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努尔哈赤统一女真

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的一天夜里,建州卫老都督觉昌安之子塔克世的大福晋喜塔拉氏做了一个怪梦,醒来之后生下了一个男婴。

这个男婴“凤眼大耳,面如冠玉”,他就是大清国第一代皇帝,后来被清朝子孙称为太祖高皇帝的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幼年不幸,十岁丧母,后母又对他不好,他一直艰苦自立,磨砺意志。他的童年,印证了一句千古名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明万历初年,女真族内部极为动荡,与明朝时有战争,各部族进一步分裂,群龙无首,为努尔哈赤的崛起提供了机会。最终的导火索是,努尔哈赤二十五岁的时候,父祖双双遭诛,为报血海深仇,他终于兴兵而起,揭开了创建大清帝国的帷幕。

年少多难

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的一天夜里,建州卫老都督觉昌安之子塔克世的大福晋喜塔拉氏做了一个怪梦,梦见一个披野猪皮的人告诉她说:“红痞长脚心,必定坐龙廷。”醒来之后生下了一个男婴,他就是努尔哈赤,满语是“野猪皮”的意思。

努尔哈赤是家中长子,生在奴隶主家庭,按理说他本可以好好享享大公子哥的福气,可不幸的是,在他长到十岁的时候生母就去世了。继母纳喇氏长得标致妩媚,深受塔克世宠爱。这个继母心胸狭窄,嫉妒心极强,大福晋病死以后,她便一手遮天,在家里说一不二,加上塔克世惯听老婆的话,努尔哈赤也就渐渐地被父亲冷落了。这一时期,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也已经没落成了建州左卫枝部酋长,人少势微,生活也要靠亲家王杲接济和政府救济才能得以维持。俗话说,没娘的孩子像根草。失去了娇宠的努尔哈赤,迫于生活,小小年纪不得不常常爬山越岭,出没在原始森林里,去采集松子、挖人参、猎取野禽等,然后再随同管家将这些山货送往抚顺马市上进行贸易,以贴补家用。

由于家中没有温暖,努尔哈赤就常到外面寻找乐趣。他常常跟小伙伴们聚在一起做射击的游戏:每人出箭两枝,树为一簇,个人站在三十步远的地方,依次射击,谁射中了,谁就得箭,以此为乐。每次努尔哈赤都得箭最多,因为他射中的次数比别人多。除此之外,他还喜欢整日在使枪弄棒的人中间厮混,初步学到一些骑射本领,拳脚功夫也非一般孩子所能及。

正是这些经历,使得努尔哈赤在艰苦的磨炼中较早地成熟起来,养成了勤奋、谨慎、机警、善于思考等习惯。尤其是在抚顺等马市交易中,他接触到许多来自四面八方的汉人、蒙古人。在与这些商人的长期交往中,努尔哈赤的交际面日益广泛,见识和视野日渐开阔起来。汉族人民的生活习俗、文化生活等,在他的心目中,也逐渐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明万历十一年(1583),努尔哈赤二十五岁时,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这直接成为他后来兴兵而起的导火索。这年二月,明朝辽东总兵李成梁在苏克素护河部图伦城主尼堪外兰的引导下,出兵镇压建州首领王杲之子阿台。这阿台是何许人?原来努尔哈赤有一个堂姐,也就是祖父觉昌安的孙女,正是阿台之妻。大难关头,祖父觉昌安为了救孙女,又想劝说孙女婿阿台投降,便来到了阿台的驻地古勒寨。塔克世见父亲久去未归,心中挂念,于是也进寨前来探视。

