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绝色阴阳师1

楔子

夜色里,仿佛空气也随着夜寒冷凝了。呵气成冰,白霜悬浮在半空中。

可,在这盛夏时节,如此景象,未免,诡异离奇得有点过头了吧?而视线的边缘,仿佛还可以看到隐约的暗色光壁。所有的喧嚣,都被这光壁完全地隔挡在外。

这片荒凉的墓地里,却有个人影在缓慢地漂浮前行。暗色的斗篷隐去了他的眉眼,只有模糊的轮廓可以判断这样一个存在。他的行动,寂静到一点正常的声音也隐去了。而他行过之处,杂草也全数枯萎掉了。

他在一个随意堆积的坟墓前停了下来。暗色斗篷下的双眼,幽幽地盯着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坟。森然的目光,仿佛下一刻变可穿透硬冷的土壁,看见里面的骸骨。

不一会,他将干枯细长的手缓缓抬至虚空中,手指微微弯曲,落定在坟墓的方向。渐渐,有黑色的气体从指间源源漫溢而出,缭绕着暗红的沉光,如水一般渗透进了土里。一抹隐约的微笑,在空气里牵扯出冰冷的弧度。

这时,坟墓有了异动。原本密不透风的坚硬黄土,乍然裂开一条缝隙,幽绿的光泄露出来,而黑色的气息骤然大盛,瞬间便包围了人影。而缝隙深处,有呻吟漫出,直逼人耳。沙哑愤怒,而又隐隐兴奋难抑。

“看来,你完成了。很好。”寂寂的虚空里忽然冒出的声音,却只有黑影才可以看得到。虽然再无他人,黑影依旧屈了身子,恭敬地说:“是的,主人。”

“那,回来吧。他来了。”

“是。”须臾间,黑影就若烟雾般悄然散去了。

“呀,来晚了呢。看来下次不能睡过头了。”慵懒清越的声线,将黑暗躯散。细碎的星光,落了进来。

一个白色的身影立在荒凉野景里,微微的银光自他身上散出。环顾四周,却无发现任何异常。只有空气里残留的黑色气息在浮动着。

一抹自信的笑,宛若昙花,盛放午夜。

(一)

春默那时一直不明白,为何自己就鬼使神差地就将苏危定位成了自己行窃的目标。

在一路风尘仆仆从即墨赶往云锦的途中,春默绝望地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将钱袋遗失。于是当到达这繁华似锦的天朝皇城时,她早已快失去知觉。但她不能就此倒下,因为还未,寻到他的踪迹。

在走投无路的绝望逼迫下,她终于放下了羞耻之心,做出了行窃的决定。这样不顾一切,飞蛾扑火一般的决绝,也只有以爱为名的女子,才能如此疯狂。只是这当下的情景,不敢多想一分,只怕会荒凉成一片空洞无望。

这时,一个公子模样的人从容地行在拥挤喧嚣的人群里。白皙如瓷的细腻肌肤。闲散的眼神。白底菱花的锦衫外罩着一层薄云轻纱。纤细婉骨的指间,把玩着“云宝斋”的招牌折扇。他眼光流转,流连于街道两旁琳琅满目的商品。淡然微笑间,竟是脉脉渗流的惑人之魅。

就是他了。电光火石间,思绪百转千折,最终落定这样一个决定。于是,春默假装镇定,若无其事地随着人潮顺流而行,眼睛却专著地盯着那腰间金绣银缝的精制钱袋。一步一步地接近了,春默也越发紧张,手心也渗出细密冰汗,潮湿而冰凉。

错身的刹那,迎面而飘的却是清幽淡香。春默却已无心留意,只是迅疾地将手伸向了那公子腰间垂坠的钱袋。就在以为要得手时,春默却感觉到手腕一紧,便生生停在了距离钱袋不远的半空中。而那公子已停住身,转过来,对着春默。一时间的愣神,旋即如玉般的脸上,牵扯出懒然的笑。

“这位姑娘,你在干吗?”

