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入军营

那年湘省的冬天格外寒冷,北风刮着细雨在阴沉的天空中肆虐,好像要吞噬这一片大地。而冬天也天亮得格外晚,但天刚蒙蒙亮,在益阳桥南菜市场已是人声鼎沸,各种吆喝声此起彼伏,卖青菜的、卖肉的、卖鱼的,排成几排各自忙着自己的生意,只见一个年轻的身影参杂其中,剁砍、过称、收钱如行云流水,一看就是老手了,那就是朱大壮,一个卖肉骨头的小商贩。当时朱大壮怎么也不会想到会被固执的父亲强制要求参军,因为参军对朱大壮来说太遥远了,遥远到参军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更不会想到将来还会成为特种大队的一员。直到搞完体检朱大壮都还以为这当兵就是到部队搞几天训练,搞完后回来继续做他的猪骨头生意,而知道当兵怎么回事那都是入伍后的事情了。

此时,一个老太太正指着一堆摆在案板上的猪骨头问着价,朱大壮很热情的为她介绍着各种骨头的价钱:“筒子骨二块五,扇子骨二块,尾椎骨三块”。

朱大壮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每学期家里父母为了点书籍费而愁的白了头,朱大壮看着实在有点不忍,高中没毕业就在自己的主张下,光荣缀学了,事后被父亲举着棍子追了好几里山路狠揍了一顿才将事情平息。

本以为不读书了,可以出去挣钱,多少还能养活自己,但现实是残酷的,在家转悠了半年,还是一无所获,辛苦的活不想干,技术活自己干不了,在另一个县城做猪骨头批发的堂哥看朱大壮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就找到朱大壮劝道:“你还是跟我去卖猪骨头去,当前生意还不错,你在市里菜市场摆个摊位,到时挣到钱是你的,亏了是我的”。朱大壮一想,这样也行,于是告别了昔日无所事事的日子,抄起了这份工作。谁知,他还挺有耐心,这一干就是两年……

时间一转即逝,两年时间,苦是吃了不少,可钱没有挣几分,甚至有时还得找家里救济。朱大壮父亲看到这样实在没有啥出息,于是乘今年招兵就给朱大壮报了名,心想着到部队锻炼下,看看能不能走出条路来。朱大壮别的本事没有,但村里有个好传统,有个练武的习俗,朱大壮也跟着经常耍耍拳脚,这么多年下来,这身体倍棒,不用说,这体检是一路全部绿灯,就等着入伍通知书了。

“大壮有人叫你。”边上的大叔朝朱大壮喊了声。

朱大壮回头看去,只见父亲满脸微笑的正向他招手,这时候父亲过来干嘛呢?

“大圣帮我看看摊子,我去有点事”,朱大壮朝边上的哥们交代了下,就朝父亲走了过去……

“您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好像两年了加起来也不到三次吧?有什么好事?”

“你这缺德玩意,没事就不能来了?”说着一个大耳巴子就朝朱大壮头上拍来,脸上满脸的不高兴。

这一下把朱大壮打的脑袋有点懵,痛叫着埋怨道:“您就不能轻点,要是把我脑袋打出毛病,当不了兵,你可不要后悔?”

听朱大壮这么一说,父亲顿时有点后悔,不过马上又搓着手看着朱大壮嘿嘿笑着:“现在这个估计问题不大了,你的入伍通知书来了,赶快跟我回去,家里亲戚都等着呢!”

“什么!这么快呀?我还在做生意呢,等忙完再说。还有能不能不去了呢?”。

“你这败家玩意,你刚才说啥?你要是不去,看我打断你的腿,快点——不要墨迹了,赶快跟我回去。”说完拉着朱大壮就朝菜市场外走去。

朱大壮回到家一看,惊得嘴巴大张,只见不大的房间,烟雾缭绕,满屋子挤满了人,仔细一看,大伯、二伯、三伯、大舅、二舅、大姨、小姨老老少少一个不少,就连隔着好几座山的堂舅都来了,一个个望着朱大壮,眼中充满着兴奋,嘴里不断说着大壮有出息了,而朱大壮心里正郁闷着,对他们的话根本没当回事,不过还是从他们的眼中还看到了一丝丝嫉妒的情绪。

“你小子到部队得好好干,你堂哥就是运气不好,要不是当年朱大壮身体不好要他照顾,现在说不定都当上干部了”。

朱大壮听着二伯的话,心里总感到不得劲,这都那个什么玩意,我当兵与堂哥有什么关系?看似在嘱咐朱大壮,实际上朱大壮看还是嫉妒的成分占多数。朱大壮看着他们聊得起劲,顿时没有了兴趣,招呼了一声:“你们坐,我帮我妈做饭去”,说完就走出了房间。

中午的气氛很热烈,作为当事人的朱大壮自然跑不掉,被一般堂哥、堂弟拉着喝了不少酒,直到喝得不醒人事才被人扶到床上躺着。

第二天清早刚醒来,正准备前往菜市场继续自己的生意,就听见父亲在催着准备东西,说武装部通知到火车站集中。他狠狠拍了下脑袋,才想起现在不用去市场了。

朱大壮迅速刷牙洗脸,背起父亲给准备的行囊就往外走,走了十来米见父亲在后面跟着,母亲在门口抹眼泪,顿时心里也伤感起来,尽管朱大壮还是以为就是几天的事情,但还是望了望住了十几年的老房子和从小呵护朱大壮的父母,又摸了摸摇着尾巴往身上逞的小黄狗,心里总感觉有一种情感让他不舍离开。但事情已经不可能挽回,还是忍住心里的伤感说了句:“你们在家多保证,我会在部队好好干的,您们就不用送了”。转头抹了把眼泪,大步迈上了去往从军的路……

跟着接兵干部经过几天的一路转战终于到了驻湘省某市的老虎团营区,开始了朱大壮富有激情与传奇的军旅人生。

老虎团坐落在LY市的国道旁边,全部都是青一色的老式平房,整齐的坐落在一条水泥路的两侧,一眼望去估计有十几栋,而且建得十分大气,按照朱大壮当时的猜测估计是五十年代建的。在平房的边上还有一个大大的*场,到底有多大,按照当时朱大壮的目测情况看,估计有一千亩地那么大,这么大的训练场,在其他地方估计很难找到。

下了一辆绿皮卡车,映入他眼帘的是这一栋栋古董式建筑,当时对朱大壮来说还是有点新鲜感的,对后面即将到来的艰苦训练没有任何预感,看到大气的营区,朱大壮想,这就是我以后要生活的地方吗?看来以后的生活值得向往呀!看着这片营区和训练场,朱大壮忍不住心中的豪情,大吼了一声:“老虎团,我来罗——”

朱大壮的突然一声吼,让边上的新兵顿时安静了下来,都慕名奇妙的向这边看来,人群中还不时传来几句低声的交谈:“这是哪个神经病。”

听到大家的交谈和投来的眼神,朱大壮不好意思的抠了抠头,低头躲入了人群内……

在火车上知道要当三年兵后,朱大壮就在考虑着怎么样干出点样子来,怎么也不能白费三年青春了。面对着宽大的营区,朱大壮一时的豪兴大发让他出了个大洋相,也不好意思跟别人交谈,只好一个人坐在路边上等着别人来领他到传说中的突击英雄连了。

突击英雄连,参加过**战争和**自卫还击战,可谓英雄辈出,到这样一个单位,朱大壮心里还是很满意的,作为其中的一员,说出去那也是响当当的不是,按照流行的话讲,那是背景深厚,名气很大呀!

铁血情怀 - 第1章 初入军营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