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缘来

大靳京城。

嫣花五月,杨柳扶风,浅绿绵延,百娇奢靡。

刚是春末夏初的季节。靳国的京城街道依旧是日日的繁华,已有美丽的女子,着了微薄的夏衫,明媚的笑着,也有卖杂货的老板,与摊前的顾客热情的寒喧。

忽然。一声尖锐的呼啸声划破长空。

一条柔软若蛇的红色长鞭随着忽啸声尖驰而来,甚至掩过了嗒嗒的马蹄声。落在地面上,便是一阵轻微的地颤声。几根支撑一家小店门口的梁柱,应声拦腰而断。小店的门口,也瞬间哗地倒成一片废墟。

“啊!”

“哇--”

忽然而来的红蛇鞭子,吓坏了平静的街面。有明媚娇柔的女子被吓地瘫软在地。有还在大人怀中的小孩,被尖锐刺耳的鞭声吓的放声大哭。街面忽然一片混乱。但慌忙的人群还是急忙给混乱中红蛇鞭的主人,一匹枣红色马上紫衣的姑娘让开了一条路。

马蹄声微微夹杂着霸道和恼怒。

“都闪开!”

马背上深紫色衣服的姑娘似乎毫无停下的趋势,柳眉杏眼怒倒,在人们自动让开的一条道路上急驰而过,红蛇般的长鞭刚刚落下余音,便又再次挥起。

街道上的人看着鞭起的尾梢,顿时一阵呆若木鸡般的寂静。微微有人嚅动了嘴唇,却一个字儿也说不出来,任凭那条长长红若毒蛇般妖娆的鞭子,张扬着柔软的身子,邪恶的即将降临到一个白发苍苍的婆婆身上。

似乎有人背过了脸。不忍看到鞭子落下的场面。

但鞭子却忽然的无声。接连的一阵马嘶,马也安静的忽然收了蹄脚,轻轻地在原地嗒嗒回步。

转过脸的人们这才发现。

不知何时,一个着了白若月纱衣衫的少女,微微地皱了眉,手里握着鞭尾,迎着和煦的轻风如仙子一般轻盈落地,怀里还揽着那个几乎丧命在红鞭底下的老婆婆。

“婆婆。没事了哦。不怕不怕。”

白衣的少女似是不食人间烟火。生的极为脱俗伶俐,眉眼却温柔如水。轻轻地安慰着身子颤抖的老婆婆,街面上回过神的人似乎都像炸开了锅,一片沸腾。忽然有声音高声叫道:“仙子啊!”

马背上的紫衣女子却是忽然地收了脾气,看着面前忽然降临的白衣少女神色一变,鞭子也扔地了地上,跳下马,看着眼前洁净如月的白衣女子微微结巴地道:

“湮--湮儿,湮儿妹妹?!”

白衣少女眼底微微地生气。抬头看了枣红色马背上的女孩,生气地道:

“存灵姐姐。何人惹恼了你,要你如此生气。竟然连这街上年老虚弱的阿婆也差一点遭殃?!”

街上有胆大的人已经忿忿地道:

“哪家的小姐,如此没有教养。”

听着周围四起的议论声,还有眼前白衣女子微微怒起的眼神,紫衣女子脸色一红,眼底忽然一片晶莹。迎着微微明媚的阳光,脸上瞬间一片泪迹。

白衣少女似是明白了什么。叹了口气。走上前去,什么也不说,只是轻盈地一翻身,便坐在了马背上,同时将一锭银子飞落在断了门梁的掌柜手里。甚至周围的人都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紫衣女孩也已经坐在了马背上,被白衣女子揽着轻盈离去。

街上。只剩下一条长长的红鞭还躺在地上,见证着刚才发生的一幕。

几个气喘吁吁家丁模样的年轻男子,此时才跑到了发生事情的这一地点,这里的一片狼籍已经不见,只有被打断了门梁的那家掌柜,正在生气地招呼着伙计整理废墟。

几个家丁额头全是涔涔地汗迹。一个家伙明眼,一看到地上的红色鞭子,便立刻捡了起来,声音微颤地道:

“这,这是小姐的鞭子。可是,小姐,小姐哪去了?!”

另外一个家丁疲惫而无奈的用衣袖拭着汗道:

“小姐身怀武功。一般人伤不了她的。还是先问问这里的人,看看小姐又闯了什么祸再说吧。”

还未张口。正在整理自家门梁的那家掌柜已经愤怒地开口道:

“哼。也不知道是哪家的闺女。生的如此刁蛮。还好有位白衣小仙子带她离开。不然,谁知这儿又会有多少人遭殃!”

几个家丁一愣,白衣小仙子?!

怔愣间。白衣的慕汐湮已经在一座高高墙宅门前翻身下了马,高高的府门上写着大气而工整的潘府二字。紫衣女孩则还是一脸泪迹。门口的中年家丁正探着头等待,一看到白衣女子和紫衣女孩,便轻舒了一口气,急忙地恭敬道:

“小姐,湮儿小姐回来了!”

说着,又朝门里喊了一声:“湮儿小姐和小姐一起回来了!快去告诉老爷!”

一身净白的慕汐湮微微一笑,拉过了紫衣的女孩,又将手里的马交给了家丁,转头却向紫衣的女孩轻声道:

“姐姐。爹爹如此疼爱你,这般做恐怕也实在是无奈而为的。你莫要再闹脾气,静下心,听听爹爹的道理再作决定,可好?!”

烟雨王妃 - 第1章 缘来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