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郑心竹是名高三的学生,家有父母双胞胎弟弟。她其实长得很漂亮,但是智商一般,成绩很差,以至于老师家长都认为想上大学基本无望。相貌比她还要好看几分而且成绩一流的弟弟从幼儿园起就和她同班,他读书不用功,成绩却是超级棒,让郑心竹觉得命运都是偏心眼的。

对于郑心竹的学习成绩,在铁杵磨成针也不见成效之后,老师都放弃了。即使她再如何地奋发图强努力用功,还是无法门门及格,运气好点时候基本上都及格,结果最后还检查出老师错判了一题。就拿历史来说,除了“夏商与西周,东周分两段,春秋和战国,一统秦两汉,三分魏蜀吴,二晋前后沿,南北朝并立,隋唐五代传,宋元明清后,皇朝至此完,”以外,要是再让她多记住点皇帝年号谥号,颁布什么法令,实施过程结果意义,那就等于白问了。

但是她喜欢看些乱七八糟的文章,别人看她文文静静的表情下,却是满脑子的天马行空。她想问题的时候会习惯性的咬自己的食指,有的时候非常的用力,等到痛得受不了了叫出声来才发现大多数时候是白咬了,问题也没解决。

父母对她并不是那种你无用我无视的态度,他们会笑眯眯看着她说:“女孩子,学习不好没关系,反正现在读不了本科读专科实在不行去读个中专,我们家心竹长得漂亮,找婆家是不愁的,学习实在无关紧要。”这样说的时候他们的笑容是和蔼的,没有一点的违心成份,这就让郑心竹更加抬不起头来。特别是当他们转向正在一边吃吃笑的皮肤过分的白,眉眼过分的漂亮的弟弟,语气一下子变得严厉,表情严肃地说:“雅兰,现在快考试了,时间紧张,不许逃课,要是老师再来告状说你不上自习或者和女孩子出去约会,我一定不会轻饶你!”。

郑雅兰就会不满地看着姐姐,朝她挤眼,明丽的眼眸满是戏谑。郑心竹撅着嘴不肯理睬他,她心里是郁结的,不是人家看到的大大辣辣没心没肺的模样。

老弟比自己风光百倍,她从来没有男朋友,他女朋友多得数不过来;她成绩不好,他成绩年年都是年级第一,保送最好的大学都没有问题;她身高一米六,他却一米八七,皮肤和她一样白,一样细腻,为人却又比她更加有魅力,讨人喜欢。

家里的亲戚以及见到她们姐弟的人都会不住地对父母称赞,“你们好福气呀,这样一双漂亮的儿女”然后又毫无例外地说,“你们儿子可真出息呀,以后肯定大有作为!女儿这么漂亮肯定嫁个好婆家!”

就连名字,她也觉得无法接受,曾经问过爸爸,“为什么不是我叫雅兰,他叫心竹?你看他的名字人家总会当成女孩子,一个男孩子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一点都不像话。”妈妈就会笑着说,“谁也没有我们心竹漂亮,十八岁正是一朵花呢!你看看,这白嫩肌肤,水灵灵的眼睛,秀气的鼻子,红嫩的小嘴,我们心竹最漂亮了!”爸爸笑呵呵地看着她,说名字是写好放在桌子上让我们姐弟自己抓的,是她自己先抢着抓了自己的名字。郑心竹唯有叹气,这是什么世道呀?

高考前夕,大家都埋头题海,她却几乎无可事事,因为她无法对付那应接不暇的题目,一套题目没有做完,七八套又堆下来,埋头在高耸的书本试卷堆里,几乎无人会注意她。

唯一让她觉得自己有点用处就是在汶川地震那段时间,学校成立了专门的地震爱心小组,她便成了小组最热心最忙碌的组员,搞各种活动募捐,捐款捐物,组织献血。本来她一腔热血一定要去现场救灾帮忙,可是却被爸爸批评了一顿,“你去了能做什么?就是去给灾区浪费粮食,抬不动砖,见不得血,不懂护理,你说你除了添乱,你去了能做什么?……”然后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哭了一场,心里郁闷无比,即使妈妈再怎么哄她开心,她也无法释怀。

都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可是她却找不出自己除了妈妈说的嫁人有什么用,嫁人也不见的自己就能做好,班里很多男生都笑话她迟钝,笑话她不够讨人喜欢,她能嫁什么人?

