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周一早上,刚走进单位办公楼,孟云槿就看到十几个小战士搬着桌椅和高大的绿色盆栽进进出出,联勤部的几个干事在边上指挥。

“搬家呀这是?”孟云槿好奇的问路过的一个同事。

那同事告诉她,明天会有大人物来视察,上级一早就通知各部门打扫卫生,下午领导组织检查,检查不合格的,不许下班。

“多大的人物,这么兴师动众的?”孟云槿自言自语。

他们这个部门隶属于海军政治部,师一级单位,接待过的领导不计其数,可她在这里工作两年了,还真没见到过这样忙碌的情形。

别看办公室不大,也就两个人办公,杂物倒是挺多,孟云槿和同科室的姚馥云两人忙了一上午,整理乱堆乱放的文件和器物,擦桌子扫地拖地,累的腰酸背痛才好不容易把卫生搞好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去食堂吃饭,你去不去?”云槿看看手表,问对面桌的姚馥云。

姚馥云理了理头发,摇头,“我走不动了,腰酸,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搬花盆太用力,把腰给扭了。”

“我帮你把饭菜打回来,你啊,就是太缺乏运动了,不像我,每天做不完的家务,还得带儿子,我儿子那个闹劲儿,你不是没见识过,只要他一回家,我简直没有喘气的时间。”云槿把军装外套拍了拍挂起来,到食堂吃饭去了。

两荤两素一汤,部队机关的伙食向来不错,尤其是这几年强调科技强军,国家对军费的支出逐年递增,这也导致各部队、各基层单位官兵的生活水平直线提高。

大概是搞了一上午卫生大家都饿了,食堂里一度人满为患,人人饭量大增,就连云槿也比平时多吃了半碗饭,炊事班见此情形不得不又抬了一大电饭煲的米饭出来。

“你们知不知道明天是谁来视察呀?”

“听说是军委的谢副主席、总装的部长,海司一把手陪同,至于其他人等,就不清楚了。”

“哇,来的还真都是大人物。”

旁边的几个同事聊天,云槿顺带着听了几句,也没怎么往心里去,惦记姚馥云还饿着,赶紧把饭吃完了,打了饭菜带回去。

办公室里,姚馥云一边吃着可口的饭菜,一边道:“这菜烧的真不错,快赶上我们家老赵的手艺了,云槿,你那前夫,他会烧菜吗?”

他?他能分得清油盐酱醋才怪!

云槿在心里嘀咕,嘴上道:“我没那个福气吃他做的菜,我跟他结婚一年多,他连他们家厨房的门往哪开都不知道,自己不会做,挑毛病倒是在行。”

“难怪你跟他过不到一起去,这种男人就是欠调教,离了就离了吧,姐给你介绍个更好的。老赵有个朋友是医生,年纪和你相仿,也是离过婚的,有没有兴趣见见?”

姚馥云四十多岁,一向是个热心人,隔三差五就想给云槿介绍对象,可她并不知道,云槿对自己失婚妇人的身份虽有体会,却无心得,她每天想的不过是怎么管好儿子,在那小子搞了破坏之后重建家园。

知道她是好意,云槿也不能不跟人家客气客气,“姚姐,我现在哪有那个心情啊,嵩嵩一个人就把我折腾坏了,等他大点再说吧。”

“可你要知道,女人年纪越大越不好找,我替你想过了,像你这种情况,找未婚小伙子的可能性不大,只能找离婚的,而且最好是没有小孩的,这样可以减轻负担。”姚馥云推心置腹的说。

听到云槿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姚馥云知道她还是不同意见面,劝道:“见见面不碍事的,还能多个机会认识点新朋友,你现在整个人被嵩嵩困住了,一点社交都没有,还不到三十岁的人,暮气沉沉的像个老妇女,我为你好才跟你说,你不能这样下去,离婚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态度对,人生照样精彩。”

这样的劝话,每天不知道要发生几次,搞得云槿听到上句就能猜到下句,可她的态度,也始终如一,不反对也不附和,这耳朵听那耳朵冒。

端详着桌上的盆栽,云槿的视线停留在那里,思想却不知道飘到哪个爪哇国。

姚馥云说的口干舌燥,却见她还是这副无动于衷的神态,只得苦笑一声,这丫头,她还是没想通啊,要不就是,她还惦记她那个前夫。

云槿是从别的单位调进现在这个单位的,刚来的时候简历上填的就是离异,然而,单位里却没人知道云槿的前夫是干嘛的,云槿也只跟别人说,前夫是个普通军人。

姚馥云却知道,以云槿普通的家境而言,她那个前夫不会简单,她们这个单位,是海军机关里待遇最好的部门之一,能进来的,不是各级领导的子女,就是国家定向委培的科研骨干,总之一句话,普通军人的前妻,是不可能从地方京剧团一步到位调进这个单位的。

云槿之前在京剧团里担任编导,这是有一次单位聚餐时,她自己无意中跟姚馥云提起的,那时候她刚来不久,还很谨慎,关于她的家庭谈得很少。

可就是从这样有限的谈话里,姚馥云就了解到,云槿结婚很早,婚后一年多小俩口闹得挺凶,孩子半岁不到的时候,云槿就提出了离婚,离婚后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现在孩子已经两岁多了。

云槿挺不爱提那个人的,姚馥云试探的问过几次,都被她拿话搪塞过去,于是姚馥云心里有数,别看云槿这个人平常不声不响,看着有点憨,可心里主意却不少,她不想说的话,谁问也没用。

