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乍暖还寒的时节,京城的大街小巷中却已经新绿遍地,花蕊初绽。

春闱殿试刚过,全京城都添了许多茶余饭后的谈资,此次春闱尤甚:除了探花郎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状元和榜眼都是二十上下的翩翩少年郎,一个是京城世家之子,一个是镇南藩王之孙,正值风华正茂的弱冠之年,不知道有多少闺阁女子为之芳心萌动。

今天的御花园南苑也妆点得分外热闹,琼林折花宴是前朝的时候就遗留下来的,传说当时的城西有一片皇家花园名琼林,一名状元郎惊才绝艳,当时的天子惊为天人,赐宴琼林,着当时及第的进士和王公大臣作陪,席间状元郎折花一支,吟诗一首,献给美艳温柔的当朝公主,两人共结连理,期间经历了叛臣谋反、朝廷动荡也恩爱如初,最终协助避难的天子夺回天下,被引为一段佳话,流传至今。

自此之后,这琼林折花宴便沿袭了下来,就算经历了朝政更迭,也作为文人士子们最风光的盛事,令无数文人墨客趋之若鹜。

当朝的景文帝在位已经二十三年了,这次的三甲算得上是历年来平均年龄最年轻的一次,除了探花郎出身贫寒,年近而立外,状元林承锦乃北齐大儒林蕴风之子,榜眼裴蔺出自镇南王府,打马游街时不知道让多少闺阁女子芳心暗许。

此次赴宴的还有及第的数十名进士和历年来的前三甲,一些王公贵族也在其中,有近一半也是翩翩少年郎,这些北齐最优秀的年轻学子们往御花园中一站,或雅致,或俊美,或英武,让一干随侍在旁的宫女们一个个心头如小鹿乱撞。

一棵老槐树后,两个宫女打扮的女子鬼鬼祟祟地探出头来,只见其中一个身着浅绿色的襦裙,略圆的脸庞粉嫩粉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鼻子小巧,双唇嫣红,一双眸子滴溜溜地乱转,狡黠而灵动。

“涟蓝,父皇真的还没有来吗?”她有些惴惴地问。

“是,奴婢打听过了,陛下在紫英阁召见太傅呢,还要一会儿才到。”那个名叫涟蓝的宫女小声答道。

那女子神气地笑了:“那太好了,哼,谁要和父王一起过来坐在那台子上啊,眼睛都不能乱瞟一下,还能看得到谁,涟蓝,走,我们去找状元郎去。”

“哎呀六公主,你小心些,别让人发现了。”涟蓝一看她一下子窜了出去,顿时心里有些发慌,紧紧地跟了上去。

那个女子正是当朝的繁云公主沐语之,她正值二八碧玉年华,生母裴淑妃,薨于康元十七年,当时她才不过十岁,景文帝怜其年幼,又经不住她的外祖镇南王连番恳求,便将她送到外祖的藩地养了两三年。

这一养,景文帝事后便后悔不已,一个粉雕玉琢、娇娇怯怯的小女孩出去,回来以后却全然变了个模样,胆大骄纵不说,还任性得很,就连景文帝的话都阴奉阳违,三天两头偷偷换个宫女、太监的服饰,不是爬树就是翻墙。

景文帝为了磨她的性子,破例将她送到了国子监,可是,圣人诗书也安不了她的心,倒是几个师傅日日被她气得来告状,两看两相厌。

景文帝心里一直念着裴淑妃,虽然这女儿和母亲性情南辕北辙,却也不忍心太过苛责,只好把她指给了主持后宫的姜贵妃,姜贵妃雍容华贵,处事得体,想必能好好教导她。

整个后宫谁人不知姜贵妃手段厉害,都幸灾乐祸地等着看这位刁蛮公主的笑话,却不知怎的,姜贵妃轻飘飘一句“语之还小,活泼些挺好,看着喜人”,便把大家的嘴都堵了。

令人稀奇的是,自此,姜贵妃真的把沐语之当成亲生女儿一般,闯了天大的祸都有她兜着,各种绫罗绸缎、奇珍异宝都流水便地赏赐下来,让宫里头等着看笑话的人都一个个瞠目结舌。

今儿个这御花园这么大的一个热闹,怎么能少了沐语之这个混世小公主?更何况宫女姐姐们这些日子三天两头便凑在一起聊这春闱的前三甲,聊他们如何得英俊潇洒,聊他们如何得才华横溢,聊他们如何得春风得意……她的耳朵都生茧了。

“你们说的那个最好看的状元郎在哪里?”沐语之顺手从一旁的宫女手中抢过一瓶插着的鲜花,一边装模作样地在场中走着,一边小声问道。

“围着人最多的一定就是。”涟蓝也不认识,只是胡乱应着。

“听说等会儿要折花献礼,你说他要是到时候献给本宫,本宫还怎么回答呢?”沐语之想象了一下这个场面,喜滋滋地问道。

涟蓝掩住了嘴,差点没笑出声来:繁云公主名声在外,京城名门贵族都闻之色变,至今还没有一户人家来求亲的,而别的公主,早已或明或暗有主了。

“听说状元郎不苟言笑,眼界甚高,不易亲近。”涟蓝含蓄地提醒道。

“本宫就喜欢这样藏得住话的,整日里笑眯眯的都不是好东西,有个性的才是真男儿。”沐语之扬起下巴,神气地在人群中梭巡着。

忽然,她的眼睛一亮,不远处的的一株古松下,众星捧月地围着几个人,她急忙揪住旁边的一个小太监问道:“那里站着的是状元郎吗?”

