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李广出世

李将军广者,陇西成纪人也。故槐里。

——《史记·李将军列传》

(1)

细细翻阅中国现代地图,有一个在今天看来并不起眼的地方。它就是现在甘肃省的东部地区,其地势南北多山峦,东西一马平川。

这里不时有远道来的客人穿梭而行,问东看西。

他们是在寻觅什么呢?

——哦,一个故址。

司马迁在《史记》中称为“故槐里”,当地人口传手记谓之“都乡风华里”,即今天甘肃省临洮县的“东乡槐树里”。

可以想象,此地曾有一处高墙大院,热闹非凡,曾是秦汉时期控制边界、保护人民安宁的政治、军事中心或最敏感的神经中枢之一。

它就是秦时设置的陇西郡或曰狄道的一个官家府第。

离这儿不远,便是秦长城的最西端起点,当年蒙恬统兵三十万守边拓疆,并将燕赵长城连成一片,使胡马无法越过长城南下,从而确保了京师长安的安全。

(2)

大约在公元前183年春节过后不久。

晨曦中响起一声啼哭,在陇西郡李府里诞生了一个长大后憨厚而又热血的男儿,让全家人兴奋异常。这个孩子的父亲最为激动——他成年后就随父亲、陇西太守李伯考东征西战,没料到头一胎生下来的就是一个结实的男娃。

只见这个刚出生的婴儿浑身圆圆溜溜,在接生婆手中拼命地哭叫,不知是感到出生太早还是太晚?

“恭喜李都尉!”大堂门口一个年轻的兵丁,他口音轻快,向主人深鞠一躬。

“哈哈,小令子,这都是祖上积功显德呀,让咱李家又有了一个挑战匈奴单于的对头啦!”

答话的这位武官模样的汉子满脸黑红,皮肤干燥,嘴角有几道疤痕,笑起来格外爽朗,他就是陇西府的新任西都尉李尚。

说起汉时的都尉一职,本是与郡太守基本同级。郡太守是行政长官,统辖军政大权,都尉为武将,相当于现在的军区司令。尤其在汉初北边大一点的郡,为便于防守匈奴或羌人,又分东、西、中三个区,设分区都尉。此时年轻的将领李尚所任职的是陇西郡之西都尉。

“大人!”此刻,又跑来一个绿衣奴婢,“老太太有请!”

“好,我正准备去报告呢!”李尚答道。

(3)

李府西正间屋。

天还未大亮,身穿青色紧腰厚袍的李尚伏地跪拜道:

“恭喜您了,老太太,李家生了一个小男丁。”

“呵,这有什么喜呀?尚孙儿,将来还不是皇上的一只箭,哪能过安稳的日子哟!”

满头银发的老太太额上扎着一道白巾,正病卧在床头。虽然口含怨气,却遮不住喜上眉梢的神情。

要知道,老太太曾有一肚子的苦水与悲凉。

她夫君李仲翔前几年任征西将军,战死沙场,朝廷追赠为太尉,就葬于这陇西狄道东川,并以此为家。儿子李伯考曾任陇西郡太守,现又赴河东郡做太守,留下孙子李尚在陇西任西都尉,这都是要命的差事啊!作为老祖母,她的感觉显然跟一般人不太一样。

“皇上也是为天下的百姓操心啊!”李尚宽慰了一句。

“这谁不知道?不过皇上还小,现在是吕太后当家。一个女人家,也挺不容易的。”老太太叹道。

“是啊,您没听说吗?高祖帝刚驾崩时,那可恶的匈奴冒顿单于就给吕太后送来一封信,说什么‘你死了丈夫,我亡了妻子,两主不乐,无以自虞,干脆咱俩凑合在一起过日子吧,那天下就是一家啦……’”

“放屁,这畜牲!”老太太动怒了,不过,她好像才第一次听说有这事,便问道,“那太后咋回的话呀?”

“太后能有啥办法?”李尚一脸憋气道,“连高祖在世的时候都对匈胡无辙,还被围困在白登山上,最后是通过暗送单于夫人阙氏许多金银财宝,几番晓之利害后才助以脱身的。”

“可总该骂他几句吧,太欺负人啦!太后不是挺狠的吗?”