下午的政治学习很枯燥,云槿上下眼皮直打架,忍了一个多钟头之后,终于忍无可忍的打起了瞌睡。

前一晚,她陪着家里那个小魔头搭积木玩游戏到凌晨一点多,早上六点又得起床送他去幼儿园,下午两三点钟这个时候,正是最容易犯困的时候。

“请个别同志端正一下态度,怎么能在政治学习的时候打盹,太不像话了。”政委贺文牧虽然没有点名,目光却像几百瓦灯泡一样对着云槿发光发热。

云槿像是没听到贺文牧的话,还在懵懵懂懂的迷糊着,姚馥云胳膊肘捅捅她,压低声音,“别睡了,政委要点你的名了。”

说时迟那时快,贺文牧已经确认目标,发射炸弹,“孟云槿——”“到!”云槿应了一声。不知为什么,她的本能反应就是喊到。

会场顿时有人哄笑出声,贺文牧咳嗽一声,没有继续批评云槿,隔了一会儿才又开始宣读十八大讲义。

政委同志心中嘀咕,这女人也不知道是什么背景,进单位时间也不算短了,总是这么缺根筋似的,她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机关里混日子的平庸之辈,当不了先进,可也不是最差的。

然而就是这么个人,你还就拿她没办法,从云槿进单位那天起,就有好事者调查过她的背景,却没有一个人查出来她是怎么从地方上挤进来的。这一点让人很奇怪,但是,也没人专门去研究。

贺文牧也翻过云槿的资料,看到她写的家庭情况,父亲是京剧演员,听名字倒也不是一点名气也没有那种,上过春晚上过戏曲频道,可也仅限于此,见惯了高官的贺政委并不觉得京剧表演艺术家算是什么资深背景。

在这种体制内的单位,没背景的人总是很吃亏,于是贺文牧放心大胆的在会上点云槿的名,却又不想把她彻底得罪,做人做事留余地,一向是他的格言。

意识到自己是因为会上打瞌睡被点名,云槿沮丧了几秒钟,倦意再次席卷而来,这回她学乖了,手指用力掐着右手虎口,防止自己再次睡着。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云槿离开单位,家里菜不多了,她得先去超市买菜。以前她每次都是先接了儿子再去超市,后来发现这样做不行,那小子一进了超市就到处乱跑,不是要买这个,就是要吃那个,不答应他就耍赖,气得云槿踢他屁股。

买好了菜从超市出来,云槿想了想,去附近的花店买了一束香雪兰。

这种花原产地荷兰,并不娇贵,美丽的花朵散发出幽幽清香,令人心旷神怡,仿佛一天的疲累都能在这种挥之不散的香味里得到纾解。

幼儿园小班,嵩嵩正坐在自己的小椅子上望眼欲穿的等妈妈来接他。别的小朋友早就有人来接,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就剩他一个。

看到妈妈进来,嵩嵩像被释放的囚犯一样,兴高采烈的张开小胖胳膊扑向妈妈,那叫一个亲热,可不,都一天没见到妈妈了。

“嵩嵩妈,有个事儿跟您说一下,明天我们全体老师要去区里开会,所以明天放假一天。”幼儿园小老师笑容可掬的跟云槿说起这事。

“明天……哦,好吧。”云槿刚想问,为什么是明天,可转念一想,已经定了的事,自己多问也没有,想办法安置嵩嵩才是当务之急。

“妈妈妈妈,我们回家吧。”嵩嵩见妈妈和老师说话,总也不理自己,不耐烦的摇着她手。云槿俯下身把儿子抱起来,跟老师道别之后离开。

回到家之后,在厨房里又是一阵忙活,好不容易把自己和儿子的晚饭准备好了,那小子只吃了几口又来了毛病,嚷嚷着要找爸爸。

“找你爸干嘛,你爸又不在这里。”云槿最怕儿子提他爸爸,她实在是不想再见到那个人。

“明天不用去幼儿园,我要找爸爸玩,想爸爸。”嵩嵩好久没见到爸爸了,委屈的小嘴一撇。

怕儿子哭,更怕自己会哭出来,云槿把心一硬,“明天妈妈带你去单位,妈妈的单位有大军舰模型,可好看了。”

一听说有军舰模型,小家伙立刻叛变了他爸爸,兴奋的问:“妈妈,大军舰有多大?”云槿跟儿子笑笑,拿手比划,“有这么大,赶上咱家洗澡的浴盆大。”

“哇,好大好大。”嵩嵩高兴极了,有洗澡盆那么大,那就很大很大了。

云槿看到他高兴的样子,却有些心酸,儿子已经这么大了,幼儿园放假却只能跟自己去单位,公公婆婆那里就算了,不想看到嵩嵩他爸;自己父母家也不行,家人一直不同意她离婚,尤其是姥姥,更是说出了只要她离婚就别回家的绝情话,姥姥年纪大了,爱唠叨又经不得气,因此这两年,她几乎很少回家。

陪儿子玩了一晚上,好不容易把他哄睡了,云槿才得了空洗衣服,小孩子顽皮爱闹,整天爬上爬下,才穿了一天的衣服就脏得不成样子,只能勤换勤洗。

等她睡下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一天的倦意让她很快进入梦乡,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看到嵩嵩的小手正抚摸着自己的脸,顽皮的跟自己笑,云槿心情欢畅不已,搂着儿子亲了两口,“乖儿子,怎么不叫醒妈妈呀,万一迟到了怎么办?”

“妈妈,我要看大军舰。”嵩嵩一直惦记着这事儿。

云槿一边坐起来替儿子穿衣服,一边打着哈欠,“看大军舰可以,你要答应妈妈,到妈妈单位以后不许闹,也不许吵,今天有大领导要到妈妈的单位视察,你吵闹的话,妈妈关你禁闭。”

嵩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吵,嵩嵩不吵。”穿戴整齐以后,小家伙自觉地跑到洗手间漱口去了,站在小板凳上,他像大人一样照着镜子。

桃花灿烂 - 第1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