“少爷,找到紫家的云木檀……”兴奋地赶过来的颜生忽然看见少爷竟抓着一个女子的手,笑意盈盈。他知公子素来不近女色,所以无法明白这演的是哪出,也僵在了原地。

而失手的春默已经是窘迫万分,脸也涨起一片绯红。她完全未料到这看起来柔弱慵懒的翩翩公子,竟如此机警。而慌了神的她,已经不知该如何应对,唯有将头埋得更低。言语更是没了组织,细若蝇蚊的几个字后,便失了声响。

“哎呀,颜生,不过叫你去买个香,竟去了一个时辰之久。莫不又是被那老板娘摄了心魂,最后路也不识得了?”虽只责备话语,却是俏皮里夹杂了狡黠,倒更像是打趣。

“不是,少爷你又不是不知那里的香千金难求,何况她……”小童急忙解释,转念一想却回过神来。“少爷你这演的又是哪出?怎么大街上便和姑娘拉扯起来了?”

“啊呀。若非你迟迟不回,我又怎可遭遇上这小偷。”颜生表情又震惊转为自责,看向春默的眼神更是有了几分恨意。这少爷可是苏府至宝,岂容此等下流之人来冒犯。最后颜生直接拉过春默,往官府的方向走去。春默一个趔趄,竟被他拖出几米远。

而那公子只是笑着看眼前发生的一切,没有言语。而颜生似乎发现什么,又回转过头冲回了公子身边。“少爷你别一副事不关己的清闲模样,差点被偷的人可是你!”

“哎,颜生你还真是爱动怒呢。你看,细纹又多出来几条。”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而颜生竟真的用手摸脸,这才发现又被骗了。

“少爷!”满脸黑线的少年已气急败坏。

而此时,已数个昼夜未进米粒的春默,又经这一番惊吓折腾,只感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倒地不省人事了。

“少爷,这怎么办?这……”

公子不置一词,嘴角却浮起一抹戏谑的淡笑。眼底,却是深不可测的颜色。

(二)

从纷乱的睡梦中醒来,已是暮色四合。浓烈粘稠的日光让春默一阵晕眩。起身,只感觉头重脚轻,一下又跌坐在了床上。而视线渐渐清晰时,才发现自己竟置身一个全然陌生的房间里。

正当春默疑惑之际,房门被谁轻轻推开了。一张秀美而青涩未尽的脸探了进来。视线相撞时,满是惊讶。

“咦,你醒啦。”说话间已经整个身子移了进来。而他手里端着的,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粥,香气四溢。春默强忍着饥饿,咽了下唾沫,视线却没骨气地落死在那粥上。

颜生将一切看在眼里,未免觉得好笑。都饿成这样,难怪会去偷。“你来吃吧,这是少爷吩咐的。说姑娘你久未进食,不宜一次吃太多,所以先喝碗粥铺垫一下。”

春默踉跄着,几乎是夺路冲到了桌前,端起粥便喝。这粥浓稠香甜,味息绕舌,层层渗没。温度也恰好,里面更是细心地加入了几味暖胃药材,可见用心至极。即便狼吞虎咽,春默也感觉到了。

颜生在一旁看得好笑,却又从心底生出一丝惆怅。即便是自己,少爷也不曾这般心细如尘,不免觉得失落。对于这姑娘来历,更是好奇。但终究忍住没多嘴,转念间却有抱怨起来。而一碗热粥下肚后,春默精神也恢复许多,这才有余力大量身处的房间。

房间不大,布局却是别致精巧。老榆木的屏风,镂空花雕图案花样繁复,却只漏入恰好的天光而阻去一切视线。而床,桌椅,皆是花梨木制成,纹理暗沉。而春默竟还闻到,幽幽檀香里月桂淡雅的清香。

一瞬间,眼泪便潸然落下。这,竟是如此熟悉的味道。曾经是他,净手调香,只为她一夜安睡。

“喂喂,我就不过抱怨两下,你也不必哭吧。喂喂,别哭了,等下还得带你去见少爷呢。”颜生哪里见过这等场景,春默的眼泪已令他手足无措。最后只能任由她哭,手掌轻轻拍背,以示安慰。而先前的厌恶,也渐渐软化消无了。