古勒寨地方虽狭小,但城防坚固,加之部众极力防御,几日连攻下来,李成梁都无功而返,兵力折损不少。正当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觉昌安的旧部下尼堪外兰,来到了城门下,说是闻知老主子到此,特前来看望。这觉昌安估计也是老糊涂了,竟派人打开寨门,把尼堪外兰迎了进来。尼堪外兰进城后,马上跑到觉昌安面前请安。这个时候,觉昌安才回过神来,原来联明攻城的主谋就是尼堪外兰,于是大声喝问缘故。这尼堪外兰也不是个傻子,身在敌营,若不小心行事,脑袋随时可能搬了家。于是他婉言谢罪,说:“奴才该死,我真不知道这阿台与主子是姻亲,所以才不小心冒犯了。我来看您的时候已经向李总兵说明情况了,主子您威德及人,忠于明朝,我们不应该与您为敌的。李总兵也答应退兵了,还说要上表明廷,给主子请功封爵、管领建州呢。”觉昌安一听,心中虽喜却仍有疑惑,于是问:“你说的可是真的?”尼堪外兰急得发誓说:“如有狂言,愿死乱刀之下。”尼堪外兰信誓旦旦的样子,让觉昌安顿时放松了警惕,当即就叫阿台设宴款待。酒席上,尼堪外兰趁着酒兴又狂拍马屁,说得天花乱坠,什么龙虎将军印,什么建州卫都督敕书,吹得觉昌安心花怒放,信以为真。

俗话说:“福兮祸倚,乐极生悲。”喜欢人家拍自己马屁,总是要吃亏的。这尼堪外兰酒足饭饱之后,便起身告辞。第二天,攻城的军队果然都退走了。阿台喜出望外,前些天忙着打仗,都没好好休息,现在围军已退,是该好好放松了。于是下令在城中大办筵席,烹羊宰猪,款待觉昌安父子,犒飨军士。围军退了,大家都心情不错,一个个喝得酩酊大醉,鼾睡如泥。谁知半夜时分,突然炮声大震,喊杀连天,众人从睡梦中惊醒,迷迷糊糊中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穿,就已身首异处,向鬼门关报到去了。觉昌安父子及阿台夫妻,也稀里糊涂地一股脑儿去见了阎王爷。

原来这尼堪外兰笑里藏刀,甜言蜜语一番,使得觉昌安父子及阿台都丧失了警惕,趁机攻开了寨门。李成梁因多日攻城不下,早已恼羞成怒,现在攻进来了,便下令将全城男女老幼全部杀死。混乱之中,连忠于明朝的觉昌安和塔克世也被明军误杀。

努尔哈赤惊悉父、祖蒙难的噩耗后,悲痛欲绝,便前去责问明朝边吏。为了偿报父、祖的冤死,明朝授努尔哈赤为指挥使。此时的努尔哈赤还是个毛头小子,无权无势,根本无法与明朝作对,于是便将一腔仇恨倾泻到尼堪外兰身上。明万历十一年(1583)五月,努尔哈赤以父祖的十三副遗甲含恨起兵,攻打尼堪外兰的图伦城,由此,开始了他漫长的征战生涯。

誓师复仇

且说这尼堪外兰用诡计袭破了古勒寨,掳了些金银财宝,搬回图伦城,终日贪恋酒色,恣情取乐。忽有一日,有人来报努尔哈赤兵到,尼堪外兰仓皇失措,勉强招集部众,出城应战。努尔哈赤报仇心切,不待图伦兵列阵,便身先士卒,纵马直出,杀入敌阵中。部众乘势跟上,逢人便杀,见首辄斩,图伦兵从未见过这般杀人不眨眼的主,早已吓得魂飞魄散,节节败退。而早在进攻尼堪外兰前,苏克素护河部萨尔浒城城主诺米纳就已将努尔哈赤的起兵计划告知了尼堪外兰,只是他没想到仅靠十三副遗甲起兵的努尔哈赤战斗力是如此强大。三十六计走为上,见事不妙,尼堪外兰忙掉转马头,弃城逃走。

努尔哈赤一心只顾杀敌,等想起了仇敌尼堪外兰,已经追赶不及,便鸣金收兵,下令降者免死。城内外兵民闻此号令,都投首乞降,就这样努尔哈赤夺取了起兵后的第一座城池--图伦城。

