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逐出家族

遍地烽火,狼烟四起,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地面四处散落着残肢断臂,血肉内脏,血水殷红而又刺眼。场面简直惨不忍睹,而这一片地区的高空之中正在爆发着一场激烈的打斗。

大地动荡不安,空间支离破碎,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子以一敌七,男子面色从容,令人不解的是,他的一双眼睛竟然是深深的紫色,一道道紫色光芒从眼睛中爆射而去,其对手便不敢大意,正面以对。

不远处有着站着一个身穿白裙,美幻绝伦的女子,精致的五官,曼妙的娇躯,白皙无暇的肌肤宛如坠入凡间的精灵。

“紫瞳。”女子红唇微动,修长的玉手掐住衣衫一角,在那绝美的脸上满是焦急,美目尽是忧虑的看着高空中的对战。

拥有紫色瞳孔的男子已是露出败迹,但英俊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畏惧之色。与其战斗的七人互相对视一眼,体内皆是涌现出一片片璀璨的光芒,其中一人大声喝道:“紫瞳,觉悟吧!”

下一瞬间,七种不同颜色的毁灭力量对着男子呼啸而至,男子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接着缓缓的回过头,目光转向不远处的美丽女子,妖异的瞳孔满是爱意。

女子娇躯剧震,俏脸变得煞白,娇声喊道:“紫瞳。”

男子嘴角升起一丝淡淡的笑容,声音温柔磁性,“月神,再见了。”

“轰!”

如潮水般的强大力量重重的轰在男子的身上,一圈圈璀璨的力量余波扩散而,男子瞬间被埋没在其中,继而消散在天地之间。

“紫瞳。”女子的眼泪再也克制不住的流淌而下,身形一闪,掠向男子消失的地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躁动不安的狂暴力量,只见空中缓缓的隐现出一双妖异的紫色瞳孔。

对面的七人一身穿黑色衣衫的男子惊讶的说道,“想不到他竟然身死,瞳不灭。”

“妖瞳果然强大,看来我们只能把这双妖瞳封印起来了。”另外一个面如冠玉,身材修长的男子沉声回答。

“不行,你们谁也别想带走紫瞳。”白裙女子满是怨恨的看着几人,绝美的容貌被泪水所浸湿。

“月神,这个由不得你。”黑色衣衫男子眼神一凝,接着掌心爆出一片浓郁的黑光,把空中的紫色妖瞳卷入其中,旋即从其他几人道:“我们现在去天之极。”

几人点点头,除了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英俊男子外,都是同黑衣男子化作几道流光,消失在原地。

女子心头大惊,就欲上前追赶,“你们给我站住,把紫瞳还给我。”

“月神,你冷静点,紫瞳已经死了。”蓝色长袍的男子眉头紧皱,毫不掩饰眼中的关切爱意。

女子红唇紧抿着,清澈的大眼睛噙满泪水,接着眼神变得冰冷,怒视对方,“是你,是你们害死紫瞳的,你给我滚,立即消失在我的眼前。”

“你?”男子眉宇间涌出一丝怒意,轻轻的叹息一声,身形一动,朝之前几人离开的方向而去。

转眼间,这一片的天地变得异常宁静,除了那满地的狼藉尸体,就只有那即将消散的狂暴力量,女子的泪水如断了线的风筝,化作一颗颗晶莹的泪珠飘落而下,原来失去爱人的感觉是如此的痛苦。

就在这时,紫瞳消失的地方传来一丝轻微的波动,女子脸色一变,美目望去,那是一道微弱的近乎透明的残魂。

“紫瞳。”女子惊喜交加,掌心一动,手中出现一块月亮形状,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玉片,皓腕微动,月形玉片便那道残魂收入其中。

女子眼圈通红,把玉片紧紧的握在心口,绝美的容颜上尽是坚定,“紫瞳,我一定会复活你的,一定会的,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

……

三十年后。

“轰!”

一道红色的闪电划过天际,倾盆大雨就像黄豆一样洒落下来。不久之后,地面上的积水就汇集成一条条欢快流淌的小溪。

一座大宅院稍显偏僻的房屋,一个五官英俊,一身武士装束的年轻男子焦急的在一间房门紧闭的门口来回走动,在他年轻的脸上布满忧虑。

房门虽是紧闭,但里面却灯火通明,“哇!哇!”随着一个小孩的哇哇出世,门口的年轻男子顿时眼睛一亮,脸上涌出巨大的狂喜之色。

“生了,生了,哈哈,我当父亲了。”男子转身兴匆匆的推开门,正好迎上一个手中抱着一个婴儿中年妇人乐呵呵的笑容,“恭喜恭喜,恭喜谢公子喜得一子。”

男人小心翼翼的把哇哇大哭的新生命抱入怀里,满脸笑容的看着怀里的孩子,“哈哈哈哈,长的跟他娘一模一样,我当父亲了,哈哈哈哈。”

