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凤天朝】

奇怪的房间里,一对相拥的情侣,甚是甜蜜!可是,这个情境,每一次都会叫嫁衣心痛不已!伤心,背叛,悲痛,一阵强光袭来,“啊……”

嫁衣喘着粗气,猛地坐起!又是同一个梦境,又是同样的心痛感觉!自她七岁受伤忘记一切之后,几乎每隔几日,便会做这个奇怪的梦。梦里的人面容模糊,可是那种心如刀割的感觉却真实的令人害怕。

她掀开被子起身下地,端起桌边的茶水狠灌一口,压抑住心中的疼痛。心跳渐渐缓下,天还没有大亮,可是嫁衣已经没有睡意了!桌子上放着她昨日画的新衣样图,每一张都各具特色,不过细心的人定会发现每一张衣裙的设计都是单色的,没有一款是彩色的。

这是嫁衣设计的缺陷,她虽有最棒的设计天赋,可是却没有一点色彩感!她心里很明白,可是色彩感却无法强求!

看着图样,不知不觉天就朦朦亮了起来。

嫁衣的门房被轻轻的推开,只见婢女香儿走了进来,“小姐,您起来了!”

嫁衣点点头,继续看着图样做着修改,“香儿,渔婆的女儿订的粉色荷叶裙今天就要交货,你记得给渔婆送去!还有棺材铺的老婆订的青色长褂要修改一下,你记得提醒我,我怕一会儿进了铺子该忙忘了就不好了!还有……”

“小姐。”香儿无奈的叫道,“小姐,别人家的女儿一起床便是梳妆打扮,你看看你天不亮就起来画图样,一起来就想铺子的生意,这样要什么时候可以嫁出去啊!您今年都十八有余了,要是再不出嫁,可就是真的要嫁不出去了!那么多提亲的人中,难道您就一个都瞧不上吗?张家的表少爷,虽是个旁系,可是怎么说也是四大世家的公子啊!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嫁衣一叹,放下画笔,无奈的叫道:“香儿?”

“好,好,我不说了,小姐!不过您若是再不洗漱进铺子就真的赶不及开铺了!”香儿吐吐舌头,说道。

嫁衣看看天色,原来已经这般迟了,看来自己是太专注了!她站起身,放下新衣的图样,随口问道:“我爹起了吗?”

“小姐,老爷还没回来呢!”

嫁衣又是一叹,看来爹又去赌钱了。这一次,又不知会闯出什么祸,自从娘亲死后,爹爹就一蹶不振,整日滥赌大醉。她十岁便撑起娘亲留下的小布摊,并用自己设计的衣服让布摊小有名气。十四岁那一年,她买下一间店铺,开了一家名叫‘素衣纺’的成衣店,取名‘素衣纺’一个是因为她的娘亲闺名素衣,另一个便是因为那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那糟糕的色彩感。

‘素衣纺’成立以后,嫁衣的设计更是受到一些闺阁女子的喜爱,而她也成为城中商家理想的儿媳人选。从她十六岁开始,提亲的人便是无数,可是嫁衣都一一拒绝,外人以为她是心高气傲,其实嫁衣心中一直有一个执念,就是找到一个可以爱她、疼她、更要忠于她的男人。

“哎!香儿,咱们进铺子吧!”嫁衣披上外衣,向门口走去。

香儿大叫:“小姐,你不吃饭了?”

“不吃了!”声音传来,人影已经不见,香儿急忙追了出去。“小姐,不坐马车吗?”

嫁衣摇摇头,跨出‘钱府’的大门,走进小巷,“今儿不坐车了,我要去一趟书肆,那里路窄,走着更方便!”香儿跟在她的身后,口中嘟囔着“真把自己当男人使啊。”

嫁衣‘哼’声转头,冷笑说道:“我的耳朵可是很厉害的!”香儿调皮的一笑,可是当嫁衣再次转身,便与小巷另一边走来的一个男子撞个满怀。

“啊!”嫁衣惊呼一声,跌在香儿的身上。对面的男子可就没她那么幸运了,手中捧着的书全部砸在他的身上,男子四仰狼狈的躺在地上。

嫁衣晃过神来,忙去看被自己撞倒的男子,只见那男子痴痴的躺在地上,手中抓着一本薄书,一动不动。“这位公子,您有没有伤到啊?”

男子依旧不动,嫁衣蹲下身子,才发觉男子衣着华丽,面容俊朗,可是左手和额头的却有着惊人的伤疤,好似是烧伤的疤痕。男子痴痴看着书,好似没看见嫁衣一般。嫁衣轻轻推推他,男子依旧不动。

天啊!我不会把他撞傻了吧!嫁衣心里暗想道。

“小姐,不用理他了!咱们快去书肆吧!”香儿在她的身后说道。嫁衣抬头一瞪,香儿捂住嘴,委屈的立在一边。嫁衣见男子还是不理她,便观察起他来。这时他才发觉,也许关键就在书上。她一狠心,一把抽开男子手中的书。

果不其然,男子的眼睛因书被抽走视线终于落到嫁衣的身上,他站起身,嫁衣也跟着起身。他看着嫁衣,眼神专注,眼里一片纯色,好似孩童。反应了好半天才缓慢的开口,“定是我撞到了姑娘,真是对不住啊!是我的不对!是我的不对!是我的不对!……”

男子不断的鞠躬道歉,嫁衣不禁一笑,这个人还真是有意思啊!单纯的眼神令人毫无压力,明明是她转身说香儿没注意将他撞倒,他却一直的道歉,还有刚刚他躺在地上看书,那专注的样子真是让人好奇是在看什么好书!

