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韩龙喘息着从梦中醒来,满脸汗水。

他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开枪杀死了战友陈天歌。

那天,他离开连队的时候,陈天歌还昏迷不醒。他不敢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更不敢想象可能导致的后果。他走的那天没告诉战友,只有连长出来送他,连长送给他一句话:“这里是部队,是讲纪律的地方,你虽然不得不离开,但今后无论去什么地方,我都希望你不要忘记自己曾经是一位军人。”

韩龙每天都在默默祈祷,希望陈天歌会安然无恙,打开窗帘,一缕阳光扑面而来洒满脸庞,但他眼里藏着深深的忧郁。

他到北京的时间不短了,每天孤独一人,除了上班之外无事可做,一个人的时候,总是非常怀念在部队的生活,还有那些曾一起冲锋陷阵的战友,多少次想打电话回去问问战友,问问陈天歌的情况,但每次拿起电话,内心的火焰便又缓缓地熄灭。

京城北京的天很干净,和城市融为一体,几乎一尘不染。

今天是周末,注定又是忙碌的一天。

韩龙和往常一样来到上班的健身会所,等待晨练的男男女女。他虽然大学时学的是体育,但仍然喜欢比较劲爆的运动,对于这份健身会所教练的工作,他谈不上有多喜欢,只是为了先在北京立足。

他喜欢站在窗口眺望京城北京的早晨,这样的感觉令他轻松。

一张漂亮的脸在不远的地方出现,她从背后远远地的看着韩龙魁梧的身形,加上浑身古铜色肌肤、浑实的肌肉,她像在欣赏一尊伟岸的雕塑,久久不曾眨眼。

不多时,一阵喧嚣惊扰了韩龙,他转身准备迎接客人,但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闯入了视线,他不经意地多看了一眼,这一眼让他全身的细胞都绽放开来。

“韩龙?”女孩显然也认出了韩龙,声音中充满了惊喜和诧异。

韩龙本不敢确认,但从声音上辨别出了对方,当即无比兴奋地叫了起来:“汪晓歌?没想到真的是你,我还以为看花眼了。”

汪晓歌站在原地傻傻地笑,穿着运动服的她看上去犹如一朵清新靓丽的花儿。

韩龙很快释然,因为他想起汪晓歌大学那会儿常说自己将来毕业后会选择来北京发展,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两人居然还能在这个拥挤的城市相见。

健身会所附近的咖啡馆,咖啡的香味充满了整个房间。

“你不是应该在部队吗?怎么会……”汪晓歌瞪着漂亮的眼睛,韩龙搅拌着咖啡,讪笑道:“退伍了,不久前。”

汪晓歌又开始笑,她说:“我记得那会儿你是不愿意和我一起来北京的。”

往事历历在目,韩龙当初就是为了参军,所以才狠心放下这段恋情,他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跟她见面。

“你没想到我们还会再见面吧,而且还是在这儿。”汪晓歌的话诠释了他的内心,他抬头看着她的眼睛,问道:“怎么样?一个人在北京,这么多年还孤独一个人吗?”

她笑了,笑着摇头,反问:“你呢?”

“我?”他没有被问住,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发问,“当了几年兵,和一群男人,成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还能怎样?”

汪晓歌喝了口咖啡,问起他现在的工作,他好像答非所问:“离开部队,真正走上社会,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才知道自己在这个城市里是多么渺小。”

她听出了叹息声中的无奈,想起美好的大学时光,也不禁伤心连连。

韩龙问她想什么,她忙收敛思绪,面色尴尬地问道:“叔叔呢?叔叔还好吗?我记得叔叔当年一直希望你能跟他学做生意。”

他摇头,看向窗外,父亲的面容浮现眼前。

父亲是家乡成功的企业家,一直希望韩龙能接替自己的事业,但韩龙却不愿意父亲安排自己的人生,所以之前离开部队后便径直到了北京,也没给父亲打个电话。

汪晓歌见他不愿意提一些事,于是举起咖啡杯说道:“来,为我们的重逢干杯。”

