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中,我来了

一片白色的花瓣落在我的手背上,我抬起头,发现院子里的那棵槐树开满了洁白的花朵。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五月了,槐花盛开的季节。阳光透过花叶洒落一地的碎影,像那些丢失的记忆。

那段青涩时光已经悄然远去,这些年来,我不曾认真回忆过,偶尔想起的,也只是某个片段,无法连贯。

我坐在院子里,看着那满树的花朵,蓦然之间,仿佛看见从前的自己,还有他们和她们,那些话、那些事浮现在眼前,原来,我从未忘记。

那年我十六岁,刚从一所“监狱式管理”的初中考上了一中,心里的兴奋足够让我变成一个棉花糖,每一丝都是甜的。

每个城市都有一所或几所重点中学,我们这里也不例外。一中是所有学子的梦想,不仅仅因为它是一所重点中学,有着百年校史,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升学率极高,进了一中基本上就确定你能够考上大学,区别只是什么大学而已。

那时候的我,没有什么梦想。黑暗的初中生活让我倍感绝望,我自卑内向,说话都不敢大声,上课时老师让我回答问题,我都会紧张得脸红。我也没什么朋友,对我而言,上一中,然后努力考大学,就是我唯一的目标,至于其他的--按照我妈的说法,其他的事情,等考上大学再说。

1997年的9月1日,我去一中报到的那天,天气很好。九月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天空水洗般蓝,清风掠过树梢,拂过发际,很是舒服。

我站在一中门口,觉得理直气壮。从前我经过这里,总是远远地瞄一眼就胆怯、飞快地跑开。可是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一中的学生了,我有资格在这里进出了。我很激动,很想大叫一声,可是最后,我还是遏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因为我讨厌被人关注,那让我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关在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

可是有人不同,有些人天生就喜欢被人关注,他们乐意展示自己,不介意别人怎么看,一切随心所欲。那天,有个清瘦的男孩子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对着校门口大喊一声:“一中,我来了!”引来不少人的目光,他却毫不在意地吹了个口哨大咧咧地走进学校。

LOCUST TREE IN

BLOSSOM我吓了一跳,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背影。竟然有人旁若无人地喊出了我的心里话,让我倍感紧张。我有些疑心刚才那句话是不是自己喊出来的,我像个间谍一样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人群,还好,大家都各自有一个小圈子,各说各话,没有人看我。我安心下来,再次审视自己一番,确认身上没有任何可以引人话柄和目光的地方,才迈着激动的步伐走进了新班级。

一中是所花园学校,我走进学校那一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高大整齐的水杉立在校园大道两旁,每栋建筑前面都种着青翠挺拔的雪松,松树下面藏着不少蓝色的鸢尾花。此外,还有桂花树、银杏、枫树、竹子等,最耀眼夺目的当属槐树。几乎每个角落你都可以看到一棵或者数棵槐树,它们像是会说话一样,在风中轻轻抖动着树叶,欢迎新来的同学。

我被分配到高一(二)班,在第一栋教学楼里。沿着水杉林走到尽头,就是我们的教学楼。那是一栋五层的白色建筑,掩映在两棵高大的雪松背后,我们班就在二楼左拐第一间教室。

我在暑期已经踩好了点,所以非常轻松地找到了我的新班级。我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同学先到了,我那时非常胆小,感到其他同学的目光聚集在我身上的时候,就又紧张起来,硬着头皮在教室里找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静静等待开学典礼。

教室里面的人越来越多,我安静地坐在那个角落里,偷偷看着进来的每个同学,但是不敢像其他同学一样,四处聊天搭话,我也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

“我可以坐这里吗?”一个文静清秀的女生走到我的面前问道,我因为一直没说话,声音有些沙哑,“可以。”

“谢谢。”她露出笑意,掏出纸巾擦了擦本来就很干净的桌椅,放下书包,动作轻盈灵巧。她的五官很精巧,看着特别的秀气,乌黑的头发上别着一枚银色小巧的发夹,倒有点像画上的民国女子一样,纤巧温柔。她动作优雅地落座整理,然后转过头来,对我微笑道:“我叫文雅,很高兴认识你。”看起来,她真是个完美的人,每一个动作都那么自信优雅,我自惭形秽起来。

我低声含混地说,“我,我叫桂菲……”我恨自己的名字,它让我从小就一直被人嘲笑。但是面前的她没有笑话我,我心里开始对她有了些好感。

她向我点头微笑,“希望我们会成为好朋友。”

这个叫文雅的女孩子,后来一直都是我的好朋友。她在外人面前,一直很文雅,礼貌大方,是个极难得的淑女。但是混熟后,她在我们面前极其不文雅,喜欢八卦,还特别爱出馊主意,唯恐天下不乱。我在高中那段堪称混乱的时光,就是她送给我的。

