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王府三小姐

日影西斜,清风拂过,阵阵荷香随风飘来,在这闷热的夏日,给人带来了一丝舒爽。

秦依书半歪着身子,躺在外间的榻上,刚刚午睡醒来,尚有一丝迷糊,鼻子却不经意的皱了皱,深嗅了几口荷香。

塌旁就是一扇大窗,若是她再坐直一点,便可以看到院外荷塘里娇嫩的荷花又绽放了几朵。

夏荷瞅见她醒了,忙让银珠去小厨房将一直热在炉中上的汤药给端过来。

“小姐,该喝药了。”夏荷接过银珠手中的药碗,小心翼翼的端到了秦依书的面前。

秦依书不经意的叹了口气,虽然恼那汤药苦涩的无法下咽,但想到自己这病弱的身子,还是接过药碗,捏着鼻子喝了下去。

一旁的薄荷赶忙在她嘴里塞了个糖块,以缓解她嘴里的苦涩。银珠则倒了杯清茶予她。

待嘴里的苦味退了下去,她方愁道:“这药要喝到什么时候啊?”

夏荷在这院里是最年长的,比秦依书还长了两岁,因此见她这小女儿姿态,宠溺的笑道:“等三娘身子好利索了,就不用再吃这苦药了。”

秦依书皱眉撅嘴,愁眉苦脸的看了夏荷一眼,“你又唬我,这话都说了多少年了,也没见我这身子好利索。也许,这药是要吃一辈子了。”

秦依书语气中的伤感与落寞让一旁的几个丫鬟听了也是心有不忍。但谁让她们家小姐先天就不足呢,本来悉心养了十年,身子也好得差不多了。谁曾想,十岁生日那年,又落了池塘,严冬腊月的日子,本就娇弱的身子哪里受得了那般折腾,自那以后再怎么治,也不见有何好转了。

秦依书轻咳了几声,撑起身子,侧着头看向窗外的荷塘。硕大的荷叶一顶顶在清风中摇摇晃晃,仿似绿色的波浪在随风跳跃,看起来就是生机无限。荷叶下朵朵荷花挺立,有些已经趁着时候绽放开来,散发出阵阵荷香,沁人心脾;有些则依然含苞待放,等着粲然绽放的那一日。

这荷塘颇大,绕着整个宝沁楼一圈儿,只有一座木桥连接着宝沁楼与王府的后院。

秦依书笑意盎然的看着窗外的美景,对于目前的生活,她实在是没有什么不满足的。虽然她身子娇弱了点儿,不像其他兄弟姐妹们可以乘着好时节,随长辈们出去玩耍一番,但想到现在的日子有那么多的人关心自个儿,有那么多的亲人在身边,她就不由的开心。

秦依书低头掐了掐手指,有些疼,再次确认自己确实不是在梦中,这样的美景也确实专为她一人而设。

来到这个时代已经有近五年的时间,她依然有些不肯定,偶尔会觉得这样的好运怎会落到自己的头上,就会掐掐自己的手指头。若是痛了的梦醒了,也就罢了。

可是,事实一次次的告诉她,她魂穿了!

五年前的她并不是秦依书,而叫薛敏薇。刚刚高中毕业,因为父母早亡,她一直寄养在舅舅家,好不容易在那年夏天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可是想到自己这些年来已经用了舅舅家很多钱,舅舅家经济也不是很宽裕,如何能再让舅舅供养她读大学?

漫步在城市熙来人往的街头,薛敏薇很是迷茫,也许她可以跟学校商量一下,暂时保留她的学籍一年。乘着一年的功夫,她可以自己打工,攒下学费来,也省的舅舅操心,舅母吵闹。

随着人流,薛敏薇在马路边上停了下来,绿灯还有三秒的时间,还是不要穿马路了,宁等一分钟不赶一秒钟的念头可是深深的刻在她的心底。

红灯亮起,一辆大红色的敞篷跑车唰的疾速往路口冲了过来,薛敏薇不及多想,一步窜了出去,将步伐缓慢的老太拽向了人群,而自己却因为来不及减速,成了车下亡魂。

飘在空中的那一刻,她脑子里闪过的念头竟是,终于解脱了。以后再不用舅舅为自己发愁,也不用舅母生气。只是对不起爸妈,原谅她的懦弱吧。

可是,当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原本是孤儿的她却成了融亲王府的三小姐,生母乃融亲王府的当家主母蔡氏。

融亲王秦子明原名薛子明,与皇家并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只不过开国初年,秦子明他爹立过功勋。可惜他爹死在了战场上,皇上为了感念他爹的功劳,便赐予秦子明国姓秦,又封了他一个不世袭的王爷名头,算是尽了自己的义务。

秦依书作为蔡氏的第二个女儿,出生的时候就不足月,据闻当时蔡氏是被气的早产。因着这个,秦依书的身体底子就不好,自小就药汤灌着,后来在蔡氏的悉心照顾下,身子好了不少。却在十岁生辰那年,又无意落了池塘。而后真正的秦依书就魂归西天,由她薛敏薇接替了这具身子。