等春默哭够了,颜生便带她中庭见公子。而一路的景象,令春默目瞪口呆。先还是樱花飘零的绯色,旋即又是蝉声轰鸣的绿噪,接着更是如火连烧的枫红,最后就成了晶莹成片的雪白。百步之遥,已是四季一转轮回。

而来到中庭时,又恢复了如常景象,春默也舒了口气。而那公子如今松散地穿了件花色繁密的织锦薄袍,罩住他清瘦的身子。嶙峋的锁骨若隐若现,妖媚异常。如瀑黑发随意散垂,琥珀色的瞳眸里迷离若雾,却又荡漾着涟漪般轻浅的笑。他整个人躺在软塌上,慵懒若猫。

春默在心里倒吸一口凉气,而竟联想到了“红颜祸水”这四个字。厄,不过对方是男的。真是,长成这样,还让不让人活了!却还是必恭必敬地唤了一声“公子”。

“啊啦,是你啊。看来你的气色好多了。那么,我们来谈谈你偷我钱袋的事吧。”依旧是笑意清浅,却绵里藏刀。春默的后脑顿时悬挂了斗大的汗粒。

“啊,那个,我……其实……”只有装疯卖傻语无伦次企图蒙混过关。“其实呢,我也不想为这点小事就把你送去官府,实在费事。不如,你以劳抵罪吧,当我的贴身丫鬟。”

“诶?”而从旁颜生已露出“原来你是这么个打算”的白眼。“那你还是想去过牢狱生活咯。虽然麻烦了点,那就如你所愿。颜生。”

“哎呀,公子好商量嘛。好,我答应你的条件。”

“是吗?那就半年吧。”谁也没看见公子眼里的笑意更甚了。而春默只是一脸颓然,为自己的倒霉默哀。而颜生则赌气似地瞥过头,不看眼前风景,嘴里却机械地念着:“记住,既入苏府,就得遵循这唯一规矩。为了少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还是真怪异的规矩,反正遵不遵,也是本姑娘说了算。虽然心里默念,春默还是用力点头。

“那请问府上到底有多少下人呢?”

“两个,你和我。”颜生别扭地说到。什么?春默脸色立马变了。这偌大府院竟只有自己和颜生两个下人,那自己岂不是要被累死?于是春默已打算连夜潜逃了。“不过你放心,短工倒是多,他们平日里做了事就走。少爷是喜欢清净的。”春默这才放下心来。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春默。”

“哦。那你去吧。明天记得早起同颜生一起过来伺候我盥洗。”春默转身离开,心里却在默默流泪。半年啊,我这造的什么孽啊?哼,等找到时染,再来收拾你。

“春默。”

“在。”春默回转过身,刚好撞见那公子望向自己迷离而探究的眼神。而瞬间,又恢复如常。“你这名字实在不好记,干脆我给你取个新名吧。”公子露出为难神色,而春默在心底祈祷。

“那,就小翠吧。”祈祷轰然碎裂,春默整个人都石化掉了。终于,忍不住爆发:“你就不能取个好听点的名字吗!为什么他就可以叫‘颜生’这么诗意的名字,我就要叫这种恶俗的名字!”

“人家颜生长得就很诗意嘛。”一脸无辜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却是邪恶至极。春默已达极限。

我,到底哪点长得“乡野”了!啊!

(三)

后来才知道,那公子名苏危,乃当朝国师,亦是厉害非常的阴阳师。当听及阴阳师时,春默感觉心里一滞。有什么东西,一闪即没。

日子倒也平常,春默无非也就陪着苏危闲聊闲逛,而往往最后的收场是春默被气到不行只能颜生出面调停。而苏危看着春默的眼里,总有种迷离的深意。

这日方过破晓,苏府大门就被敲得震天响。春默不满地嘟囔着开了门。一个满脸惊惶的妇人站在门外,见门开了便慌不择路地冲了进去。春默未及阻止,就提步跟了进去,一直跟到前厅。

这时,苏危已好整以暇地坐着,颜生立在一旁。

“公子,这位夫人她……”苏危只是挥挥手,示意春默别再说话,而自己对着来者淡然一笑:“不知丞相夫人光临舍下,又何贵干?”