小太监显然不认识她,对她的没见识表示一下轻蔑:“这里状元郎多的是,你说的是哪个?”

“就是那个最好看最年轻最有才的!”沐语之一口气说道。

“哦,你说的是凌卫剑凌小侯爷吧?就在那里。”小太监指了指那棵古松,“最中间的那个。”

“对对对,那个状元就是姓凌的。”涟蓝想了起来,一叠声的说。

“凌卫剑……好名字!太有气势了!”沐语之精神一振,眼前仿佛看到了一个英姿卓然、眼神凌厉的少年英雄,古道西风瘦马,仗剑行走天涯的景象。

那几名男子正在谈笑,侧对着沐语之看不太清楚。她迫不及待地撩起了裙角,小跑了几步,脚下一滑,“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上,手中的花瓶咕噜噜滚了出去。

这一跤跌得她头晕眼花,跟在后面的涟蓝大惊失色,慌不迭地喊了起来:“六……六……你没事吧?”

沐语之又气又恼,定睛一看,却是旁边的一棵大树,根太粗壮了,长到路面上拱起了一块。她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恶狠狠地在地上连踩了几下:“哪个奴才把树种在这里?长得歪了也不知道来弄弄,打他二十大板!”

她的声音在空旷的空中回荡,近百道目光朝着她看了过来,原本嘈杂的御花园顿时安静了下来。

前面被围着的几名男子转过头来,其中一个更是瞪大了眼睛。

沐语之自然不怵,冲着那人挤了挤眼睛:那人正是她的表兄,镇南王的幺子裴蔺。

裴蔺身旁的一个男子饶有兴味地看着她,朗笑着调侃了起来:“林兄,这琼林宴还没开场,便有这位姑娘将整瓶的鲜花赠与你,林兄魅力,可见一斑啊。”

沐语之一看,原本被她捧在手上的花瓶滚落在一名男子脚下,里面的鲜花掉了出来,正好对着他,看起来真的好像她折花献给他一样。

她的柳眉一挑,气势汹汹地走了几步:“谁说是赠花?谁——”

她的话戛然而止,呆呆地看着那个男子,只见他一双剑眉斜入鬓角,丹凤眼微挑,整张脸轮廓深邃,神情傲然,简直好像一把刚出鞘的宝剑,剑气泠泠,傲视群雄。

“凌……凌公子?”沐语之喃喃地问道。

那人的眉头一蹙,目光在她的脸上停留了片刻,弯下腰来捡起那瓶花,顺手塞入了她的手中,旋即便往旁边走了几步,在一张案几前坐了下来。

沐语之的心怦怦乱跳了起来,死死地盯着他的侧脸,梦游般地看向扶着她的涟蓝问道:“涟蓝,你掐我一下,掐我一下!”

涟蓝哪里敢掐,只是小声地说:“六公主,好些人看着你呢,我们快走吧。”

沐语之抬起手来,狠狠地在涟蓝的臂上掐了一下,涟蓝痛叫了一声,跳了起来,眼泪汪汪地看着她。

“不是做梦,涟蓝,你快看,他就是那个状元郎,名叫凌卫剑,凌卫剑,真是人如其名,”沐语之的双眸中闪烁着灼人的光芒,那神情,让涟蓝担心她会不会一下子就扑上去,把那个叫凌卫剑的男人拖回她的明钰殿。

“我喜欢上他了,涟蓝,原来这便是一见倾心……”沐语之的神情亢奋。

涟蓝不以为然,这位六公主每日都要对很多东西一见钟情,用尽法子坑蒙拐骗来以后,却丢在一旁,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再想起来。

“你看他连坐着都那么好看,那么威严,笔挺笔挺;他看起来真的不太喜欢说话,我就喜欢他这种酷酷的模样……”沐语之喃喃念叨着。

一块帕子从旁边递了过来:“姑娘,你擦擦,有口水流下来了。”

沐语之顺手接了过来,放在嘴边抹了俩下,忽然回过味来,朝着递帕子的那人看了过去:那人正一脸正经地看着她,适才赠花的调侃正是出自此人之口。

“胡说八道,本宫……本姑娘哪里流口水了?”她悻悻地辩解。

一旁涟蓝冲着她挤眉弄眼了两下,沐语之不解,重新又打量了那人一番,只见他身着一身暗纹白色锦袍,风姿卓然,眉目温润,一张薄唇轻抿,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风流俊逸。

沐语之隐隐觉得他有些眼熟,却一下子想不起来,不由得困惑地歪了歪脑袋。

那人微微一笑,那嘴角勾了起来,魅惑丛生。

仿佛一道灵光闪入脑海,沐语之顿时想了起来,杏眼圆睁,双唇微颤:“你……原来是你……你这个虚伪的笑面狐混到这琼林宴来干什么!”

本宫想去死一死 - 第1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