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乖姐儿,快醒来呀,姨娘给你糕糕吃……”

有温热的水珠一滴一滴的落在脸上,额头上一跳一跳的痛,脑海中两段截然不同的记忆混乱的交织在一起,到底是曹家四小姐曹玉怡还是白领青年王银铃,眼皮仿佛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

“替我照顾姨娘呀……”最终叫王银铃的高楼汽车意识占了上风,脑海中曹玉怡微弱的交代了一句,然后就只留下一段模糊的小孩儿记忆。是了,自己活了二十八年,好不容易做一回好事,帮公路边上的小孩子捡皮球,结果被某个可能酒后驾驶或无证开车的混蛋撞飞了,不知道爸爸妈妈知道后,会不会骂我多管闲事,呵呵,他们肯定更多的是伤心吧,幸亏公司有买人身意外险呢,还有哥哥,哥哥会照顾好爸爸妈妈的,哥哥一向比我懂事……

“呜呜,乖姐儿,姨娘给你做新衣服穿呀,你睁开眼睛看看……”

又是一串温热的水滴打在脸上,王银铃,不,现在是曹玉怡了,吃力的睁开眼睛,还没看清楚眼前的情况,嘴里先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姨娘……”

“二姨奶奶,快看,四小姐醒了!”旁边的一个小女孩,先注意到曹玉怡睁开的眼睛,高兴的叫起来。

曹玉怡皱起了眉头,额头上又在一跳一跳的痛,忍不住想抬手去摸,手还没伸出来,就被一双温热光滑的手抓住了。

“乖姐儿,莫动,你要什么,告诉姨娘!”一个温润好听带着惊喜的声音响起来。

“疼……”等眼前清晰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圆圆的鹅蛋脸,肤色白嫩,眼珠子黑漆漆的,眼圈还红着,见自己醒来,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鹅蛋脸儿上浮现一个小小的酒窝,端的是清秀美丽。看着这一张脸,心里涌起一股熟悉的亲切感,是了,眼前这位美人就是这具身体的母亲了。

“哪里疼?头上吗?”朱姨娘一听,脸上立即露出了紧张的神色,抱住曹玉怡小小的身体,惊慌的问起来,又回头对守在一旁的小丫头吩咐道:“小桃,快去禀了太太,四小姐醒了说头还痛呢,请太太叫个大夫来给姐儿瞧瞧!”

那叫小桃的丫头应了一声,施了个万福,快步退了下去。

曹玉怡见朱姨娘一副紧张的样子,显然是真心担忧这具小身体,心下不由一阵感动,只是想到朱姨娘刚刚的一席话,再加上这具小身体原来的主人留下的记忆,眉头不由自主的皱起来。

曹家是从曹老太爷开始发达起来的,当年先皇揭竿而起的时候,曹老太爷是第一批投军的人之一,跟着先皇一路拼杀,做到了正四品的忠武将军,后来太祖登大宝,建立了大于朝,论功行赏,曹老太爷得了个从三品的开国县侯爵位,食邑千户,虽然比不上八位开国公的从一品爵位,但也是赐了功劳铁券,世袭罔替的,曹家也算公侯之家了,后新皇登基,曹老太爷聪明的以腿脚不便交了军权,闲赋在家。曹老太爷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和小儿子均是嫡出,大儿子是二甲进士出身,官至正五品的吏部郎中,现在曹府就是大房当家;庶出的二儿子早早的投身军中,现下也已是正六品的昭武校尉,带着妻妾在边关任职;三房最得老太太宠爱,却是个文不成武不就的纨绔子,捐了个从八品的小官,也不去当值,只在家打理家中的产业,这些都是小玉怡听家中下人说过的。

大于朝?王银铃的眉头锁的更深了,就算自己是理科生,这中国古代的朝代也还是知道了,大于朝真是从没听说过了……

现在这具小身体是大房庶出的四小姐,亲身姨娘是老太太身边的一等大丫鬟出身,大太太头胎生了个女儿后,老太太做主,抬了姨娘,这些年,才有了曹玉怡一个女儿,当时一起抬的还有大太太的陪嫁大丫鬟陈氏,因着之前已经有了大老爷的一个通房丫头李氏抬的姨娘,所以府中上下称呼朱氏为二姨奶奶,陈氏为三姨奶奶。

曹玉怡今年才四岁,先前同几位曹家姐妹在花园里游玩的时候,被嫡出的二小姐失手推到了假山上撞破了额头,高烧了好几天,现在才醒来,只是没人知道这具小身体的里子已经换人了,而真正的曹玉怡却是在这场高烧中去了。

这里并没有别人,方才朱姨娘提到大太太,还是一番恭敬的语气,而且四小姐高烧不退,凶险之极,大夫本应该守在一旁才是,现在却还需要禀了太太,才能请大夫,可见这位大太太必是极有手段,牢牢的掌控了内院。朱姨娘抬了位份,五年才得了个小姐,明显不会是得宠的,再加上是老太太那儿出来的,这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就是个理不清的问题,朱姨娘必是大太太的眼中钉了……