“那是在朝堂里面,国弱无壮气。听说吕太后收到那封信后,忍着羞辱给群臣传阅,大家都义愤填赝地咒骂了一通……最后还是低三下四地回冒顿单于道:‘我人老色衰,腿脚也不方便,伺候不了您啦,还是选个年轻漂亮的公主送给您吧’……”

“这胡鬼!咱大汉无人了啊!”

老太太可能想起了在沙场战死的夫君,又抹泪。

“老太太,别伤心!您重孙子不是出世了吗,我一定要把他训练成这沙漠上的雄鹰,让那匈奴贼子见了鬼哭狼嚎!”

“是呀,我支持!”

没料到老太太忍不住对生男孩的态度来了180度的大转弯,连那绿衣奴婢都捂起小嘴笑了起来。

“尚孙儿,我的重孙儿名字起了没有哇?应该有个好名儿!”

“哪里,正急忙赶来跟您报喜呢!再个,孙子一介武夫,就等着这孩儿出生后有什么灵性没有?”

“好啦,你就别管我了,快去想个名儿好叫唤。”

“知道了,老太太,孙儿这就去想。”

(4)

李尚从老太太房里出来后,在大堂略一停顿,又往东正间的炕头看了一下夫人与孩儿,喜滋滋地走出府第大门。

只见他紧了紧牛皮腰带,手撑着院东边一棵古老的大槐树,仰视满天红云和一望无际的苍茫大地,想起先祖们在这块土地上的坚守与苦乐,心有无限感慨。

他想,这孩儿生为汉家生,死也将为汉家死啊!

谁不知道身为西部男儿,都将奔驰在这片沙场上,来捍卫大汉百姓的生存与安宁,怎能顾及到私享生活呢!

这位年轻的都尉朝前望了一阵,又回头看了看这生息多年的府第,白色的墙头青瓦高翘,直插云霄。他想李家男儿不正是耸立在西部莽原上的顶梁大柱,一直坚韧地支撑着汉室的广阔大厦吗?我的儿了应有一个气概宏亮的名字,让他与天地和百姓紧紧连系在一起。

“哎,有了……”

想此大兴,他长啸一声,立刻转步回屋去禀告老太太。

(5)

人逢喜事精神爽。

这时,李府已忙着披红挂彩,举行家族庆典仪式。

还有族人从库房里搬出一套红铜色锣鼓喇叭,正擦灰待用。

“想了这么久啊?”李尚一进屋,老太太就急不可耐地问道。

“哈,老太太请恕罪,孙儿呆笨,想不出什么好名字来,暂取了一个,您看成不成?”

“名儿中听就行,我老太太就不多嘴了。”

“好,就听老太太的话,孙儿写出来,请您先喊叫,看中不中意?”李尚躬身微笑,转头吩咐仆人快去拿笔墨来。

顷刻,一张小方桌摆在老太太床边,李尚端坐在棉垫上,手执棕色毛笔,在一块小黄绢上稳稳当当地书写了一个大字:

“广”

待墨汁稍干后,他手提丝绢两端,毕恭毕敬地说:

“老太太,您看,叫叫吧。”

这的,那位绿衣奴婢赶忙走到床前,去扶老太太。而老太太早已自己撑起身来,看着黄绢上的苍劲大字,念道:

“这不是‘广’儿吗?快去把他抱过来让太奶瞧瞧!”

顿时,家人四处通报,欢天喜地,一片雀跃。

李尚赶紧安排小令子把那块写有“广”字的黄丝绢挂到大堂上,祷告苍天与祖先。

不一会儿,门外就响起了噼噼叭叭的鞭炮声与哐哐咚咚的锣鼓声。

此时,李府厚实的大门外,已拥来下少恭贺的乡族之人,他们有的带来乐器,有的牵着小孩看热闹,更多的则是拍着巴掌跳起舞,高声和唱一首厚重的陇西老歌《子兮》:

天苍苍兮,

云飞起,

大汉民兮,

有子继。

强弓举兮,

胡马遁,

安得壮士兮,

出陇西!

……

此刻,朝阳已冲破云层,冉冉而上,它昭示着一个新生命的诞生。

真是一个大好的天气呀!

飞将军新传奇 - 第1章 李广出世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