我们慢慢熟识起来,正说话时,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走到了前面,“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临时代班长蓝清,班主任老师临时有事,现在请各位同学配合准备集合,到操场上参加开学典礼,请大家分成四组,排队出门。”

我当时很震惊,因为从前念书的时候,没有哪个同学敢站在讲台上这样镇定自若地说话,作出安排。我对她的钦佩羡慕之情溢于双眼--这是我当时最深情的表达方式。不过,我当时怎么也没想到,我会成为她的敌人。

我赶紧站起身来,按照代班长的要求排队,却发现坐在一旁的文雅不动,只在纸上乱画,我瞥了一眼,她画的是一个满嘴喷火的妖婆。

“排队了。”我小声提醒道,她抬头微笑,站起身来,迅速地把那张纸团成一团丢进垃圾桶。

“你叫桂菲?”她随意问道,我点点头。

“桂是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那个桂么?”她边走边聊。

“是的。”我心里觉得惊奇,从来人家问我的姓该怎么写,都是简单地问,是不是木字边的桂,或者是不是桂花的桂,第一次有人居然用诗来问我的名字。

“那菲字呢?人间四月芳菲尽?”她出口成章。

“是的。”我对她又有了些兴趣,“那你的名字呢?高才盛文雅,逸兴满烟霞?”

她有些意外地看了我一眼,笑了起来:“想不到,你也是同道中人,我打小就喜欢诗词,可惜都没遇见同好,就冲这个,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我觉得文雅真有意思,我还没遇见过这样的人呢,两人说说聊聊,走到操场时,已是惺惺相惜,相见恨晚了。

我觉得心里热乎乎的,有朋友的感觉真好。初中的那三年时光像噩梦一样,没有朋友,老师只关心成绩,而同学之间防盗一样随时防备着其他同学超过自己的成绩,互相帮助那是绝无可能,互相之间唯一打听的就是你在看什么课外资料书?你有没有补课?

到了初三中考前,老师们已经草木皆兵,剥夺了所有的音乐、美术、体育等副科,全面专攻中考考试科目,并且在家长会上明确要求家长配合,不许学生课外时间读闲书、看电视、出去玩。有一个周日,我的笔坏了,出门买笔,刚巧碰到同班一个女生,两人聊了一会,说了两句笑话,恰好被路过的班主任老师看见,当场大声呵斥我们,吓得我俩脸都白了。周一上课时,老师居然在全班同学面前又批评了我们,还要求我们写检查,我当时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四周的目光像针一样刺在我身上,疼得要命。现在想起那段时间,我只觉得是无尽延绵的黑夜,看不到一丝光亮。申请侦探社吧!

操场上站满了人,主席台上坐了很多老师,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开学典礼,觉得非常有意思。校长姓王,那天他穿着一身中式服装,气宇轩昂地走上主席台,讲了一段我今生都不会忘记的话。

他说:“各位新同学,大家好,欢迎各位来到一中,我是校长王敬知,王是三横一竖的王,敬是敬重的敬,知是知识的知,意思是敬重知识,希望各位同学要敬重知识,学习知识,掌握知识,用知识掌握自己的未来。各位同学应该对我们一中有一定的了解,我在这里做点简单的介绍,我们一中是省重点高中,是百年名校,创办于民国时期,当时是省内八所中学之一,是孙中山先生批示建立的。我们一中走出了很多人才,他们现在在全国各地为国家作贡献,这些都是我们骄傲的历史,而你们是一中的未来,现在你们以一中为荣,将来一中要以你们为荣!你们要在这里度过三年宝贵的光阴,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三年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希望你们以后回忆起这三年,不会懊恼后悔,才是真正值得的。这三年是各位同学人生中重要的三年,你们不但要学会书本上的知识,更要学会塑造自我,我知道很多同学在念书方面是个天才,但是会念书是一个方面,不要把分数看成衡量自己的唯一标准。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才更完整,等各位拿到毕业证书的时候,还可以收获更多其他的东西。我的话讲完了,下面请学生会主席讲话。”

台下掌声雷动,有些同学大声喝彩,表达自己对校长的热爱之情。我的手都快拍红了,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动人的讲话,还是出自一名校长之口。从前的那所学校直到我离开的时候,也没搞清楚校长是谁。素质教育这个提了又提的话题,第一次正式从一名校长的口中郑重说出。这里真的很不同,第一次有人告诉我,他关心的不只是成绩。

在中学里,学生会主席属于稀有产品,基本上只听说其名,未见其人,在本校竟然认真对待,让我十分震撼。学生会主席登台时,我好奇得不行,一个戴眼镜的高年级男生走上了主席台:“各位新同学,大家好,我是学生会主席周通,我代表学生会欢迎各位同学的加入。刚才校长已经说了很多关于本校的事情,我现在向各位介绍下我们学校的课外活动情况,目前已有美术社、科技模型兴趣小组、记者团、生物小组、计算机组、音乐社、舞蹈社以及体育社。各位新同学如果对以上社团有兴趣,都可以加入,如果你有不错的点子,也可以向学生会申请新的社团。学校除了每年的秋季运动会,还有篮球、足球、乒乓球以及排球比赛,另外还有每年的五月红歌会,请各位同学不要错过展示自己的好机会。我友情提示各位,我们学校除了三好学生外,还有优秀学生干部、文体活动积极分子等各种奖状,想拿奖状回家的同学,不要错过机会!”学生会主席口若悬河,同学们却安静得连呼吸都不顺了,都是和我一样被压抑过的人,突然听到如此多的喜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太假了,怎么可能呢?!这么多玩的,能考得上大学吗?