她拉住那鞠躬的男子,“公子,不用道歉了,真的不用了!”

男子立住身子,慌张的收拾起地上的书本,又一鞠躬跑出巷子。嫁衣惊觉手中还握着她抽走的书,忙喊道:“公子……”可是人影都不见一个,嫁衣又是一笑,还真是个怪人啊!“香儿,咱们走吧!”

“是,小姐!”

进了书肆,老板便迎了出来,“钱姑娘,你来了!你要的书,我都给你准备好了!”老板拿起柜子上的几本花案书递给嫁衣。

“有劳老板了。香儿。”嫁衣接过书,忙叫香儿给钱。

香儿掏出钱袋,书肆的老板忙推辞道:“钱姑娘,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女儿出嫁时候的嫁衣多亏了你巧手设计,让她婆家满意的不得了,这几本书就当做是我的一点谢礼吧!”

嫁衣拿过银子,硬是塞给老板。巧笑道:“老板,我做衣服你又不是没有给钱,真的不用谢我的!你的日子也不容易,都是小本经营,我哪能白拿你的书啊?”

老板又将银子塞回给嫁衣,“钱姑娘,你就别客气了!以后就是你想到我这里看书,恐怕都不行了,生意越来越差,若不是沐家的二少爷和你光顾,恐怕我这小店早就黄了!女儿出嫁了,我和老伴也就没什么牵挂了,我们决定结束书肆,回乡下养老了!”

嫁衣安慰的一笑,不再推辞。“老板,你不是一直希望可以回到家乡吗?这也算是心愿得偿了,您女儿嫁的那么好,你也就不用担心了!”

老板一笑,口中应道:“是啊!”

“对了老板,你刚刚说的沐家二少爷是谁啊?”嫁衣好奇问道,她不知不觉的就想到刚刚的那个怪人。

老板脸露惊讶,“钱姑娘不认识沐家的二少爷?他刚刚离开,你没看见他吗?”

原来那个怪人真是什么沐家的二少爷,“我应该认识他吗?”嫁衣更是好奇,为什么老板会一脸惊讶呢?

“钱姑娘,你真的不知道啊?我想这凤天朝,大概只有你不认识沐家的二少爷了!”老板夸张的表情更是令嫁衣好奇,为什么一定要知道沐家的二少爷呢?难道他真的那么出名吗?嫁衣看看香儿,香儿耸耸肩膀,看来她真的错过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啊!

“钱姑娘,沐家二少爷你不知道,沐家你知道吧?”老板问道。

嫁衣点点头,沐家她自是知道的,凤天朝有四大世家,简家和华家世代为官,而沐家和张家则是以经商为主,沐家做首饰,张家做衣饰各司其职,可谓是皇商。张家来向她提亲也是看中她的独特设计。

“钱姑娘,既然你知道沐家,就一定要知道沐家的二少爷啊!沐家老二,是长房嫡子,名为云水。本该是商家贵子,可是天生书痴,除了看书之外,不理任何事,家中着火他都不理,以至于烧伤了自己,毁了容貌。本与二少爷定了亲的华家二小姐也退了婚,这位少爷虽生在大家,可是至今都二十有二了,还未娶妻,城中但凡有些家世的女子都不愿嫁给他,而沐夫人跟沐老爷的侧夫人赌气,死了心眼的要给他娶房争脸的媳妇,说起来这位少爷也是可怜啊!”

嫁衣直到走出书肆心里还在想着老板说的沐家二少爷沐云水。天生的书痴,还真是引起了她的好奇心,那么清明的眼神,让人忘了也是不易啊!“原来是个呆子。”嫁衣默念道。

“小姐,你说什么?”香儿问道。

嫁衣一愣,心性一向单薄的她怎么会突然对那个呆子有兴趣了呢!她晃晃头,把手中的书丢给香儿,“没什么!进铺子吧!”

“哦!”香儿跟着进了‘素衣纺’。一进‘素衣纺’嫁衣就抛开心中的杂念,全心投入到工作之中。

“小姐,已经傍晚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家了啊?”香儿拉住裁剪衣料的嫁衣。嫁衣抬头看看天色,真的已经很晚了。她放下剪刀,嘱咐工人收拾好衣料,准备收铺。

收好一切,嫁衣便携着香儿回到钱府。可是一进府里,嫁衣便觉气氛不对,佣人们都处在前厅,见她回来,不打招呼,都闪开路让她进入。

走进厅里,几个硕大的红箱子刺痛了嫁衣的眼,香儿惊呼:“这是怎么回事啊?”

云水嫁衣 - 第1章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