“国师,我家老爷他,我家老爷他不好了!”

“那应请大夫才是,怎跑到我这里来?”

“我家老爷只是昏迷不醒。而大夫却查不出任何异状。”

“哦?那我便随你去看看吧。”苏危沉吟片刻,眼神渐渐凝重。“颜生,小翠,你们一起来。颜生,把一切准备好。”

“是,少爷。”颜生说着已麻利地走进内堂。而春默仍愣在原地,直到苏危连唤三声才回过神来,但依旧是一副脱线的神情:“我,吗?”而此时苏危已与那夫人一起朝大门外走去。许久后春默才疾步跟了上去,心里却不停诅咒:再叫这名字我就把你碎尸万段。

清晨,云锦丞相府。

才刚进门,春默就被一股黑色的煞气给击了出来,跌倒在地。走在前面的苏危跟着转过身来,手指结印,在春默头顶一点,一道清蓝光碧一闪便没了。苏危转身朝里走去,而春默小心翼翼地跟上,试探着,最后发现无碍,才飞速地闪身进门。

而里面的煞气更是浓烈,几乎令视线陷入全盲。而刺激难闻的气味,令春默和颜生都捂着嘴,皱着眉头。而旁边的苏危与丞相夫人却似乎浑然未觉,神色如常地行走着。而他们前去的地方,正是煞气源源不断冒出的一间屋子。

推开门,里面汹涌而出更强烈的黑气。若非颜生在后撑着,只怕春默整个人都要被弹出去。而此时苏危转过身拦住了两人,从颜生手里接过一个雕刻着精致花样的绿色盒子:“你们就在外等着吧。”说完便朝里走去,关上了房门。就在这瞬间,春默看到一个身影,在黑气缭绕中静躺着。

本想问问颜生这是怎么回事,人却不在眼前了。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在前方一晃,就消失了。春默可不想一个人呆在这诡异的地方,于是喊着“颜生”追了过去。然而追了一段时后,却全然失却了对方的踪影。而周围陌生的景致悲哀地提醒她,迷路了。

这个死颜生,没事乱跑什么。春默埋怨着,心下却越发焦急起来,后背更是一阵生寒。忽然,春默感觉全身一滞,气息也突地凌乱。四道细长的黑紫色光线从雾气深处飞来,紧紧地缠绕住春默的四肢。尖锐的疼痛,游窜百骸,令春默挣扎起来。而越挣扎,却束得越紧。而此时,又有一条光线缠绕住春默的颈部,渐渐阻断呼吸。她想呼救,却无法出声,而意识也渐渐模糊。

就在快失去知觉前,颜生的声音却忽然闯了进来。一刹那,所有缠绕的光线消失。一切恢复如常。而春默忽然全身一软,跌了下去。颜生见状连忙上前扶住她。而春默竟一把抱住了颜生,哭了起来。

“诶诶,小翠,你怎么又哭了?”

“不准叫人家小翠,再叫我就杀了你。”颤抖的哭音里依旧是不屈的倔强。这弄得颜生很尴尬,脸涨得通红。手足无措的他,眼神也不知该落向何方。

从丞相府出来,已是午后了。听苏危说,这丞相怕是遭了诅咒。而且这诅咒极强,若非诅主亲解,无法可施。苏危能做的,也只是替丞相暂时延命。春默也第一次看到了这散漫公子如此凝重的神情。而她自己,也在对那恐怖遭遇心有余悸。

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人群里一闪即没。而即便对方化成灰烬,春默也能认得出来。那是时染啊。此次来京,便是为了寻他的。而呆在苏府,竟有些淡忘了。如今瞧见了,那份心绪猛地回潮。