韩龙笑着举起了杯子,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直直地横在了他们面前。

汪晓歌眼里露出慌乱的表情,忙起身问道:“保罗,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这名叫保罗的男子眼里射出瘆人的光芒,直视着韩龙,韩龙毫不逃避地盯着那双极度不友好的眼睛,猜测着对方的身份。

汪晓歌的表情非常难堪,支支吾吾地介绍起韩龙,但保罗却只是冷笑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她忙跟韩龙点了点头,然后急匆匆地跟了出去。

韩龙被这一幕弄得莫名其妙,但从汪晓歌的行为猜出了八九分,不过他疑惑的是汪晓歌为什么会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恐惧。

他刚回到健身会所,一阵刺鼻的香水味从背后钻入鼻孔。

他很少见到这个年轻的女孩,只知道叫苏小落,据说家里很有钱,是这家健身会所的投资人。

苏小落站在他身后,想起早上窗前的背影,不禁蓦然一笑。

韩龙早知道她站在自己身后,却也没回过头去,直到她叫他,他故意一脸惊诧地的转过身,甚至带着一点点尴尬的表情问道:“老板好,请问有何吩咐?”

苏小落面若桃花,非常直接地说道:“我马上要出去办点事,你陪我吧。”

韩龙看看左右,为难地说道:“等一会儿我的客人会来,我还要……”

“记住,我是老板,什么时候上班我说了算。”苏小落像公主一样骄傲地望着他的眼睛,他却非常固执地说道:“对不起老板,能让我先完成份内分内的工作吗?”

苏小落不依不饶,从小到大,她想做的事没有任何人可以反对,更别说是她健身会所的一个小教练。她轻轻把手一抬,健身会所的熊经理卑躬屈膝地来到了面前,小心翼翼地喊了声:“老板!”

“这个人我今天下午预定了,他的工作交给别人去做吧。”

“是,是。”熊经理转身对韩龙下达了命令,韩龙并不想多事,只好跟苏小落出门,出门的时候,她顺手把车钥匙丢在他面前,他微微一愣,然后非常不情愿地坐进了驾驶室。

“你是叫韩龙吧。”苏小落问,他以点头作答,她又问:“到这儿多久了?”

“不久!”韩龙的回答很干脆,没有任何多余的字眼,她微微一笑,指示他向左转去商场,他只得照办,却没想到苏小落带着他在商场到处逛,还买了很多东西,他成了她的跟班,当两个小时后从商场出来时,他两只手上已经塞满了大包小包。

回到车里,苏小落又指挥他去一家私人美容会所,他憋了一肚子气,刚想拒绝,她开口了:“从今以后,这就是你的工作。”又补充道,“健身会所教练的工作不适合你,以后就别干了。”

韩龙听明白了,这个女人是想自己当她的私人秘书,说白了就是一个佣人用人,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对不起老板,我还是喜欢健身教练的工作,如果你想找私人秘书,另请高明。”

苏小落被长满了刺的话气得不轻,正要发脾气,但转念一想,刚刚窜蹿出来的火焰又被压了回去,痴痴地哧哧地笑了起来:“还挺有个性的嘛,我喜欢。”

韩龙感觉自己像一个玩偶,他本来就性子直爽,此时打开车门便径直走了。

“喂,你给我站住,你个混蛋浑蛋……”苏小落的叫喊声瞬间被车流淹没,盯着他远去的背影,骄傲的脸上突然闪烁起耐人寻味的笑容。

韩龙沿着街道独自行走,看着身边的人来车往,心里突然窜蹿出许多酸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执着著地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北京虽好,但它会成为自己最后的港湾吗?