“快,快给我看,看看。”一声虚弱的女声从内堂里面传来,男子连忙一步跨作两的走到里面,青素淡雅床上,一个脸色苍白,身体虚弱的貌美年轻女子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那是属于母亲的光辉,尽管痛苦再大,孩子总算是顺利出生了。

男子半跪在女子床边,脸色温柔疼惜,“颜儿,你看,我们的孩子,看看多像你。”

女子目光转向停住哭声,还在襁褓中的小婴儿,苍白的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

外面的大雨还在下着,“轰!”狂雷一道接着一道,就算外面再怎么恶劣,还是影响不了里面的温馨幸福。

三天后,刚刚当上父母的年轻夫妇跪在华丽的大堂之上,美丽的母亲怀里紧紧的抱着婴儿,美目颇为担忧的看着大堂上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面色阴沉,一脸厌恶的看着女子手中的孩子,然后沉声说道:“谁能给我一个好的解释。”

在大堂左侧躬身立着几个大夫打扮的中老年男子,几人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身材瘦弱,嘴唇上有一撇小胡须的男人上前一步,“谢成族长,我等一一给刚出生的小少爷诊断过了,小少爷眼睛有问题,恐怕以后长大了也看不见。”

众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着年轻女子怀里的孩子,只见小孩生的可爱无比,五官精致,却唯独双眼呈诡异的灰白色。

中年男子眉头一皱,沉声说道:“你们几个都是蓝风帝国的大名医,难道都没有办法吗?”

“这个?”瘦弱的男子回头跟着身后的几人对视一眼,然后摇摇头,“谢成族长,小少爷的病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我们也是无能为力。”

跪在地面上的男女脸色皆是一变,连忙求助道:“各位大夫,你们救救我的孩子,他才刚出生,求求你们。”

几个大夫也是面露为难之色,无奈的叹息一声后,朝着谢成恭敬的拜别,“谢成族长,在下还有事在身,就先告辞了。”

“我等也告辞了。”众大夫连忙带着自己的东西,看都没有看地面上无助的两夫妻,一个个朝着外面离去。

转眼间大堂之上就只剩下七八个人,谢成眼神一沉,冷冷的看着年轻女子,“将颜,看你给我谢家丢的人。”

“族长,不关颜儿的事,我一定会寻到名医治好夏儿的眼睛。”旁边的男子连忙说道。

“哼。”谢成冷哼一声,还未开口说话,在其身后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眼神宛如毒蛇般的中年男子走上前说道:“族长,不知你是否记得老祖宗曾经传下来关于人类瞳孔的警告的?”

众人皆是一愣,齐刷刷的把目光转向红袍男子,谢成眉头一皱,没好气的说道:“谢杀长老,你有话尽管说,老祖宗说过的话那么多,一时我也想不起来。”

“是,族长!”叫谢杀的红袍男子先是轻蔑了瞥了眼将颜手中的孩子,继而开口,“老祖宗曾经说过,这世界上有着几种不同寻常的眼睛,第一种是代表无上权利的金色瞳孔,它是王者权利的象征,称之为神眼。第二就是有着毁天灭地的紫色瞳孔,它是惊天力量的象征,称之为妖瞳。而第三种。”声音一顿,两眼一眯,“第三种就是灰白的瞳孔,没有任何的力量,代表的是无尽的灾难和祸害,乃是大大的不详之兆。”

众人无不脸色大变,谢成眼神寒光一闪,接着继续把目光转向女子,“将颜,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只要你把这个孩子给扔了,这件事我也就不再追究了。”

将颜俏脸煞白,心中大惊,俯身跪在地上求道:“族长,求求你放过夏儿吧!他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我怎么可以丢下他?他绝对不是祸害,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是啊!族长,孩子是无辜的,求你放过他。”男子也是连忙磕头,一脸的焦急。

谢成一甩衣袖,脸色没有丝毫松动,“哼,谢玄,我谢家在蓝风帝国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你们的这个孩子会给我丢多少脸?难道你想让外面传的沸沸扬扬,我谢家的男儿生出来一个带着灾难祸害的瞎子?”

“不是瞎子,不是祸害,我的孩子一定不是瞎子,那些大夫一定是弄错了。族长,求求你放过他吧!”将颜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刚出生的孩子就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说什么也狠不下心把他丢弃。

“哇,哇,哇!”就在这时,将颜怀里的小生命大哭起来,一双灰白色的眼眸噙着泪水,谢成脸上的厌恶更甚了。

“我再说一便,立即把他扔了,不然你就离开我谢家。”

“族长,求求你了。”谢玄膝盖在地面上摩擦,身躯颤抖不停,“族长,念在我父亲为家族战死的份上,求你发发慈悲。”

谢成深深的吐气呼吸,眉头难看的犹如两条死蚕,“若不是看在你父亲为家族战死,我便把你们都逐出家族了。”

“族长,只要你别为难夏儿和颜儿,我一定尽心尽力为家族办事。”谢玄一脸讨好的样子,为了妻子和孩子,他放下了男人的所有尊严。

谢成顿时心肠一软,面色有些松动,而其身后身穿红色长袍的中年男子颇为不屑的冷笑一声,“谢玄,就凭你一个四级武者有什么用?我们谢家要你这废物东西有什么用?”

