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回 美人沐浴

“我锄,我锄锄,我锄锄锄。嘿!哈!日落西山之前早点翻完,仙泉宫那边,今夜一定会非常热闹。嘿!哈!我锄,我再锄,我再再锄……”

药田中,一个瘦弱的少年,穿着一件破旧的青衫,手里握着一把一米多长的药锄,在一片散发着药香的田地里,正在不停的锄动着,锄动灵土的同时,嘴里还念叨着寻常人听不懂的话。

这片田地种的是‘玄光草’,级别四品,可以炼制玄元丹。至于这个少年,则是丹王派最低级的杂役弟子刘浪:男,十八岁,孤儿。

由于刘浪自小灵根颇杂,天资愚钝,无法修炼。所以,被派到仙药宫当锄草童子,整天做的就是锄草、锄土再锄土,整一个劳作的机器。

这么多年来,刘浪自问在修炼上没有什么惊人的天赋,人也比较笨,可是他毅力十足,每天晚上都会坚持打坐,对自己不抛弃,不放弃。

他虽然笨了点,但他不相信自己就是一个废物,一辈子止步于杂役弟子。他的目标就是成为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甚至成为精英弟子。

只不过几年过去了,他半点灵气波动,也没有感应到,令其郁闷不已。

如果,硬说收获的话,那么隔着千米外的仙泉宫,则是他意外的收获。

原来,这仙泉宫,是仙药宫的邻居,里面居住的全是美艳的少女,平日里深住浅出,大多仙药宫杂役弟子根本没有见过这些美艳的少女。

杂役弟子一个个都念叨着:若能一睹芬颜,就算死也无憾了。

“小西,小西,有虫子吃了,再不回来,我可要吃了。今天运气不错,抓了一只金线精灵虫!”

日落西山,潮红的光芒洒在药草之上,气香氤氲。

刘浪终于把三千株‘玄光草’的药土锄完,放好锄头便返回修炼室。而他手里则提着一个透明的玉瓷瓶,里面有一条闪动着金光的小虫,在不安的扭动着。

回到药田区中间的修炼室中,刘浪把玉瓷瓶放到桌子上,对着屋里喊了几遍。

“咦?我的玄光镜呢?花费了我一百颗灵石的玄光镜哪里去了?我操!难道……”想到这里,刘浪快速的掀开打坐用的青玉色大蒲团。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因坍塌而形成的光滑整洁的洞口,直径半米左右,正好可以通过一个人,刘浪两话没说,便直接跳了进去。

进入洞口,是一条蜿蜒如长蛇的通道,洞壁两旁,还放置了几盏长明灯。

刘浪借助微弱的灯光,熟练的穿过窄小的洞口,走了大概千米左右,刘浪才在一堆杂草、竖石的洞口,探出了脑袋。

探出洞口,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只米白色的小老鼠,小小的两个爪子正吃力的捂着一把镜子,一对鼠眼紧张的透过镜子向外张望,激动的时候,尾巴不安的甩动着。

“小西,你这个卑鄙的家伙,偷我玄光镜,看美人沐浴,竟然不通知我,太不仗义了。”刘浪说完,没等小老鼠反应过来,速度出手,左手提起老鼠的尾巴,右手上去就是一阵胖揍。

直到小老鼠似乎有些晕菜的时候,两个爪子快速作揖,同时嘴里‘吱吱’叫着,好像在认错道歉。刘浪这才消了气,拿起掉在地上的玄光镜,用衣服擦了擦,借助一堆杂草的遮掩,自个偷偷的向外张望。

被揍了一顿的小老鼠,气的两只爪子先后挠着刘浪的屁股,两颗牙齿磨动着,似乎在想着,趁他不注意,上去咬他一口。

小西挠了刘浪片刻,见他没反应,自个也就老实了,随后跳到刘浪旁边,呲了呲牙挤到灵光镜前,瞪着小鼠眼向外观望着。

只见百米外,有一个白玉砌成的水滩,碧玉色的滩水,不断向上冒着水泡,犹如滚动着的泉水,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正是仙泉宫的仙池。

仙池旁边,古药摇曳,吞吐间灵雾翻腾,混合着水蒸气,香气弥漫,美伦美奂。偶尔几只蜂蝶飞过,划过滩水,荡起一片涟漪。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看到滩中无人,小西对着刘浪舞了舞小爪子,而后指向仙池,扭过头对刘浪吱了吱。

看到如此嚣张的小西,刘浪直接一巴掌把它扇到一边,道:“你懂个屁,你以为美女洗了澡跳个舞,她们就这么小气,不摆个谱嘛?你以为个个都跟你一样,不仗义,自己单独行动,没有一点团队意识,鄙视你。”

说完,刘浪把眼前的几丛凌乱的杂草,整理了一番,让人看不出破绽,准备再等一会。

整理好杂草,以免被人发现的刘浪,回过头来,瞥了一眼用两只小爪子捋着小尾巴,坐在地上气呼呼的,呲着鼠牙的小西。

刘浪呵呵一笑,把它抱到跟前,小声的问道:“生气了?走!先回去,那只金线精灵虫还给你留着呢!”

估摸着时间,刘浪猜想,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仙泉宫的美人才会来这仙池沐浴,还是回去先安慰一下小西的好。

收了玄光镜,刘浪抱着还在捋着尾巴,小嘴气鼓鼓的小西,熟悉的沿着小洞离开了。

走到一个拐角处,刘浪停了一下,而后又快步走过,似乎在检查什么。

回到修炼室,刘浪打开桌上的玉瓷瓶,把里面一只长有三公分,背部闪着一条金光的小虫,提到小西的跟前,道:“你这一口下去,可是吃掉了我十颗灵石,我对你也算不薄了吧!怎么着?不吃?你不吃,我可吃了!”

刘浪把金线精灵虫放到小西的跟前,小西瞥过头去,看都不看一眼,嘴里吱吱的,对之前刘浪骂它的话,十分不爽。

看到这个反应,刘浪只好把金线精灵虫拿开,欲往自己嘴里放的同时,还在说:“这小东西的味道,真是美极了。”

就在刘浪话音落地的一瞬间,突然只见白光一闪,小西‘吱吱’的尖叫一声,纵身从刘浪的手中,抢走了金线精灵虫。

得手之后,小西蹲在角落里,小爪子紧紧的捏着金线精灵虫,小心的塞进嘴里,快速的吞了下去,生怕刘浪反悔似的。

这一幕,惹的刘浪哭笑不得。

小西不是普通的老鼠,而是一只探宝鼠,品种稀少,很通灵气,跟刘浪生活在一起,已经三年了。

记得三年前,药田突然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坍塌了一个小洞,为了不引人注意,刘浪花了一年时间,把修炼房盖在周围,又在洞口上面放了一个玉蒲团,平时打坐遮掩。

而小西也是刘浪从那个坍塌的洞中找到的,当初它已经奄奄一息了,似乎连小西自己也没有想到,打个洞也能坍塌,技术根本就不到家。

走南闯北,这还是第一次被自个挖的洞给砸个半死。

与此同时,刘浪发现了一个意外的事情,他发现这个地洞贯穿之后,连接着不是别处,正是仙泉宫的仙池,也就是美人白天忙碌之后,晚上沐浴的地方。

仙典 - 第一章 第一回 美人沐浴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