让她觉得自己更加矮人一截的事情还有一桩:已经18岁了,但是女孩子人生的第一抹红却迟迟不来,妈妈为了这个不知道操了多少心,带她看过很多医生,吃过各种中药,最后也没有什么效果。她自己不觉得什么要紧的,反而觉得很轻松,不用像同学们那样担心什么时候来那个,提前多少天准备,而且有的因为那个来了肚子疼得简直受不了。

但是这样的事情在别人看来却是非常的不正常,大妈们总是用近乎怜悯的异样眼光看她,让她觉得自己像老鼠一样,每次回家总是先看看有没有熟人,没有就一溜烟跑回家,有人就磨磨蹭蹭躲着熟人。

乱七八糟她无法理解无法释怀的事情开始堆积在心头,比高考的山还要高还要重,让她每天有点精神恍惚,脸色苍白,开始做噩梦。从第一次梦见以后每天晚上都毫无例外梦见相同的情景:在一个似乎是黄昏的时候,她独自走在一片葱翠莹绿的竹林,幽幽暗暗,风吹过,竹涛阵阵,忽然一只五彩斑斓的大鸟直冲过来,金光璀璨,亮过白日太阳,让她头晕目眩,跌倒在地,挣扎起身却看到大鸟变成一个男子背影,身材颀秀,风仪静好,黑发拂动,白衣胜雪,飘逸出尘若仙,却又不让人看见脸。

他不知道吟唱着什么,声音哀婉迷离,让人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想一探究竟。她细细地听,隐约听得是:凤凰栖青竹,无心莫相问,凤兮千年泪,凄凄只待君。郑心竹怔怔地看着,只觉得心头激荡着莫可名状的情愫,如激涛拍岸几乎无法自抑,她想走上前去,男子却渐行渐远,声音幽幽邈邈传来,“心竹,我一直在等你,即使千年,我终要等到你,留住你的身体,灵魂终究会回来的吧?”郑心竹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只觉得遗失了心中最珍贵的东西,心里说不出是什么,可是却觉得如果失去了就是自己一生都浑浑噩噩失去自我。她抬脚追上去,场景却骤换,瞬间血雨腥风,充满腐烂气息的累累白骨中伸出无数只没有血肉的枯爪朝她抓来,拖住她的衣襟脚踝,冰冷的触觉如同湿滑瘆人的蛇从脚踝蜿蜒上行,将她拖进飘着无数白骨的粘稠猩红的血池,彻骨冷寒灭顶而来,她极力的挣扎,却看到凤凰于飞在天际,伸出手却慢慢的被拖进血池底。

挣扎着醒过来,浑身湿淋淋的,心跳如擂,照了照镜子,面色苍白如同鬼魅,自己又吓自己一跳。

这晚照例如此醒来,不敢再睡,便坐在书桌前发呆,想着自己梦中那白衣黑发的男子,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他的消失让她觉得若丢魂魄仿佛跌进那白骨血池?风吹来,抬眼去看,外面月影婆娑,梧桐清影摇曳,树叶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杏树却是疏影横斜地投影进屋。看着美好的月色,心情却没有丝毫平复,隐在月光投下的树影里,慢慢地又觉得眼皮沉重,仿佛置身于一个黑暗的洞穴,前面有团白光,不禁慢慢地朝白光靠拢了去,明亮的晃眼,里面金光灿灿,伸出手去,手却穿了过去,身子也漫在白光里,白光罩过来将她漫入其中。

郑心竹心下不禁大奇,难道又做梦了?竟然不再是惊悚吓人,反而宛若仙境!茫茫的雾仿若山间清雾湿润清爽,带着淡淡的清甜气息,沁入鼻尖令人神清气爽。中间的白雾慢慢散去,郑心竹透过细微的轻烟看清中间一个浑身散发淡金色光芒的紫发垂地,青衣飘逸的美人,朝她莹莹一笑,美人朝她轻轻招手,待她站起来却见比自己高了很多,便知是个男子。

“你是神仙?”郑心竹凝眸端望,伸出手去碰触他周身的淡金光芒,触手温润,男子举步朝她走来,牵了她的手让她坐在软凳上,没有看见凳子,可是坐下去,却软绵如絮,竟然是云朵聚形成凳。

“我在做梦吗?”郑心竹感觉到他手心的温度,心里觉得满满的很充实,“不是做梦,如果做梦你不是应该做那个一直纠结你的梦么?”男子淡淡一笑,竟然知道她的困扰。郑心竹讶然抬眼看他,“你--怎么知道?”他对上她充满疑惑的眼眸,仍是清柔一笑,“因为我是神仙呀!”