“刚刚毕业的学姐学长们的高考录取成绩,你们都看到了吧?计算机组是考进清华大学的那位学长创立的,考进南开大学的学长是科技模型小组的骨干,还有进北大的两位学姐,是记者团的核心。我们每个社团里面的同学都考得很不错,会玩更会学!”周通笑着说完最后一句话,操场上已是一片欢呼声,新生们都在热烈讨论自己想去参加哪个社团,又或者会创立什么社团。

“文雅,你想加入哪个社团?”我看着身边兴奋的好朋友,“美术社吗?”

“不,”她眼睛转了转,“如果有侦探社就好了,我喜欢福尔摩斯,你可以当我的华生吗?”

我吓一跳,“这个好像不太好吧。”

“怕什么,反正都是玩,当然找自己喜欢的玩。”她又问道:“你呢?你想做什么?”

我兴奋地想了半天,我想做什么呢?突然发现,原来我什么都不会!一样特长都没有,哪个社团会要我?我沮丧地说,“我,我不知道。”

“那你就跟我一起吧,那个学生会主席不是说我们可以自己申请吗?我们再拉点人,自己开社团。”文雅兴致勃勃地规划起来,“我们可以成为本校的第一名侦探!”

我目瞪口呆,这么文雅的人,居然对侦探的事情兴致这么高,说起来头头是道。文雅正说得兴起,隔壁班的一个男生突然插了句嘴,“要是你们的侦探社办起来了,算我一个”。

我抬头望去,阳光下一个清瘦的少年,脸上洋溢着桀骜不驯的笑,像明星般耀眼。

文雅答得爽快:“好啊!”

他看了我们一眼,转身离开,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这是我第一次遇见卓维,我至今都记得那天他脸上的那抹微笑,清澈透明微带忧伤,仿佛甜中带酸的苹果。

开学典礼结束后,我们回到班里聆听班主任老师的教诲。班主任老师是个身材瘦小的中年男子,他走到黑板前,干练地写上自己的名字:纪钢。“我是纪钢,纪律的纪律,钢铁的钢,意思是钢铁般的纪律。我是本班的班主任,欢迎各位同学,各位同学在校期间要遵守校纪,努力学习为主,适当参与课外活动,毕竟高考的学科不包括课外活动的内容,不要主次颠倒。”

这番话仿佛一盆凉水泼了下来,刚才还很兴奋的同学都收敛了笑容。老师扫了一眼教室接着说道:“高中三年衔接着初中和大学,是重要的三年,高中的课本知识与初中完全不同,你们即便是能考入本校,在初中学习优异,也不代表你们能在高中学习好,要想获得好成绩,考上好大学,最好从现在开始准备。”

“现在我点名,点到的同学请起立。”他拿起花名册,依次念起名字,被点到的同学便站起身来答到,我的心揪了起来,我最害怕的就是这关,每次进到新班级,老师念完我的名字,总要引起一阵哄堂大笑,接着大家就会每天不停地嘲笑我,取外号,故意在大街上喊我的名字,惹来无数笑声。我恨透了自己的名字,却无可奈何。

“桂菲”,老师终于点到我的名字,我战战兢兢地站起来,低头小声回答:“到。”我像只待宰的绵羊,等待着嘲笑声,那些如刀般的笑声。可是过了几秒钟,教室里面依然很安静,没有任何人发出笑声,老师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就接着念下面的名字。

我如释重负,飞快地坐下,心里扑通扑通地跳,却感觉到由衷的高兴,竟然没有人取笑我!我抬起头,有些感激地看着四周的同学,顿时觉得他们都很可爱。

点完名,老师放下花名册道:“课程表已经贴在墙上,请各位同学及时抄好,按课程表准备好课本和笔记本。为了保障班级的秩序,我现在临时任命几名班干部,协助老师和同学。现在大家还不熟悉,一个月后大家彼此熟悉了,再进行选举。”

“蓝清任班长,”他低头看了看花名册,又指定了几名其他同学做班干部。领完了厚厚的教科书后,老师宣布放学。

我松了口气,新学期的第一天,我很满意。也许会是个不错的开始呢!

“走,我们去学校转转。”文雅提议道,“这么早放学,正好参观。”

槐树花开 - 第1章 一中,我来了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