两位老人正在小公园里下象棋,韩龙不经意间想起了家中的父亲,其实父亲的事业很成功,如果他愿意回去帮父亲打理生意,他的未来会非常美好,但他仍然希望用双手去创造属于自己的世界。

电话响了,拿起一看,一条短信闯入眼帘:“晚上有空吗?我想见你。”

看着短信,汪晓歌的样子浮现在脑海中,她想见你,你会去吗?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和以前变得大不一样?带着这些疑问,他决定晚上八点准时赴约,当看见汪晓歌的第一眼,他便发现她刚哭过。

汪晓歌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便一言不发,韩龙了解她,她伤心的时候很久都不会说话,所以他和以前一样主动开口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不高兴的时候总是沉默,其实这么多年,还是有很多东西都没变。”

她似乎明白他在说什么,脸色微微缓和了些,喃喃地说道:“对不起,我不该影响到你。”

韩龙轻松地说道:“没有,你怎么可能影响我?我的抵抗力很强,比大学那会儿更强大。”

汪晓歌听了这话谁知道脸色又变得深沉,因为她想起了大学时光,那段日子,和韩龙在一起的日子是她这辈子最怀念的,到了北京,遇到保罗,那些美好便一去不复返。

“他叫保罗,是我的男朋友,我们在一起很久了。”她终于开始正常说话,不过这不是韩龙想听的,他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哭泣?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汪晓歌的眼睛又红了,紧咬着牙关,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

韩龙心里一痛,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会痛,难道都过了这么久,还放不下?

“他不是人!”她的声音完全被压抑得变形了,韩龙像受惊,定定地望着她的眼睛,希望从中读出更多的内容,但她说完又陷入了沉默,过往的悲伤一起在脑海里翻江倒海般涌现,泪水又不能自已地湿润了眼眶。

面对这个曾经相爱的人,韩龙却不知所措,曾经的海誓山盟,早就在分手的那一刻灰飞烟灭,她现在已经不是自己的什么人了……

“既然不开心,何必还要在一起?”这是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安慰言语。她何尝没想过,但她能逃得出去吗?保罗是个富二代,被他看上的女人,没有谁能逃脱他的手掌心,即使他不喜欢了,厌烦了,除非他想放手,否则没人可以轻易离去。

“我听说有个女孩要离开他却被他毁容,我害怕……”汪晓歌的泪水刺痛了韩龙的心,这个如钢铁般强大的男人,曾经拿枪的男人,此刻恨不得把保罗撕成碎片,他几乎就要控制不住心中的悲愤,如果保罗站在他面前,这时候的结果估计比死更惨。

汪晓歌在他面前还跟以前一样,就像一朵若不禁风弱不禁风的花,可能随时都会遇风凋谢。

韩龙沉沉地吐去了悲愤,安静地的告诉她:“如果他再欺负你,你告诉我,我绝饶不了他。”

她却摇头:“你斗不过他的,他家里有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有钱怎么了,这个世界不是有钱人的,从今以后,如果他敢再欺负你,我会让他好看。”韩龙的声音像是从地狱发出来的,“我就不信他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

汪晓歌不是没反抗过,但换来的结果就是一顿暴打,她今天找韩龙,只是为了向他诉说内心压抑的痛苦和憋屈,并非想让他去找保罗,她不想他惹一身麻烦。

韩龙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过了很久,突然又说道:“离开他吧,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相信我,有我在,什么问题都不会有。”

还是那样的语气,同样的自信,毫无回旋的余地,却又无法拒绝。

汪晓歌看着他的眼睛,似乎又看见了过去的他,那时候,他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体育成绩一流,长得帅气,家里又有钱,很多女生仰慕他,但他只喜欢她,还曾说要一辈子当她的保护神,不管发生什么事,他对她都会不离不弃。

“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担心任何事。”韩龙说这话的时候,眼里装满了无限温柔,她迎着他的眼睛,回味着大学时候的海誓山盟,恍惚间,时光好像又回到了从前。

情局 - 1、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