虽然攻下了图伦城,但尼堪外兰却逃走了。仇敌没死,努尔哈赤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因此,休整了一天,他便发兵继续追寻尼堪外兰的下落。后来得知尼堪外兰已窜入明朝边境,才不得不退回到居住地--赫图阿拉城。努尔哈赤虽然知道尼堪外兰逃到了明朝境内,但他还不敢与明为敌,贸然行动的话,无异于以卵击石,于是便修书给明朝的边吏,大意就是请求归还祖父和父亲的尸首以及交出尼堪外兰。明边吏将此书上达给了明朝廷,此时正值明万历年间,朝政腐败,宦官专权,文武百官多半是酒囊饭袋,见了此书,就纷纷议论起来,七嘴八舌,也没得出个一致意见。最后神宗皇帝发话了,说:“尼堪外兰是绝对不能归送的,否则有损我大明国威。不过努尔哈赤一片孝心,归丧一事可以准奏。”于是,让差官奉敕三十道,马三十匹,建州卫都督册书一函,龙虎将军印一颗,以及觉昌安父子的棺木,一并送去,算是对努尔哈赤的一种安抚。

但是,尼堪外兰一直躲在明朝边境,此仇一日不报,努尔哈赤便一日不肯罢休。所以,他不停地派人去向明朝要人,如此耗了好几个月,还是杳无音信。软的不行,看来只好来硬的了。于是,努尔哈赤开始积极招兵买马,大修战具,整饬部下,准备进攻明朝边境,强行要人。

万历十四年(1586)七月,努尔哈赤听说尼堪外兰已被明军保护起来,便再次向明朝边吏要人。明朝看到努尔哈赤势力日渐强大,尼堪外兰大势已去,留着这个傀儡反而累赘,就决定抛弃尼堪外兰。于是,努尔哈赤便派斋萨率四十人去索取尼堪外兰,斋萨割下尼堪外兰的头,献给了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家仇已报,与明朝的关系也暂时得到了缓和。

统一女真

自金亡以后,女真一直处于互不统属的状态,进入内地的女真人逐渐汉化。明初,东北地区的女真人分为建州女真、海西女真和野人女真(即东海女真)三大部。建州女真分布在长白山以北,牡丹江、绥芬河流域;海西女真分布于松花江流域;野人女真分布于黑龙江、库页岛等地。女真三部中以建州女真发展水平最高,努尔哈赤就属于建州女真人。

一开始,努尔哈赤只是为了报家仇,才兴兵攻打尼堪外兰的图伦城。但是不久,他又夺取了苏克素护河部的萨尔浒。这又是为什么呢?原来,早在努尔哈赤想攻打尼堪外兰时,深知自己势单力薄,一个人恐怕斗不过他,便与苏克素护河部萨尔浒城城主诺米纳建立了同盟,约定在攻打尼堪外兰时采取一致行动。但是后来诺米纳见明朝有意扶持尼堪外兰,便背盟失约,将起兵的计划秘密告诉了尼堪外兰,使得尼堪外兰得以逃脱。所以,努尔哈赤十分恼怒。不久之后,解恨的机会来了,诺米纳派来使者,约努尔哈赤同去攻打巴达尔城,然而诺米纳为了保存实力不愿打头阵,努尔哈赤早已猜透他的用心,于是将计就计,说自己起家只有十三副铠甲,如今盔甲不够,如果你肯借盔甲给我一用,那就由我去打前阵吧。诺米纳正等这句话呢,哪知是计,便欣然同意。努尔哈赤得到诺米纳的器械、盔甲后,一声令下,将诺米纳及其弟弟都杀了,很快便夺取了萨尔浒城,这为他下一步控制苏克素护河部乃至建州女真奠定了基础。

明朝后期,是女真人历史上极为动荡的时期,由于内部争战以及与明朝之间矛盾加剧,女真各部进一步分裂,形成了若干个割据自立的集团,各部蜂起,所谓“强凌弱、众暴寡”的兼并战争愈演愈烈,而辽东各族主要是女真族人民,也已经厌倦了长期以来一盘散沙的状态,强烈要求统一、要求进步。正所谓时势造英雄,努尔哈赤出现了。他看到了这一历史和现实趋势,于是开始了统一女真各部的步伐。