春默挤过密集的人群,朝着方才看见的方向艰难地挤过去。太过专注,甚至连身后颜生焦急地大喊也未听到。很快,人群便将女子瘦小的背影淹没了。本是希望这女子消失最好,如今真在跟前丢了,却又着急起来。

而这边春默一路寻着,竟来到荒郊野外,哪里还有时染身影。而她并不放弃,依旧固执地四处寻着。而当几乎将正个云锦翻过来时,春默才无奈地放弃了。难道,那只是幻觉?随之而来的失落感,涨满心房。

回到苏府时,已是月上中天。而苏危和颜生竟都未睡,坐在前厅里。颜生见春默回来,欢喜地跑过去拉住她的手,问“小翠你去哪里了?可担心死我了。”而春默只是摇摇头,抱歉地看了颜生一眼,便朝里走去。

颜生心觉奇怪,叫她小翠竟没有回嘴,难道真是遇上什么歹事?正欲再问,苏危的声音却打断了他。

“就没有,想说的吗?憋在心里,可是很难受的啊。”这个公子,总能一语中的。而心里紧绷的弦,也骤然松懈下来。

于是,说出了自己与时染的相处。说出了时染仅一封“我去京城了”信后就杳然无踪。说到自己是如何辛苦地赶到这里。说到自己是多么地思念那个人。眼泪,再次蓄满了眼眶。

“其实啊,告诉你哦。我曾经啊,也被一个女人狠狠地抛弃跟着别的男人跑了。我甚至为她与家里断绝,弄得声明狼藉。最后却被抛弃,流离失所。”

“诶,真的吗?”刚才还沉浸在悲伤里的春默忽然好奇起来,将脸凑到了苏危面前,满眼怜悯。

“啊。其实啊,这都是,戏曲里的情节呢,我用来借用下。”

“你!”这该千刀万剐的恶魔,以后鬼才信你的话。春默气结,转身就走。忽然,一个立道令春默一个趔趄,就跌落进了某人怀里,头恰好落到对方肩上。清幽的气息,令人安心。而头顶手掌的轻抚,传递着安慰。而那一句“你这又是何苦?”的话,让春默隐忍已久的泪落了下来,放肆大哭。

平复后,春默起身。而当看见身后的人时,却对上颜生迷糊的脸。

“啊!怎么是你?”

“啊,我。刚才是少爷他……你……我……”

“哎呀,累死人了,肩膀都酸了。我先回去休息啦,你要还想哭的话颜生借你好了。”

“苏危!总有天我要你不得好死,你给我记着!”少女的活力,恢复了。

(四)

是夜。皇宫。云和殿。歌舞升平,繁华似锦。

春默看着眼前的珍馐玉酿,却一点也提不起兴趣,更觉如坐针毡。而苏危则人得体地与人寒暄,周旋得游刃有余。对于眼前的美酒,更是细细品尝,哪点有不喜之意。

本来今日是打算调查丞相之事,却被皇宫里送来的一纸烫金请柬给乱了计划,说是镇国将军回朝,皇上亲自设宴,为他接风洗尘。是皇帝旨意,又有谁敢不从。不过春默名义上来说是苏府下人,所以不必一同前往。而苏危一句“你和颜生都来吧”让春默措手不及。颜生在旁耳语:“少爷不喜欢这种场景,多一个人在身边总是好的。”于是没有办法,春默也只能跟着去了。不过那种重门深似海之地,有种让人有进无出的绝望感。

本以为只是待在一个地方候命,却不料苏危竟携着她和颜生大摇大摆地径自来到了宴会举办的云和殿,而周围的人仿佛习以为常,无人阻拦亦无人多问。而春默却越发紧张起来。这样多的人这样大的场面,她并不能很好的适应。颜生看出她的无措,小声安慰:“没关系,跟着少爷,总是没错的。”一颗心也稍稍安定下来,到后来甚至能保持一种浅淡的微笑。

