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往生篇

储秀宫西配殿耳房

“雅柔,我好容易得了空来寻你,怎么见了我就跑呢?我有好东西给你留着呢,你看。”十二阿哥一头说一头跟着前面忙碌的人儿。狭小的空间里转得一阵头晕目眩之后,终于不满地一把攥住雅柔的手,带入自己眼前:“跑什么?见了爷就这么没点耐烦?”

雅柔顿时臊得满脸通红,急忙甩手退开:“这院子里人多眼杂的,十二爷是安心要了奴婢的命吧,这么拉拉扯扯。”

“怕什么,到了这额娘不管我,谁还管得着我?正殿那主子自然不会来过问的。你看,这景泰蓝的镜盒可好?外面看着普通,难得的是里面内有乾坤。”十二阿哥打开那个巴掌大的小镜盒,里面是长约寸许的两把香木篦子,齿对齿凑成一个椭圆,背上各自雕了并蒂莲花一支,枝叶绕于齿缝间,栩栩如生,雅柔看得又惊又喜。

十二阿哥就势放进她手掌心说:“我知道你自来就只喜欢这些精雕细琢的新巧物件,这个东西可是我央求了老十四好长时间他才让给我的,老十三也看上了呢。”

雅柔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扣上掷回他怀里:“奴婢受不起十二爷这样的重的赏,求爷可怜奴婢,快些离了这里吧。”说完就往外跑,不想还是被十二阿哥捞了回去,又急又怕。十二看了她的表情心下也不忍任性了,只得说:“好好,我再说一句,你阿玛晋了兵部尚书,想来嫡福晋的名分无论如何也配得上了,等着我打古北口回来,你等着。”十二说完,转身出门去了,留下雅柔捧着那个镜盒独自发呆。

御花园浮碧亭畔

两个身着同样宝蓝色便服身材修长的男孩站在池边闲聊,各自把玩着手里的折扇,时不时开怀大笑一番。谈笑间,其中一个看向堆秀山处,另一个顺着看去,忍不住问:“十三哥,看什么呢?”

十三摇摇扇子:“那个不是十二哥么,还没见过他这么匆匆忙忙的连个人都不带。对了,前两天那镜盒的‘仇’我可还记得呢,嘿嘿,老十四,你也有份。”

“得了吧哥哥,那个还是劝你别争了,十二哥拿去有大用处呢。等将来新嫂子过了门,少不了你一份谢媒礼。”十四一脸调侃,朝十二停下的地方努努嘴。一个十二三岁的使女从西边小门进了来,手里捧着两件衣服并两本书,对着十二端正地行了个礼,然后笑着把东西递给他,眼神柔和。

十四笑说:“看见了吧,那是十二哥的心尖子,指不定哪天就要咱们叫嫂子了呢。”

十三慢慢把扇子合上:“这丫头我在家宴上见过,长相一般,没想到十二哥竟然上了心,她是谁家的?”

“怎么你不知道?她就是马尔汉的闺女。”

十三皱眉想想:“马尔汉?哪个马尔汉?”

十四大翻白眼:“还有几个马尔汉?刚刚晋了尚书的,皇父整天不停嘴地夸,你怎么忘了?”

“哦,马尔汉!就那个整天崩着个脸的马尔汉?他居然生得出这样笑眉笑眼的姑娘?难得难得,看来弥勒佛也有看不过眼充一回送女观音的时候。”十三歪着嘴感叹。

十四笑得极没形象:“我说十三哥,只怕全京城也再找不出一张比你这更缺德的嘴了!”还没笑完,十三的扇子就敲上他的前额:“什么话,以后四哥再拿你垫喘儿你可别来找我,我再不管你。”说完便走。

十四跟在后面作揖:“好哥哥,兄弟赔个礼,以后还指望哥哥担待呢。”

两人渐渐往南走远,出园门前,十三不觉往堆秀山瞄了一眼,摇摇头:马尔汉的女儿,哎,我的镜盒。

紫禁城西一长街

“奴婢给十三阿哥请安。”雅柔稳稳地行礼。

十三上下看了看她:“你是哪个宫里的?”

