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惊魂“幽灵岛”1

这年夏天,以哈里森为队长的“大洋沙漠探险队”鸣炮启航,向南纬60度进发。哈里森曾是一艘远洋船的大副,这次的探险活动就是他最先发起的。

探险船在一望无垠的大西洋上匀速前进,哈里森站在甲板上浮想联翩。虽然他经验丰富,但探险毕竟不是正常出海。更何况这次去的,是一片根本没有航线的海域。为了增加此次探险的刺激性,这条船上没有一部手机或海事电话。人们都说,这些人疯了!

探险船进入预定海域后,突然狂风大作,几十米高的海浪一会儿就把船舱里灌满了水。哈里森一边指挥探险队员往外淘水,一边命令大家都穿上救生衣。风浪来得太突然,探险船几经颠簸后,终于向一边沉了下去。

哈里森用水手绳将大家串在一起,然后喊着号子,一起跳进大海里。

风浪依旧没有减小,探险队员们除了手中绳子,感觉不到任何东西的存在。但大家都不是第一出海,虽然害怕但不慌张,都紧紧抓着救命绳,生怕稍一疏忽就会丧身海底。

不知过了多久,风浪逐渐小了下来。大家漂在水里,都把目光转向哈里森。哈里森知道,大家是在责怪他不带通讯设备。现在,刚出海几天,岸上不会想到这里发生了不测。这样下去,不被饿死,也得被鲨鱼吃掉。

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视线之内出现了一个黑点。“有船!”有人高兴地喊道。哈里森却摇摇头说:“不会是船,这里没有航线,也没听说有第二只船来探险,那可能是一个小岛。”大家奋力游过去一看,果然是一个小岛。大家互相搀扶着爬上岛去,一个个躺在地上,大口地喘气。

“我们不能这样等死。”哈里森的话俨然就是命令。

“大家立即分头行动,看看岛上又什么可吃的东西。”

不一会儿,人们失望地回来了。这个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小岛上,除了石缝里倔强生长的杂草,几乎找不到生物,人们只好饿着肚子过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正在人们绝望地躺在地上唉声叹气时,突然,一个黑乎乎地东西爬上岸来。开始,大家以为是水獭,但仔细一看,却不认识。哈里森示意大家伏在岩石后面,等那个黑东西爬近了,哈里森一跃而起,将一块碗口大的石头,准确地砸在黑家伙的头上。那家伙头摆了几摆,一伸腿,见了阎王。

大家兴奋地围上来,但随即又失望地坐在地上。因为岛上根本没有可以燃烧的东西,也就是说,这个像海獭的黑东西,只能生吃了。

哈里森对各种动物的肉都过敏,别说是生的,就是熟的,他也不会吃上一口。他默默地走开,在岛上又溜了一圈,见实在没有可吃的东西,就空着肚子回来了。

那个可怜的动物已被肢解,有几个人正呲牙咧嘴地撕咬带着黑毛的皮肉。但更多的人却吃不下去,拿起血淋淋的肉又放下。有的没有吃就已呕吐不止。

夜晚很快又来临了。为了节省体力,大家一整天几乎没有动地方。吃了肉的人已呼呼大睡,没吃的饥肠辘辘,翻来覆去睡不着。

突然,伍尔夫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向海边走去。哈里森想,这人素质还行,知道去远处解手。他刚想闭眼,见莱恩也站起来,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又是一个明媚的早上,哈里森抬头看看海面,所希望的救生船依然没有影子。他想说几句给大家鼓鼓气,却发现好像人不够;仔细一数,不见伍尔夫和莱恩。哈里森问大家看没看见他俩,大家都摇头。

转眼到了中午,伍尔夫和莱恩还没有回来。哈里森强撑着站起来,极目远眺,哪有他们的影子。大家赶紧分头去找,结果,连件衣物都没找到。

“这里有幽灵!”有人低声说,“我听我爸爸说过,海上有很多幽灵!”

哈里森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又闭上了。他也在想,如果没有幽灵,两人去了哪里?

“幽灵”立即占领了这些人的大脑,让他们觉得这里恐怖无比。莱斯利说:“如果真有幽灵,那么,我们谁也跑不了!作鬼也要做个撑死鬼!”说着,顺手拿过一块肉,用牙咬住,拼命地晃脑袋,想撕下一块。别的人也许是害怕,都眼睁睁地看着莱斯利将一块肉生吞下去。

这天晚上,哈里森恍惚看见莱斯利又站起来,摇晃着向远处走,心里就是一激灵。赶紧起来追上去,但由于两天多没吃东西,刚站起来就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了。

不知过了多久,哈里森醒了过来。他支撑着身子看身边的伙伴,数来数去,唯独少了莱斯利。

“真的有‘幽灵’!”这个念头一出,把他吓了一跳。他立即叫醒所有人,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讲了一遍。人们脸色突变,睡意全无。

接下来的几天,尽管人们互相关照,还是每天都有人被“幽灵”带走。那些皮肉很快被吃光了,还是没有动物出现。大家都想到了捕鱼,但忙活了一上午连个鱼鳞都没捞到。哈里森说:“这里之所以被称为‘大洋中的沙漠’,就是因为渔业资源奇缺。我看还是别费劲了,就吃这些野草吧。”

一晃十多天过去了。就在岛上的野草也将要吃光时,海水里又爬上一只黑乎乎的东西。它也没能逃脱死亡的厄运,被饿急了的人们生吞活剥了。

当晚,可怕的“幽灵”再次出现,当哈里森在又一天早上睁开眼时,岛上只剩下他一个人。

“我的天!”哈里森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待他醒来时,却发现正在一只船上,旁边围着很多人。一个人见他睁开眼,高兴地说:“终于醒了。太可怕了!昏迷了整整三天。”

哈里森这才知道,他获救了。

“那些人呢?为什么只有你自己?”