也许她们五百年前确实是一家。

有时候薛敏薇会这么安慰自己,不然也不会恰巧是一个姓吧。当然,现在她还是改姓秦了。

蔡氏对她这个不足月的女儿一直心怀愧疚,觉得是自己的错,才致使女儿身子不好。蔡氏的疼爱对于自幼失去双亲的薛敏薇来讲,无异于上天给她的最大的赏赐,让她分外的珍惜和感动。

就连融亲王秦子明也对她很是疼爱,甚至比对几个儿子还好。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也是第一个让人往宝沁楼送。

这些宠爱从秦依书的住处就可以看出来。荷塘原本是一个人工湖,湖中建了座小楼,楼名宝沁楼。沁与秦谐音,正是说明她秦依书是秦家的宝贝疙瘩,掌上明珠。

夏荷见依书又发起呆来,也不管她,只搬了个杌子坐在一旁,绣着绢帕。

依书呆看着窗外的美景,脑子里不由想象现在城外曹家荷塘又是何等的风光。

曹家也是本朝有名的世家,在城外有一座扩地三十几亩的宅院,而那做宅院之所有出名,则是因为里面有一个大型的荷塘,占地有十亩,更是分门别类的种植着各类荷花。

每当夏季绽放时,那美景可谓青州一绝。

这种美景,曹家当然不会独享,总会挑些个日子给一些高门大户发了帖子,名为赏荷,其实不过是炫耀跟联络感情罢了。

一个小人头在秦依书的门外探来看去,薄荷正跟银珠说着一些趣事儿,没有在意,倒是夏荷警觉,抬眼一看,原来是王府的三少爷,秦智幸。

夏荷朝依书看了一眼,见她正看得入神,便将手中的活计搁到了一旁,轻手轻脚的朝秦智幸走去。

秦智幸见夏荷往外面走来,又缩回了探看的脖子,只束手束脚的候在门外。

夏荷出门,虚虚的对秦智幸福了一礼,低声问道:“三少爷,来这儿可是有事?”

秦智幸捏着衣角,垂着头,小声的道:“娘让我来看看三姐身体有没有好些的,还有多谢上次三姐给的蚊香。”

夏荷喟叹一声,瞅着秦智幸小心翼翼的模样,哪里有王府公子的样儿。也难怪夫人不待见他,就连老爷也不好说些什么。

这大宅院里事情复杂,夏荷心知蔡氏不喜她们跟三姨娘许氏走的近,偏秦依书不将蔡氏的话当话,总是偷的将自己的东西分与许氏母子二人。

若是被秦依书看到秦智幸,只怕又要拉近屋里去玩耍一番,说不定又要将自己的什么好东西分与他。到时候秦依书无所谓,秦智幸开心,她们这些伺候的丫鬟可就倒霉了。

蔡氏还指不定如何责骂于她们。

想到蔡氏的手段,夏荷一个激灵,小心的往室内看去,见秦依书没有注意到这边,忙将秦智幸往后推了推,离门站得更远些。

秦智幸眸子里闪过一抹受伤,但也知道不是夏荷的错,只垂着头,任由夏荷推着他的小身板儿往后退。

“三少爷,难为你跑过来看看了,三小姐身子不错。您就回三姨娘,就说小姐身子好着呢,至于那些个小东西,小姐身边多着,也不去计较,就不用谢了吧。”

夏荷也是当奴才的,虽然可怜秦智幸的遭遇,但也不敢违逆蔡氏的意思,只得对不住秦智幸了。

秦智幸今年刚满十岁,明明还是个小娃娃,却已是知道如何看人脸色。也知道自己在这个府里是不受人待见的,谁让自己的娘亲只是个寻常人家的女儿呢。若是像其他姨娘一样,家里有些背景,只怕这宅子里也没人敢这样慢待自己。

秦智幸明明还是个孩子,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久了,慢慢也知道自己的遭遇是因何,也知道凭现在的自己是如何也翻不出浪来的。只得小心谨慎的过日子,免得被蔡氏寻了借口责难,到时候不仅自己吃亏,还要连累的娘亲受罪。

这个宅子里,能对他与娘亲好些的,也就秦依书了。因此,秦依书在秦智幸心里的地位只仅仅下于娘亲许氏和奶娘沈妈妈。

蔡氏虽然不喜依书的行为,但到底是自己的亲身女儿,不忍说她些什么,也就随她去了。但夏荷她们这些伺候的丫鬟,可就少不了一些责罚。

秦智幸心知自己不讨喜,见夏荷没有让他见秦依书的意思,只得颓然的往木桥上走去。

依书看景色看的入迷,但也不可能连贴身伺候她的夏荷出去这么长时间都注意不到,心知可能是秦智幸来看她,又被夏荷拦在了门外,便高声唤道:“夏荷,可是智幸来了?”

淑女有谋 - 第一章 王府三小姐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