“神仙?那我如何不是做梦?”郑心竹更加疑惑,站起身来环顾四周,淡然飘渺的透着清甜的雾气,又有一种清清的缠绵香气若有似无,袅袅不绝。伸出手去似乎可以将周围的雾气聚拢成形捏在手心,雾气湿润柔软轻轻的涨满手掌。

对上她疑惑的眼神,男子右臂轻舒,飘逸的水袖在眼前飘过,眼前就成了自己的房间。郑心竹惊疑不已,然后场景变化又回到充满云雾的所在。

“心竹,你来这里,是因为宿命,非你不可!而且还可以解开你的梦境。”他伸出手在空气中拨弄着虚无,却是聚气成形,一朵莲花轻盈绽放。一听到非你不可,郑心竹竟然莫名地悸动,是呀,活到十八岁,从来没有非你不可的事情,她总是弟弟的陪衬,别人觉得可有可无的人。

“是什么?”郑心竹急切地问,“不要着急,我慢慢跟你说,因为近来的天灾,使得天运地气有所改变,直接影响到了历史发展的轨迹,历史运转出现偏差,又反过来影响了后世,所以战争,天灾,人祸不断。逐渐的世界也会慢慢消失。”他微笑着,眼眸却如无底深渊,幽渺深邃深不见底。

“我不懂,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能做什么?”郑心竹睁着黝黑的大眼不解地看着他,“因为你是解决其中一个问题的关键,你需要穿越到过去,完成曾经遗漏的那一部分。”他伸手替她拢了拢鬓间碎发,触手温腻,发间沾了湿润的水气。

“穿越?”郑心竹惊叫出声,忽闪的大眼满是不可置信,那只有小说里才能看见,如何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可是没有一点运气的人,没有好运气同样没有坏运气,就那样可有可无的生活了十八年的自己会有这样的奇遇?

看着她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他轻笑,露出洁白如玉的皓齿,“去吧,只有你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你的世界才能平复下来,你也才会正常起来。”他朝她露出一个你放心的笑容,“等等!”郑心竹抓住他的衣袖急忙打断他,“我要去哪里?我还能回来吗?我--我对历史一点都不熟悉!”她急切地说出自己的担心。“没有关系,竹君,没有关系,只要是你就好,不用管历史,不用管它的轨迹,只要你置身其中了,历史就会朝着她固有的轨迹运转,完成了你的任务,整个世界就会平静下来--我们--都会平静下来……”他轻轻捏住她的手,将温润湿濡的雾气一同握进去。

“可是--我”郑心竹一点准备也没有,心里乱如团麻,一下子这么重要的任务落在身上,似乎要将她压垮的感觉。

“心竹,做你自己就可以,不用管其他的,只要做你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会自然而然的发生。”他牵起她的手,眼神温柔如水,如同碧波荡漾中清雅的白莲,敛进眼眸透入心底,让人的心淡淡的静下来。

“那--爸爸妈妈弟弟怎么办?我能回来吗?”她虽然觉得自己可有可无,可是妈妈和爸爸却是爱她的,她从来没有被遗弃的感觉。

“心竹,你又如何得知你现在的生活不是你的梦呢?”说完他轻笑,“放心,你的家人都会好好的,关于你的一切,暂时会消失,这不是困难的事情。”他安抚地朝她笑笑。

“可以告诉我去哪里吗?”郑心竹虽然不能一下子从这样巨大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但是却愿意勇敢地接受。

“你去的地方是五胡十六国的燕秦,你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慕容冲安静地在苻坚身边过完那三年,不要让他自杀,保证他在二十八岁的时候被杀,就可以了。竹君,不要再做错了,没有可以回头的路再去选择,我--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然后不待郑心竹反应,轻轻地吻上她的额头,一点金光自唇间溢出,慢慢地越来越大越来越亮,亮得几乎睁不开眼睛,渐渐的人影消失不见……

慕容冲之凤凰于飞 - 第1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