曹四姐儿自顾自得皱着眉头想事情,在朱姨娘眼里,却是四岁的小女儿强忍着痛楚,又想到自己却连帮女儿找一个大夫都不能,不由悲从心起,捂着嘴“呜呜”的哭起来。

正房里,几个穿红戴绿的大丫头规规矩矩的在外面走廊上守着,却是大太太遣了伺候的人出去,只留了自己的奶娘坐在一个小墩子上。

“你呀,就是不省心!那婢女肚子里出来的东西不过是挑拨了几句,你就动手,若真个给那牙尖嘴利的一个教训,太太我在老爷面前也有个说道,偏偏你又把个小的给推到了,叫我说你什么好……”曹大太太半躺在金丝楠木雕漆描金的矮榻上,点着趴在腿上十岁的大女儿的额头说道,嘴里虽是责怪的话,脸上却是一副慈爱的模样。

“娘,女儿就是看不惯她一副长姐的样子,她算哪门子曹家长女,不过是下人肚子里爬出来的,也敢在女儿面前摆谱!”一个身着黄色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外面罩着绣着星星点点盛开紫鸢花花瓣纱衣的女孩嘟着嘴拉长声音说道:“女儿明明是照着那个碎嘴的去的,谁晓得老四打哪儿冲过来的,是她自己活该!”

话里的意思竟是全都是别人的错了,自己伤了人还有理!

“胡说,现在你四妹妹几天都没醒来,看你怎么跟老太太和你父亲交代……”大太太皱着眉头说道。

“不是还有娘吗!”曹二小姐的声音越发娇嗔起来,把头钻到大太太的怀里揉弄着。

“太太,依老奴看,这事儿也怪不得小姐,老太太和老爷那里,只要安抚好四小姐和朱姨娘,外人还有什么说道不成……”大太太的奶娘方妈妈笑着说道。

正说着,外间门帘上的子孙万代紫铜挂钩上的铜铃响了一下。

“谁在外面?”方妈妈止了话头,扬起声音问道。

“奴婢如霜给大太太、二小姐请安,方妈妈好,是四小姐屋里的小桃说是四小姐醒了,想请太太叫个大夫。”

“叫她进来回话。”大太太沉声说道。

“奴婢给大太太、二小姐请安,四小姐方才醒了,说头痛,二姨奶奶让奴婢过来禀了太太,请太太叫个大夫给四小姐瞧瞧。”小桃一进屋就对着软榻上的大太太福了下去,也不抬头乱瞧,条理清楚的把事儿说了一遍。

“阿弥陀佛,四姐儿可是醒来了。”大太太在胸前比划了一下,嘴里念着佛号,又高声喊道:“如霜,拿了我的帖子去请吴太医来给四小姐瞧一瞧。”

守在外间的如霜清脆的应了一声,自去吩咐二门的。

“方妈妈,把昨儿铺子里孝敬的几斤燕盏带上,我们去看看四姐儿。”大太太一边在在方妈妈的服侍下起身,一边吩咐着,又随口问道:“你叫小桃?倒是个伶俐的,以前怎么没见过?”

“奴婢原是四小姐院子里负责洒扫的,因着四小姐身边缺了人手,二姨奶奶指了奴婢暂时伺候四小姐。”小桃利索的回了大太太的话。

“看着是个不错的,等一下,禀了你们四小姐,以后你就贴身伺候四小姐,领二等丫环例,方妈妈,拿个银角子赏给她。”

这次四小姐出事,大太太发落了当时跟着四小姐的一个二等丫鬟和几个三等的小丫头,本打算从自己身边再挑一个进四小姐的院子,转念一想,自己身边剩的都是得力的丫鬟,况且四小姐不过一个四岁的小孩子,没得白白浪费了自己调教出来的人手……

“多谢太太抬举!”小桃慌得跪下来行了个大礼,从洒扫丫头到二等可是连升了好几级,多少丫头一辈子也做不到二等……

朱氏听见外面的小丫头的请安声,慌忙从床头站起来,迎出门外,给大太太道安。

小桃带着几个小丫头端了茶上来。

“这几天你照顾四姐儿辛苦了,我那还有几匹好料子,回头给你送过去,裁几身好衣裳。”大太太端着茶杯,拿茶盖拨了几下茶叶,却不喝,顿了一下,不等朱氏谢赏,又说道:“我看小桃这丫头还算机灵,若是四姐儿用着还顺心,以后就贴身伺候四姐儿……”

“婢妾谢太太赏,太太看得上眼的人儿,自然是不错的。”朱氏低眉顺眼的立在一旁,温顺的回道。

大太太满意的点点头,又问了曹玉怡几句,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想吃什么……之类的话,待吴太医来了,才才止了话头。

“烧退下去,醒来就没什么大碍了,我再开一副温补的下火药,每日煎服两次……”吴太医捻着花白的胡须对大太太说道。

大太太又念了一番佛号,吩咐小桃要用什么药只管到库房拿,端的是一幅慈母像。

“吴太医,只不知,四小姐额上会不会留疤?”立在大太太身后的朱氏,见众人皆是一副四姐儿大好的样子,也不知以后太太还会不会给四姐儿请大夫,急忙问道。

可怜天下父母心,也只有真正的亲生母亲才会为子女想的这么周到,须知在这里,一个女孩儿若是脸上留了疤,必是会影响到以后说亲的,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儿!

“太太,婢妾僭越了,请太太恕罪,实在是……”朱氏问完,又慌忙给大太太赔罪,拿帕子捂住眼角。

“还是你想的周到,快别哭了!”大太太放下茶杯,柔声说道。

“四小姐还小,用些上好的伤药抹上些时日就不打紧了。”吴太医一边收拾一应用具,一边答道。

庶女之艰难为生-人生江月 - 第1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