“回十三阿哥的话,奴婢是储秀宫定嫔娘娘房里的。”

十三低低身子,试图看看她的正脸,嘴里还问:“那你可见得着十二哥?我这有个帖子要交给他,你若见得着就拿了去。”

雅柔略抬起头回道:“十二阿哥并不常来,奴婢不敢误了阿哥们的正事,或者十三爷到懋勤殿更便利些呢。”

十三这才看清她的长相,见她推托心里已是有些不悦,便板起脸:“我是三头六臂还是青面獠牙,你不能抬起头来说话么?”

雅柔心一惊,赶紧抬头,看到十三的表情又局促地低下眼去,胀红了一张脸不知道如何作答。

十三见吓着她了,反而没意思起来,只说:“不是急事,你拿去吧,见着就给,见不着也就算了。嗯,你叫什么?”

“回十三爷的话,奴婢名叫,叫雅柔。”雅柔不自觉搓着袖子边,心里局促不安,恨不得赶紧逃走。

十三什么也没说,掉头走了两步又回过来问:“马尔汉,是你阿玛?”见她慌忙点头连行礼也忘了,倒觉得有趣,一路微笑着回了府。

永和宫正殿

康熙在正座上品着茶,德妃坐在一旁跟儿子们闲聊。康熙笑指着十三十四说:“德妃,他们两个,念书学问骑射倒都还好,就只有些贪玩,老是不收收心,将来办大事也难免毛躁。”

德妃忙附和:“皇上说的是,想来他们年龄也都不小了,老十三早已分了府,皇上是不是该给指个福晋了?今年,敏妃的服也就过了,娶个媳妇管一管倒好呢。”

康熙略略思索,自言自语般地说:“十二阿哥也还没纳嫡妻,也罢了,一同指了倒好,朕也省好些个事。德妃,你可有中意的丫头跟朕说说。”

德妃低眉顺眼地说:“皇上只管做主吧,难道还由着他们挑?这几个小爷儿都挑剔着呢。不过妾妃这里倒是有个妥当的丫头,说出来皇上别怪罪。”

“哦?说来听听。”

德妃看看十三:“就是侍郎罗察的女儿菀眉,他们家姓完颜的。这孩子最是伶俐乖巧,妾妃冷眼看去,配十三阿哥这个稳当劲倒是正好。皇上的意思呢?”

康熙陷入沉思,一时犹豫不决。十四阿哥在一旁沉着脸不说话。十三把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下一思虑,便离坐跪下:“儿子斗胆跟皇阿玛求个恩典。”

“你起来,但说无妨,莫不是,你可已经有了看中的?”

十三仍旧跪着,朗声说:“额娘设想周到,儿子原不敢辞,只是儿子确有中意之人,想求皇父成全,若是皇父生气,请皇父降罪。”

康熙不以为然:“你有看上的就说,降什么罪呢。”

“是,儿臣斗胆,想求皇父将兵部尚书马尔汉之女雅柔指给儿臣。”此言一出,在座的四阿哥和十四阿哥皆是一惊。见康熙不解,十三又说,“她是储秀宫的使女,跟随定嫔娘娘身边,儿臣在年下家宴上见到便留了意,因此现在厚着脸跟皇父求旨。”

康熙愣了片刻便哈哈大笑:“果然是长大了,你也真够可以的,踅摸媳妇都踅摸到定嫔那里去了,倒叫你额娘白给你操了心。也罢了,既这么的,就把马尔汉的女儿给了你。德妃,你喜欢的那个菀眉,就给了老十四吧。老十二等他回来再说。”德妃点头称是,十四闻言,眼睛亮了亮,转而看见志得意满的十三,仍然是皱了眉头。

紫禁城东一长街

十四跟在身边不停地说:“十三哥,这下你可真是捅了十二哥肋条上了。我不是跟你说了么,那是十二哥心尖子上的人,你怎么能要了去?”

十三大踏步地往前走:“今天不是赶到这个当口儿上了么,十二哥喜欢的,我为什么喜欢不得?再说了,我是帮了你呢,那个菀眉你不是惦记大半年了?”