众人脸色皆是一变,谢成刚才松动的心立刻变得坚定起来,在这蓝风帝国中,武者分为一到九级,一二三为低级,四五六为中级,七八九则为高级,高级武者算的上比较强大人群,九级以上就是能够脚踏虚空的王级,再往上的帝级,尊级就是极为罕见的强大存在,而往后神级就是传说中的强者。

总的来说,在蓝风这个帝国一个四级武者算是个比较差的,而谢成族长有着王级的强大实力,被其身后的红袍男子一说,顿时有种幡然醒悟的感觉,谢家要不要一个四级的武者又有何妨?

谢玄被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但是为了孩子,也只有放下尊严,“谢杀长老,不能因为我父亲生前跟你有矛盾,就这样对我们夫妻两个。夏儿才刚刚出生,你们这样对待他的话,难以掩住帝国众人悠悠之口啊!”

“哼,好你个谢玄,你的意思是我度量太小吗?”红袍男子面有怒色,然后冲谢成抱拳道:“族长,我看此事不宜再说,这孩子留在我们谢家,只会徒增烦恼。就算家族被千夫所指,那也好过家族被这不详之人所祸害,老祖宗的话,我们不能忘了。”

谢成本就被孩子的哭声吵的不耐烦,又加上谢杀的煽风点火,心中已是决定下来,“谢玄,将颜,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扔掉这个孩子,不然你们一家全部给我滚出去。”

“族长。”谢玄大急,一个劲的在地上磕头,“求求你别这样,只要你愿意留下夏儿,你以后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孩子的声音哭的更响了,仿佛在为自己的父亲叫不值,精致的小手挥动着,但就是一双灰白色的瞳孔令人心生厌恶。

“还愣在干嘛?不快滚。”谢成终于是怒了,真想把孩子抢过来摔死的冲动都有。

将颜美目变得冰冷起来,娇躯轻轻的触动两下,手心手背把脸上的泪痕擦掉,然后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孩子站起来。

“颜儿,你这是?”谢玄一脸的疑惑。

将颜的脸上依稀可见虚弱苍白,谢家的无情已是彻底冷落了她的心,美目缓缓的瞥了谢成一眼,冷声说道:“你们谢家的福气,我将颜消受不了,我的孩子一定不会是个瞎子,更加不是你们口中所说的灾难祸害。”

说完抱着大哭不已的孩子转身朝着门外走去,谢成面色阴沉不已,心中暗暗骂道:“该死的,生了这么个孽种,还敢指着我谢家的不是。”

谢杀眼中闪过一丝得意,饶有兴致的笑道:“谢玄,只要你跟那个女人恩断义绝,你就还是我谢家的男儿。”

谢玄的目光一直在就快走到门口的将颜身上,听到谢杀的话后,双目一闪寒意,然后慢慢的站起身来,犹如一个失魂落魄的傻子。脚下不稳的转身,踉踉跄跄的走向大堂门口。

“谢玄,你去哪?”谢成沉声喊道,对于这个四级的武者,自己虽然不是很看重,但是其父亲以前是谢家一位长老,后来在外面出任务的时候战死,所有其心中还是有点歉意的。

谢玄身躯一怔,自嘲的笑道:“嘿,我丢下父亲交给我的男人尊严去求你,但你却铁石心肠,我看着我心爱的女人和孩子被赶出家族,如果我还是个男人的话,就不会再留在这里。”

“你?”谢成眉宇间涌出些许恼火。

谢玄没有理会对方,脚步微微加速,前去追赶还未走远的妻子和孩子。

谢玄和将颜走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向他们投来异样的目光。刚刚才当上父母的一对年轻夫妻,本来是件异常幸福的事情,但就是因为新出生的孩子眼睛有问题被逐出了家门,但孩子是没有罪的。

“颜儿,让我抱抱夏儿吧!”谢玄担心妻子身体吃不消,想要接过来。但是将颜娇躯一侧,背对着谢玄。

“颜儿,你这是?”

将颜冷声道:“回你的谢家去,凭我一个人也能够养活夏儿。”

“不,我不会回去的。”谢玄冲后面轻轻的环手抱住对方,语气无比的温柔,“从我决定离开的那一刻,我就跟谢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从现在开始在我心里只有你和孩子。”

将颜娇躯一震,轻声问道:“你不后悔?”

“不后悔。”谢玄坚定的回答。

“那好。”将颜挣脱对方的怀抱,回身直视谢玄温柔的眼神,“我有一个条件,我不要夏儿跟你们谢家有一点关系,我要他跟我姓。”

谢玄一愣,疑惑的说道:“跟你姓?”

“不错,他现在叫将夏。”

谢玄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坚定的点点头,眼眸尽显怜爱。也就是在两夫妻对视之际,怀中婴儿的灰白色眼眸中一丝紫色光芒稍纵即逝。

天之妖瞳 - 第一章 逐出家族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