但终究是忍不住了,向苏危告了假,偷溜了出来。临走前,苏危丢给她一块金牌,说持这牌便可在皇宫里通行无阻,否则寸部难行。于是春默将金牌悬挂腰间,异常醒目。也正如苏危所说,一路走下来,那些侍卫都未上前阻拦。而从皇宫里看向浩瀚星海,竟有种怅然若失之感。那远处隐约传来的丝竹之声,让春默感觉头痛,思绪甚至有一瞬间的空白。

又来了。最近梦里梦外总是在脑海里出现一些残片破羽,想抓却又抓不住,之后总是有深深的失落感随之而来。但当下最紧要的还是寻到时然,这些倒是没有时间多想。而那天闹市上的一瞥,已让春默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幻觉,却让春默陷入深深的无力之中。

时染曾经对自己那么无微不至的照顾,朝夕相伴,甚至愿意为她舍下男子身段学做饭,学针锈,甚至为她净手调香。她对他的依赖,已日积月累,牢不可破。对于他忽然的离去,春默也笃定地认为肯定是对方遇见了棘手之事,于是一路寻来。但转念一想,又会不会是自己太过自私,错把依赖当成爱,并千里追他而来的堂皇理由。这些,是怎么也无法想透彻的。

转过一个角,却忽然听到了从某个地方传来的低低的说话声。

“这次镇国大将军忽然回朝,定有蹊跷。”

“是啊。好好的镇守边关,怎么忽然就回来了?难道会生出什么变故?”

“嘘,这等事岂是我们可以胡乱猜测的,小心掉脑袋。”春默赶紧加疾脚步离开,这宫闱之事,还是不知道为妙。可方才那段话,却让春默隐隐感到不安。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上来。

这皇宫太大,因为想着心事,当再度抬首时,春默又悲哀地发现,迷路了。话说路痴,就是这样的。

于是只能随性地走,希望可以绕回去。哪知道越走越深,最后竟连风景也荒凉起来。春默心中万分焦急,如果宴会结束苏危找到她先行回去那她岂不是惨了,早知道就不出来乱跑了。

忽然,一个庭院里忽然冒出一片淡隐的红光。春默好奇,走了进去。清冷月光下,一树绯樱簇拥盛放,成片入风零落,泛开薄薄一层绒光。而树下,一个银发男子背手而立,琉璃色眼睛虔诚专注地看着一树璀璨若华的樱花,陷入了不知名的思绪之中。春默立在原地,不直该进还是该退。

此时,那男子转过身来,眼里闪过一丝讶异,随即便云淡风轻一笑。这一笑,宛若春水融融,暖进人的心里。

“春默。”对方忽然说出自己的名字。

春默正要上前询问,那男子却忽然手一挥,疾风狂走,迷了人眼。待春默睁开眼时,男子与樱花盛像皆已消失,只有空气里隐约的暗香与残留的绯光,证明这不是一常梦境。而此时,春默只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春默醒过来时,已不知过去了多久。“完了!”春默清醒过来,只怕这时宴会早已结束了。而她发现自己,竟回来了云和殿附近,于是立刻往回跑。忽然,同一个太监撞了个满怀。

“哎哟,哪个这么不开眼啊。呀,原来是春默姑娘啊,瞧你这急急忙忙的样子。”

“公公,宴会是不是已经结束了呀?我家公子人呢?”

“宴会已经结束了,可国师还在宫中,如今正和皇上在御书房谈事呢。姑娘随我来,皇上正要召见你。”

皇上要召见?春默满腹狐疑,皇上怎么会知道她,而且还要召见?本欲再问什么,却又不知从何问起,也就只有跟着这公公走了。不时,就来到了御书房,里面隐隐传来笑声。啧啧,看来这苏危和皇帝关系不错嘛。

“禀皇上,春默姑娘带到。”里面的谈笑声也戛然而止。

“传她进来吧。”春默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同想象中的一样,这御书房果然是气派威严。而正中穿着龙纹锦泡的男子,便是当今皇帝了。春默未想到,皇帝竟是这么年轻,与苏危年龄应是相差无几。

“咳。”苏危忽然咳嗽,春默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低首。

“这没有外人,就不必多礼了,抬起头来吧。”春默不自觉地又将头抬起。这次真正看清了皇上模样。虽然年轻,却散发着凛然威严的霸气。不同于苏危的柔媚之美,眼前的男子自有几分棱角分明的英挺。目光如炬,仿佛一瞬就可将人看得通透。春默再次低头,她有点害怕这样的眼神。

“春默姑娘,朕有一事相求,不知道姑娘可否答应?”