十四偷着脸红了红,支吾起来:“又扯上我做什么,我是说……”他还没说完,一直跟在后面的四阿哥接了过去:“没错,十三弟,这事不地道,何苦为个女人得罪了老十二,伤了兄弟情份。”

十三猛地停住脚步,拍拍十四的肩,很认真地说:“四哥,老十四,这可不仅仅是个侧室是个妾,她是我的嫡福晋,别的女人让得,这个女人让不得!”说完他继续迈着大步子走了,后面凝眉深思的四阿哥和一脸错愕的十四阿哥还呆站在那里。

储秀宫西配殿

“雅柔呢?”十二阿哥神情黯淡,好容易脱了个空回来,却已是人去屋空,就只有她的味道混着那个镜盒反射的光芒一起闪闪地讽刺着。

“回十二阿哥话,雅柔被指了婚,早已搬回家中待嫁。现在这里有奴婢伺候,奴婢名叫香绮,十二爷是要吃茶还是用点心?”

“都不用了,你出去。”十二疲惫地闭上眼,香绮脸白了白,退了出去。

好半天,“哗啦”一声,一个小盒子从十二阿哥手里掉下来,砸在地上,里面一对翡翠手串的其中一条滚落在地,摔得粉碎粉碎。

尚书马尔汉府第

雅柔歪在床头,一个荷包拿在手里不断摩挲,眼泪串串滴下,在金丝银线间润开去,模糊了精致的界限,也模糊了心里长久以来的期盼。一阵脚步声,雅柔慌忙藏起荷包,又抹了抹脸。门一响,福晋走了进来问:“小柔,我过来看看你可饿了?这几天都没吃什么,你阿玛也担心得紧呢。知道你紧张,不过总归也要吃点东西才好啊。”

雅柔勉强笑笑:“女儿不孝,让两老担心了,女儿没事,就是有点舍不得阿玛额娘。”

福晋把她搂在怀里:“别傻了,能嫁个得宠的阿哥做嫡室是你的福分,将来若是封王封侯,你就是王妃了呢,阿玛额娘看你有了这样的归宿,什么念想都没有了。”

雅柔没有回答,只是隐藏起自己的脸,任由心里的潮湿在脸上汹涌。

迎亲喜轿中

雅柔盛装的容颜平静无波,手中的苹果早已不知去向。现在眼前闪着寒光的,是一块碎瓷片。随着喜轿的晃动,盈盈的光亮映出她扭曲的轮廓,嘴角凄苦微扯,又恢复平静,再扯,再平静。她计算着时间,终于在完整回忆了所有之后,慢慢将大红的袖子拉开,露出雪白的腕子……

“十二爷的心意,奴婢今生半点也不能回应了,倘若有来世……胤祹,小柔先走一步。”紧咬住下唇,默念千百遍那个梦里的名字,心痛远大过于伤痛。当刺眼的红色一滴滴落下,浸染,眼中的影像也慢慢飘忽直至消失不见。

数年后

十三阿哥府

雅柔窝在胤祥怀里,任由他把玩着自己的右手,大拇指摩挲着那道亮白刺眼的疤痕。胤祥有些闷闷的,忍不住用下巴推推妻子的额头问:“现在知道后悔了么?”

“都说了记不得了么,哪里知道什么后不后悔的。”雅柔瘪着嘴抽回手,“不过落下这么一道真是够难看的。”

胤祥拥紧她,想用这种宠溺的姿势来缓解心中的不安,嘴张了张,最终还是只叹了口气。

“怎么,你后悔了?”雅柔抬起脸看他。

胤祥低头看着她眼波里的光彩,突然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下面:“十三爷我什么时候做过后悔的事!”

十二阿哥府书房

“咚,咚……”十二阿哥的手指一下下敲着桌面,外面天很黑,屋里没有点炭盆,有些寒冷,连十二一直紧握在手里的镜盒都无法沾上一点点温度。十二福晋从后面抖开一件袍子给他披上,轻声说:“爷,天寒了,早些安置吧。天天这么在窗根儿底下坐着,受了寒可怎么好。”

十二阿哥反手拍拍她:“好,你先去吧,我这就安置。”

福晋转身走到门口,出门前留下一句话:“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

十二阿哥猛地攥紧手中的镜盒,长吁口气:今生已过也,结取来生缘……

怡殇(下) - 番外之往生篇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