多数时间是在训练基地度过,那训练基地非常隐密,但是巧的是正好在她家附近,所以她能经常跑回家。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自己性情太冷淡了,所以与家人相处得不亲热,所以这辈子她很珍重亲情。

但重生后的生活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明明前世她有一个哥哥,可现在她居然变成了父母的大女儿,还多了一个可爱小弟弟,这世界不可谓是崩坏了……

但如果生活全都照着前世来未免也太无聊了,蓝双认为,在大局上不改变,一些小细节也无所谓了。

晚上在吃饭的时候,父亲絮絮唠叨着,蓝双不厌其烦地听着。之前来的客人回到饭店去了。

蓝立涛询问女儿,“双双,我和你妈觉得你学习还行,把你送到实验中学怎么样?”

这蓝立涛是非常关心女儿,在他看来,遇事冷静又懂事的女儿学习那么好,理应给她提供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

蓝双并没有什么意见,不过她还是问道:“住校吗?”

他们房子虽算是市区里的,但处在郊外,虽然清静,但每次到市中心的时候都要闹上不少时间,而实验中学就正好在市中心,蓝双心里算了一下,按照那距离,骑自行车得两个多小时,坐公交车得一个小时左右。

蓝立涛笑眯眯地挑了一块鱼肉放到女儿碗里,再夹了一筷子菜给一旁非常不安份的儿子,非常好心情地说道:“之前来的那个伯伯你知道吧?他叫纪广,我当年的战友,他今天来看我时带了他的儿子,好像叫纪烁飞,就在那学校读书,你那伯伯说住在他家就好。”

蓝双心里嘀咕:老爸啊,你倒是真不客气。嘴上却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想了想,又再开口,“可以跳级吧,实验中学教的是初中,我跳级过去就行了。”

蓝立涛被噎了一下,差点把嘴里的饭给喷出来,他这才想到,女儿现在不过是个三年级生,要上初中早着呢!

不由开口想要说什么,可是女儿的下一句话又把他噎了……

“我想跳级。”

蓝立涛想开口质疑一下,谁知女儿笑眯眯地说道:“隔壁的张大哥可是个初中生哦……”

蓝立涛一想就知道女儿的意思了,那张小子是个初中生,可是平时不会的题目都来问他的女儿,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女儿有初中水平!

蓝立涛激动了,连带的吃多了两碗饭,一搁下碗筷就打电话跟朋友联系起来,说什么女儿想跳级,给安排个考试什么的,不知不觉谈了许久,待到挂电话的时候,才发现九点多了,女儿已经回卧室睡觉了。

于是自己也收拾了一下,轻叹口气,准备睡觉。

刚一关房门,就听见客厅传来儿子可怜兮兮的声音,“姐姐,我要和你一起睡……”

蓝双的声音很坚决:“不行,你会尿在我床上……你害我的床洗多少次了?被子都洗旧了!”

“那、那我不尿尿了……”蓝滨奶声奶气说道。

蓝双无奈,只得把弟弟牵回房间,关上门。

声音没了。

蓝立涛暗笑,其实儿子和女儿都一样可爱。

过了几天,蓝立涛带着蓝双到市中心的那所学校进行测试。

令人惊讶的是,蓝双每科成绩都拿了满分……校长激动地把她安排进初中二年级数字班排第一的一班。这么一个天才学生,不收实在是令人遗憾。

于是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蓝双包袱款款就要去市中心学习了,那模样,似乎是急不可耐。

蓝立涛看了一旁哭得正伤心的儿子,还有站在前面等车一脸淡漠的女儿,不禁心里苦涩……仿佛他们父子被抛弃似的!

车来了,蓝双提着行李上车,蓝立涛本想陪着女儿过去熟悉环境,但儿子却睡倒在他怀里,小胖手把他脖子搂得死紧,所以最终还是决定让蓝双的母亲周碧送她过去。

周碧是一个非常安静的人,在家里边常常是默默收拾完家务后就坐在一旁听家人讲话,她不常插嘴,就只是认真地听着。

但她的职业却与她的性格完全不符合……她是个幼儿园老师,管着那些叽叽喳喳不听话的孩子们!

远远看去,她就像个二十多岁的姑娘,身材非常苗条,但实际上,她有三十多岁了,脸色红润,倒有几分少妇的成熟。

蓝双长得比较像她,但却长得更为小巧一些,大大的杏眼,秀气的鼻子,笑起来有着两个醉人的小酒窝,虽然有时候表现得颇为成熟,但那有些婴儿肥的脸蛋总是给她增添了一股子可爱之气。

周碧坐在蓝双身边,用手摸了摸女儿的头,笑得很静,“小双,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蓝双点点头,再点点头,顺便蹭了蹭母亲的掌心。

感觉女儿的懂事,周碧笑得更静谧了。

腹黑小冤家 - 第1章 转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