求我?没搞错吧。你是皇帝诶,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我能帮到你什么。不会是日子太无聊,拿我寻开心吧。死苏危,也不出来替我解围。春默心里嘀咕,却仍旧恭敬地站立着。

“我想,让姑娘,做我的妃子。”

“诶?”春默的思维已经完全脱线了。而苏危在一旁,竟然什么也不说。虽然对方好看多金,甚至权倾天下。可是……可是……

“不过,我不会强迫,只看姑娘意愿。”呼。春默这才松了口气。但虽不强迫,只是这皇帝请求,又有谁能拒绝。春默感觉头都要炸了。而苏危在听到这句话后,竟抬眼意味不名地看了皇帝一眼。

(五)

那之后,皇帝倒也还真没为难过春默,但春默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为何要纳自己为妃。不是没有问过苏危,对方也只是“皇上的想法又怎是我这做臣子的可以猜测的到”的烂理由给搪塞过去。

切,如果不是你,皇帝怎么会知道我的存在。不说算了,反正也没有逼我。如果到时候出事我就开溜,倒霉的还不是你。春默心里嘀咕着,也就没再过多追问。其实她自己也感觉到,再问下去,也没有结果。就算问出什么,也不不一定于自己有利。当下最重要的,便是找到时染,然后离开纷扰的是非之地。

而自从宴会之后,云锦也忽然不太平起来。先是诸多重要官员也出现了与丞相一样的症状,而市坊间也开始流传出听到有人半夜听到鬼泣甚至是见到鬼魂游荡的悚然的传闻。就连春默也知道,云锦乃是风水宝地,灵气之源。如果出现类似鬼泣这样的异像,定是风水之行遭到了破坏。

问苏危,他也只是笑笑,不置可否。而如今他,光是为了替那些朝臣延命,就已令他焦头烂额,就连颜生,也是忙得整个人清瘦了一圈。春默看在眼里,不是没有心疼的。同时也不禁为时染感到担心,不知他是否安然无恙。

春默听说檀香加上月桂和丝柏精油可以起到放松精神,消除疲劳的功效。于是这天,她特地前往云锦最有名的“姽婳”买了这几种精油回来。在回来的途中,却被一个家丁模样的人拦住了去路。

“春默姑娘,我家主人想请您去府上一聚,有要事相商。”

“我不去。”春默警觉地看着来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我家主人,将这个交给您,您便明白了。”那人说着将一块通体荧绿剔透的玉佩递到春默手中。春默脸色骤然惨白如纸,怀抱的东西也散落一地。这,是时染的玉佩。

“这,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时染,时染他人呢?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主人只是将这个交给了我,其余的怕只有姑娘去见过主人后,才能知道。马车已备好,姑娘这边请。”男子说着便朝一旁的马车走去。春默也失魂落魄地跟了过去,上了马车。而上车前,男子用黑布蒙住了春默的眼睛,说是以防万一。春默已不能去多想,任由他摆布。现在她满脑子都是时染。

马车一路颠簸,而透进窗格的光线仿佛忽明忽暗。而且春默明显感觉到了温度的波折,从热到冷,再从冷到热。大约半个时辰左右,马车终于停了下来。那人揭去黑布,搀扶着春默下了车。一座府邸,赫然眼前。而奇怪的是,门前居然未挂任何牌子。

“请吧。”那人说着就将春默引领着往里走。不知又经过了多少次曲折,终于来到了一个豁然明亮的大厅里。一个满头银发的青年男子背首立在中央,专注地看着一整块墙壁上的水墨画。