万历十二年(1584),努尔哈赤开始攻打栋鄂部。在进攻该部的翁科洛城时,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努尔哈赤身先士卒,结果第一次攻城,他便被守城的勇士鄂尔果尼、洛科连连射伤,但仍坚持战斗,终因流血过多昏厥过去,不得不停止攻城。伤势痊愈后,努尔哈赤再次攻打该城,破城后,鄂尔果尼、洛科双双被俘,部下建议杀了二人以解箭射之恨,努尔哈赤不但没有杀此二人,反而为他们松绑,并授予官职,充分展现了他不计前仇、爱才惜才的胸怀。

万历十三年(1585),努尔哈赤与界凡、巴尔达、萨尔浒、加哈、托漠河五城联军大战于浑河畔,最终以少胜多,打败了五城联军八百多人,第二年乘胜征服了浑河部,完全控制了苏克素护河部。

为了巩固战争成果,建立自己的威信,万历十五年(1587)正月,努尔哈赤在费阿拉修建城垣,建造宫室,申严纪律,自称淑勒贝勒。此后,他进一步加快了统一建州女真的进程,到1593年,努尔哈赤统一了包括长白山三部在内的整个建州女真。

建州女真的统一和努尔哈赤的崛起,必然会与强大的海西女真发生冲突。海西分四部,其中以叶赫最为强大。叶赫贝勒纳林布禄,刚愎自用而又野心勃勃,他不甘心努尔哈赤的日益强大,千方百计想压制努尔哈赤。

万历十九年(1591),纳林布禄遣使来到费阿拉,对努尔哈赤说:“乌拉、哈达、叶赫、辉发、建州,言语相通,势同一国,岂有五主分建之理?现在你们的国土多,我们的国土少,希望你们将额尔敏、扎扎库木两地选一处给我们。”努尔哈赤听后很生气,自己出生入死用命换来的领地,你说给就给,凭什么?况且自己属于建州女真,你们属于海西女真,谁跟你势同一国?于是,严词拒绝了。

纳林布禄并不死心,一计未成又生一计。他召集叶赫、哈达、辉发三部贝勒举行会议,决定联合起来一起派使臣对努尔哈赤进行恐吓。努尔哈赤早有准备,一方面他对三方来使以礼相待,另一方面对割让领地寸步不让。席间,叶赫使臣图尔德说:“我家主人向你索地你不给,要你归附你又不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要真动起武来,恐怕你不是我们的对手。”努尔哈赤听罢勃然大怒,当即举刀将桌子劈成两半,对图尔德等人说:“别拿你主子吓唬我。我的父祖被明军杀了,我敢去问罪于明朝,你家主子的父亲也被明军杀了,连尸骨都没见到,竟还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岂有此理!”骂完,努尔哈赤觉得还不解气,随后吩咐把刚才所说的话写成回帖,派人送给叶赫,并指示要当着纳林布禄兄弟的面宣读。

纳林布禄哪能受得了这般侮辱,见恐吓无效便决定诉诸武力。万历二十一年(1593)九月,以叶赫贝勒布斋、纳林布禄兄弟为首,纠集扈伦四部,蒙古科尔沁、锡伯、卦尔察三部,长白山朱舍里、讷殷二部,共为九部,组成联军,浩浩荡荡向建州开来。努尔哈赤早料到会有这天,他沉着冷静,积极设防,巧妙布置,激励士气。当九部联军打到古勒山时,双方展开了一场血战。这一战,努尔哈赤杀死布斋,俘虏乌拉部贝勒满泰之弟布占泰,歼敌四千余人,获马三千匹,努尔哈赤名声大噪,军威大振。此战也成了女真统一进程的转折点,它改变了建州女真和海西女真的力量对比,努尔哈赤开始了他统一海西女真的计划。

古勒山之战后,海西女真内部的叶赫与哈达发生冲突,努尔哈赤得悉后,于万历二十七年(1599)九月乘机出兵哈达,经过六昼夜的激战,攻陷哈达城,俘获其首领孟格布禄。但由于明朝的干预,努尔哈赤不得不又表面恢复了哈达的首领,立孟格布禄之子武尔古代为哈达首领,自己在幕后控制,哈达名存实亡。万历二十九年(1601),努尔哈赤最终灭了哈达,这件事成为他前进道路上的一个里程碑。

