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不到二十岁刚接触新闻写作时,只知道是写报道稿。在自己心目中,有一杆小秤,认为写新闻与写文学作品不一样,文学有学问,是艺术品;新闻谈不上学问和艺术品,只是把部队工作反映出去就成了。没有学问,自然就谈不上高深的术,充其量是小技,更上升不到艺术的层面了。

随着吃新闻饭的时间越来越久,才渐渐知道,剥开新闻的表象,其作为一门专业,也有其术,也有其内在的规律,值得新闻人一代代深入研究和不断实践,去悟出其中的“道”,也渐渐体味出韩愈所说的:术业有专攻。

为什么有的新闻稿,大众喜欢,过目不忘,口口相传?为什么有的新闻稿,味同嚼蜡,无法卒读?造成这种差距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作者没有掌握其规律,没有运用好其特有的艺术手段。

《美联社新闻写作指南》的作者将新闻写作视为一门艺术。作者写道:“新闻写作是再思的艺术。首先涌上心头的东西很少是令人满意的。写作的技巧寓于对字词的挑选而不是现成语句的涌流。挑选的过程有时很短,有时则稍长一些。然而,必须进行再思。”这里强调了两点,一是新闻写作是一门艺术,一是要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必须经过艺术的再思。(〔美〕杰克·卡彭:《美联社新闻写作指南》,新华出版社,1987年版)

新闻是社会生活的客观反映。社会生活光怪陆离,新闻如何反映有两种选择:可以是“易碎品”式的反映,可以是具有现实价值和历史影响的“艺术品”式的反映。

好的新闻就是通过精彩的故事设置悬念,通过对叙事信息的事与理、正与反、曲与直、张与弛、虚与实、大与小、好与坏、深与浅等矛盾对立体巧妙地驾驭,强化新闻各要素的张力,从而强有力地抓住受众,影响他们的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

新闻作为独立的文体出现得晚,但我们的先人对文章写作艺术的辩证方法早有研究。如明初的李梦阳在《再与何氏书》中就说过:“前疏者后必密,半阔者半必细;一实者必一虚,叠景者意必二。”清代的魏禧在《甘健斋轴园稿序》里说:“文以明道,而繁、简、华、质、洪、纤、夷、险、约、肆之故,则必有其所以然……文不如是,不可以明道。”这些对于我们认识新闻写作艺术辩证规律都有启发。

规律在哪里?这些对立关系的规律来源于新闻实践中,更本原的东西来源于人类的生活,来源于大自然中。老子说过: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正是这位哲人进一步概括出了朴素的辩证法,揭示了自然界对立体之间存在的“道”。他在《道德经》第二章中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

新闻写作更高的境界是让我们的作品更符合于这个“道”。本书正是从这个角度出发,对新闻立意、内容、结构、语言风格等方面内在的对立要素进行分析,寻找其相生相成固有的规律。在掌握了“法”的同时,探寻将两者有机结合、辩证统一中的“度”,从而使我们的新闻写作能够如庖丁解牛那样游刃有余、得心应手。

新闻写作艺术辩证 - 序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