“主人,春默小姐已到。”那人说着就躬身退了出去,而男子也转过身来。是他?竟然是那日在皇宫里看到在樱花树下的男子。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他与时染,又有什么关系?而看到他,自己竟然会想到苏危。同样倾城绝国的丽颜,举手投足间,慵懒而柔媚。弹指间,春默的心里回闪过无数念头。

“春默,你来了。”

“时染,时染他在哪里?”春默已无心跟对方客套,直奔主题。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时染出事了。

“随我来吧。”银发男子说着便朝一角走去。他将手摸索到放置在一旁的柜子的某一格里,轻轻一旋,一道暗门就开了。男子走了进去。春默狐疑着,但也终还是跟了进去。时染,怎么会在这样古怪的地方?春默心中的疑虑越来越多。她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迷宫的中央,什么也看不清了。

这是一条长而狭窄的甬道,暗得伸手不见无指。脚步的回响,空空荡荡,仿佛一不小心,人便会被某处暗藏的东西给吞没。而银发男子走过的地方,都会恰好亮起一盏灯。微弱的灯光恰好照亮大致的方向,却无法照清周围的事物。春默紧跟在后面,心里还是感觉到颤抖的。人处在黑暗深处,总会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走了不知多久,终于来到了一个相对宽敞的石室。而这里的灯光较足,石室被一览无遗。

这个石室很空,只有中央放置着一个巨大的石床,一个人,躺在上面,浑身散发着黑气。脸还有手都仿佛失去了水分,干枯得骇人,甚至有恶臭不断地飘出来。但凭借着那人腰间的流苏,春默还是一眼认出了那是时染,一时间,惊得说不出话来,甚至忘记了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当我见到时染时,他就已经中了诅咒。这种诅咒源自西域,狠毒异常。除非施咒者身死,否则无方可解。”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谁,对时染下这样的毒手?”

“苏危。”

“什么?”这个答案不喾一记惊雷,震得春默失去了所有的思维。怎么,怎么可能是他?

“春默,看来你仍旧被蒙在鼓里。看来时染这一年,仍旧没忍心把真相告知你。他是怕你会接受不了吧。但事到如今,也是迫不得已了。你是否只有这一年的记忆,对于从前,始终模糊不清。”春默机械地点点头,仍旧沉浸在方才的震惊之中。

“恩。其实,曾经你我还有苏危时染曾拜师于晨明门下,修习阴阳术。那时因为我们四人几乎同时进门,平日里待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感情也就比较好。而时染和苏危也在那时展现了非凡的天分,两人在暗地里其实也在竞争着。那时的你,其实就已经喜欢上了时染,而苏危对你,也有着这样的情感,所以他很不满时染,再加上他总是技输一筹,不满就成了恨意。”

“哦,其实你是天朝西面璃国的公主。”银发男子忽然插进这样一句话。“后来,你被你父王急召回去。也就在此时,天朝前来挑选新的阴阳寮的国师后选人。而最有希望的便是苏危和时染。但苏危却在比试的前一晚在时染的水里施下化咒术,令时染一时术力尽失。当然,最后是苏危胜出,进入了阴阳寮。”

“那,后来呢?”

“后来,苏危就当上了国师。与此同时,天朝也发动了对璃国的战争。而苏危为了邀功,竟然使计骗取你的信任,进入皇宫,最后用咒术害死了璃国整个皇宫的人。而他还对你施摄魂咒,企图夺你意识,将你献给当今皇帝。因为只有你,才是打开璃国宝藏的钥匙。若非时染及时赶到,只怕如今你已成傀儡。但你还是受到那术的影响,失了记忆。”

难怪自己只有这一年的记忆。难怪,苏危要强留自己在他身边。难怪,皇帝要纳自己为妃。原来,一切早已是设计好的局。自己,真是傻到极点。

回到苏府时,已是夜深。而苏危和颜生都还未回来。看着熟悉的景物,春默却只觉彻骨寒冷的绝望。自以为开心的日子,竟是这样漫长而深谋的骗局,如此鲜血淋漓。

一切,似乎该有个结束了。

绝色阴阳师相公帮我捉妖 - 第1章:绝色阴阳师1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