哈达已灭,接下来努尔哈赤把进攻目标瞄准了乌拉。海西四部中,乌拉实力排第二,在建州北面,离建州最近。古勒山一战,乌拉贝勒满泰之弟布占泰被建州军队俘获,努尔哈赤没有杀他,而是留养了三年。得知乌拉贝勒满泰已死的消息后,努尔哈赤将布占泰送回了本部,并支持他控制了乌拉部,继其兄为乌拉首领。为了笼络布占泰,努尔哈赤还曾与他五次联姻,七次盟誓。可没想到这是放虎归山留了后患,布占泰表面上与建州女真和好,感激努尔哈赤的不杀之恩,心里却不甘充当附庸居人之下,私下里南结叶赫,西联蒙古,时时不忘积蓄力量,与建州开战。万历三十五年(1607),努尔哈赤派弟舒尔哈齐、长子褚英等率兵三千,到东海瓦尔喀部邻近朝鲜的斐优城护送新归附的部众回建州,布占泰派兵一万在图们江畔钟城附近的乌碣岩进行拦截,双方展开了一场大战。建州兵以少胜多,大败乌拉军,乌拉部实力受损,锐气大减,从此,再也不敢轻易与建州交锋。万历四十年(1612),努尔哈赤指责布占泰屡次背盟,虐待嫁给他的女儿和侄女,大兴问罪之师,亲率三万大军征讨乌拉,一路上连克城寨,打得仅剩乌拉一座孤城。布占泰大惧,乘舟来到乌拉河中,向对岸的努尔哈赤叩首请罪,努尔哈赤严责布占泰忘恩负义,但念及姻亲关系,又放了他一马,只让他送人质到建州,随后便班师回营了。可没想到,布占泰对此竟置若罔闻,压根不送人质过去。万历四十一年(1613)正月,努尔哈赤率师再征乌拉,布占泰也想奋力一搏,亲率三万大军迎战。然而,乌拉兵根本不是对手,被建州军打得落花流水,没多大工夫便攻入乌拉城。布占泰投往叶赫,乌拉部灭亡。

乌拉一亡,海西女真只剩下叶赫一部了。这时叶赫的首领纳从布禄已死,布斋之子布谷扬,纳林布禄之弟金台石,继为叶赫贝勒,一住西城,一住东城。万历四十一年(1613),努尔哈赤统四万大军征伐叶赫,连克十九城寨。万历四十七年(1619)正月,再次攻打叶赫,由于明军救援,努尔哈赤不得不班师。同年八月,建州军队向叶赫发起总攻,代善率军攻打西城,努尔哈赤及额亦都等攻打东城。叶赫军队背城死战,建州兵马围城攻坚。东城首先被攻破,金台石自焚未死,被俘后自杀。东城失陷后,西城遂开门迎降,布谷扬投降后被努尔哈赤缢杀。两都失陷,叶赫其他城寨都望风归降。至此,海西四部都被努尔哈赤灭掉,海西女真统一。

努尔哈赤对海西女真的统一极为艰难,而对东海女真的征服则相对容易。万历四十四年(1616),努尔哈赤收服了临近建州女真、海西女真的松花江、乌苏里江流域及以东大部分地区的东海女真。万历四十五年(1617),攻占了库页岛及附近岛屿。到天命十年(1625),努尔哈赤统一了东海女真的大部分地区。

为了推动、巩固女真统一,努尔哈赤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万历二十七年(1599),努尔哈赤命令额尔德尼、噶盖两人创造了满文;万历四十三年(1615),建立八旗制度;万历四十四年(1616),建立了金政权,史称后金。

从十三副遗甲兴师开始,努尔哈赤花了近四十三年时间统一了建州女真、海西女真以及大部分东海女真部落,并在这个过程中建立了后金政权。努尔哈赤统一女真,标志着满族的形成,这不但有利于满族的发展,而且对之后整个中华民族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清朝传奇.上 - 第一章 努尔哈赤统一女真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