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羊入虎口

M市帝豪国际赌场。

夏于飞站在二层公众赌厅中央,周围形形色色的人不是在赌桌上打转,就是在过道上急匆匆的走着,似乎只有她显得格格不入。

昨天已经来过一次,但今天她依然有些手足无措。

正考虑着是不是到处逛逛,就有穿着赌场制服模样的服务生过来找她:

“小姐,我们陆先生在六楼的帝王阁等你,请你走一趟吧。”

夏于飞目光闪了闪。

她知道陆家是M市首屈一指的博彩业世家,帝豪也是其产业之一,只是这个服务生口中的陆先生到底是哪个?又为什么要见她这个小人物呢?

还有,赌场的负责人即使真要见她,不也应该在办公室一类场所吗?为什么会在包厢?

疑点重重。

大概是看她没有行动的意思,服务生又催促了一句:“小姐?”

“我能不去吗?”

“陆先生只是问你几句话而已,不用担心。”

夏于飞就从服务生的表情里看出她没的选择。

通过安全门进来以后,她几乎都没有挪动过地方,也不知道哪里犯了赌场的忌讳。

惴惴不安地想着,夏于飞离开大厅,在迷宫般阶梯交错的大楼里寻找上去的路。她本来以为服务生会在前面带路的,谁知,并没有。

既如此,夏于飞也不急了,她慢慢腾腾地走着,每每路过标着名字的豪华赌厅便进去瞅几眼。

昨天的时候,迫于压力,她都没能好好的到处看看。

现在倒是有理由了,不认识路嘛!

这些赌厅里设施豪华,客人不多,保安和工作人员却不少。见到夏于飞进来,立刻就有七八双眼睛盯着她看。

夏于飞心里毛毛的,但还是强作镇定的问路。

没有人跟着,她当然也试图先行离开,但好几次都是在门口被保安拦下来,告知见过陆先生之后才能出去。

夏于飞没办法,一路问着还是找到了位于六楼正中的帝王阁。

帝王阁是帝豪最大最顶级的全封闭式包厢,同时也是押注最大的赌厅。但此时的帝王阁门前冷冷清清,连保安也不见一个。

这不同寻常的气氛让夏于飞突然有点怯场,想逃,却不知道能逃到哪里去。

抬手敲了下门,没有人应声。

夏于飞轻轻的推门而入。厅内金碧辉煌的摆设装饰她也没心细看,夏于飞关心的是服务生口中的陆先生。

不知道找她有什么事?

放眼望去,上百坪的地方只有一张赌桌,夏于飞很快环视完毕。

没有人。

“陆先生?”

她轻轻地喊了一声,然后就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对面的某扇门后转了出来。

黑色的阿曼尼三件套式西装,纯白色的衬衣和西装口袋里露出一截的丝绢手帕让他的着装看起来很正式。

像是要去参加什么非常隆重的场合,夏于飞很清楚,他绝不可能是专门为了见她而这样穿的。

抬眸,却发现男人脸上的神情相当冷漠肃然。

“陆先生?你……”

“出去!”夏于飞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男人冷冷地打断。

陆秉琛本是在此等一个慕名而来的豪客的,那是赌场的大客户,不好得罪,但就在刚刚,他明显的感到一股燥热沿着小腹直往上窜。

在世界各大赌场这种半黑半白的地方混迹多年的他,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对。

他顺手将冷气往下调了好几度。但似乎没什么大用。

不得已之下他跑去卫生间用冰水狠狠洗了把脸,刚清醒了片刻就听到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喊他“陆先生”。

先前的所有努力顷刻间付之东流。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十几分钟。

而他等来的,却是一个女人。

心里瞬间闪过十几个念头,但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被人坑了。

来到大厅,陆秉琛就见到赌桌旁站了个前凸后翘的女人。即使以他的眼光来看,也不能不承认,这女人的身材绝佳。

混合着药力的作用,下腹部的那团火也蹭蹭的冒了出来。

他的目光就不由自主的粘在女人身上再也不想挪开,偏偏那女人还不知死活的要和他说话。

要命!

勉强抑制住心底的冲动,陆秉琛用残存的理智对着她吼出了两个字。

“出去!”

从衣着打扮来看,运动鞋、牛仔裤、格子衬衣,素颜,长发扎成马尾,这人很大可能只是外地来M市的游客。

说不定还只是个学生……

他虽然不算什么好人,但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害了别人。更何况,那个幕后的人说不定此时就在摄像头后面等着好戏开演。

夏于飞满头雾水,不懂他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了主意。

“这次不会有人拦着了吧?”她本就不想多待,此时得了他的许可,便急匆匆地往外走。

“别废话了,快滚!”

陆秉琛死命的握拳,没人知道他费了多大劲才保持住站在原地不动的姿势。

夏于飞只觉得这人变幻无常,太可怕。

她此时只恨这个赌厅太大,即使加快了脚步,从中间走到门口,大概也有几十步的距离。

陆秉琛盯着她摇曳的背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转身又进了盥洗室。

不知道是哪种药剂,居然如此霸道!他一向很得意自己的自制力,这次居然也差点乖乖就范!他将脸埋在冰水里面,这才让身体稍微舒服了一点。

可没过多久,一声弱弱的呼唤还是传入了他的耳膜。

“陆先生……”

“SHIT!”低声地诅咒一句,陆秉琛用西装袖子随意抹了把脸上的水珠,再次回到赌厅之内。

对上她略含祈求的眸子,他建设了许久的心理防线轰然坍塌。

大跨步地走到她身边,他伸手就握住了她的双肩。而夏于飞的后半句话,此时才堪堪出口:“这门好像被锁住了。”

陆秉琛此时哪里还有心思关心这个?

他双目赤红,用力将夏于飞的身体往自己怀里带。

夏于飞这时才感觉到害怕和惶恐。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她不过是来赌场一日游而已……

后退,不停的后退。

与之对应的,男人则是不停的前进,步步紧逼。

“砰!”夏于飞的后背撞到了墙上,而男人的身子也毫不客气的欺上来。

“女人,我给过你机会的。两次。”

男人低沉而略带嘶哑的声音在夏于飞耳边响起,还没等她消化完这句话,他的唇就堵上了她的。

绝望的情绪渐渐蔓延开来,这豪华奢侈的金色赌厅,完全是他的地盘,她即使喊破喉咙,又有谁能来救她?

“陆先生,求求你,不要……”

夏于飞已经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夏于飞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得推开男人站了起来。可惜,包厢的门已经被人从外面关上,她又能逃到哪里去?

果然,还没等夏于飞跑出两步,她就再一次被男人捉了回来。

夏于飞彻底绝望的软了身子,任他为所欲为。

婚宠厚爱 - 第1章 羊入虎口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