“‘幽灵’!他们都被‘幽灵’带走了!”哈里森断断续续地将这些天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你说是‘幽灵’带走了他们,那‘幽灵’为什么不带走你?”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们吃肉触怒了‘幽灵’。”

“你是说,只有你一人没有吃肉?”有人不解地问。

“是的,我从来不吃肉,这一点我的朋友都知道。”

这下,人们终于相信了岛上确实有“幽灵”。

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到一名叫斯迈阿斯特的科学家的耳朵里。斯迈阿斯特详细地询问了事情的经过后,运用尖端的高速离心分析器,从那只动物的残存皮肉细胞里,分离出一种特殊的生化物质,结果发现,这种物质能让人产生强烈的“诱导性幻觉”,让人不自觉地走进美妙的幻觉世界。斯迈阿斯特说:“那些食用了这种肉的人,在食物消化后,食物里的这种致幻物质发生作用,使他们大脑皮层出现美妙的幻觉。就是这种幻觉,将这些人引到大海中,在不知不觉中丧身海底。”

这件事很快见诸报端。人们虽然知道了事情的原因,但更多的人却不相信,他们都说:“那就是一座‘幽灵岛’!不信,你去试试?”

美丽的天堂

亮亮今年九岁,原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孩子,谁知近一段时间,他常说关节疼痛,浑身无力。父母开始都没有在意,以为是孩子上学累的,休息休息就会好了。谁知,一年以后,亮亮突然病倒了。父亲秦浩这才感到事情不妙,赶紧去医院检查,但辗转各大医院,医生却说不出亮亮得的什么病,只说孩子的肾功能已严重衰竭,即使华佗再世,也无回天之术。

这个结果无异于惊天霹雳,差点把秦浩夫妇击倒。回到家,看着只能靠药物维持生命的儿子,秦浩夫妇肝肠寸断、痛不欲生。聪明的亮亮似乎也看出来了,自己可能得了不治之症。但他并不怕死,因为他在一部奇幻小说中看到,好人会上天堂的。亮亮坚信自己是个好人。

这天,亮亮又一次昏迷清醒后问秦浩:“爸爸,都说天堂很美,是不是真的有啊?”秦浩想说没有的事,但话一出口却正好相反。秦浩说:“当然有,并且比世间要美得多。”亮亮不说话了,望着天花板想了很久。亮亮说:“爸爸,我在一个奇幻小说里看到过天堂,但我认为不是真的。天堂应该在海底。”秦浩不知道儿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为了哄儿子高兴,也说:“我的儿子真聪明!天堂就是在海底的。”“那我们能不能去看看呢?我听说那里都安排好了每人的小房子,我想在我还清醒的时候,看看我自己的那间。”

本来,秦浩接着儿子的话说,只是为让儿子高兴,没想到儿子却认了真。这下,秦浩犯了难。他知道,现在再说没有天堂,不仅于事无补,还会伤了孩子的心。他无法面对一个骤然破碎的心。

整整一晚,秦浩都没有睡,看着时昏迷时清醒的儿子心如刀绞。商量了一个通宵,黎明时分,秦浩对妻子说:“这几天,你好好陪着儿子,我安排去天堂的事。”说完,夫妻俩相拥而泣。

第二天,亮亮问妈妈:“爸呢?”秦浩的妻子强作笑脸说:“爸爸去联系车了,过几天我们就去天堂看你的小房子。”亮亮显得特别兴奋,和妈妈讨论起把他喜欢的东西摆在哪里。看着儿子天真的笑脸,秦浩妻子的心好像被一个恶魔拧紧了,滴着血、隐隐作痛。

过了一会儿,亮亮听见有机器的声音,就问妈妈怎么回事,秦浩的妻子告诉他,是楼下王叔叔在装修房子。

这样焦急地等了一星期,亮亮终于盼来了去天堂的日子。那天,秦浩告诉亮亮,因为天堂不让人随便看,他就求那个看门的人,那人最后答应,来的人都要被蒙上眼,到自己的房间才能将蒙眼布解开。亮亮懂事地点点头,让爸爸将一块黑布蒙在自己眼上。

亮亮被爸爸抱着下了楼,上了一辆车,亮亮听见司机问:“去哪?”爸爸说:“天堂。”说完,车子就驶上了高速公路。

一路上,爸爸不时地告诉儿子已到了什么地方,离海边还有多远。一想到自己就要看见梦想中的天堂了,亮亮禁不住笑出声来。

因为亮亮有时昏迷、有时清醒,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听见司机说:“到了。”车子就停了下来。

依然是爸爸抱着他。亮亮能感觉到爸爸在往下走。过了一会儿,亮亮听见开门声。亮亮被放到一张床上,眼上的布慢慢解开。当他的眼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时,他惊呆了,他知道,自己真的是在天堂了,因为天花板上面就是成群的鱼在游来游去。当然,还有海草、大虾,最让他兴奋的是,还有一只小乌龟隔着天花板看他,好像是对他这个新客人的欢迎。

“爸爸,天堂里为什么没有天使?”亮亮问。“有啊。”秦浩说:“等你病好了,能自己走出这个小屋,天使就会给你鲜花。”

“爸爸,我想就住在这里,行吗?”亮亮用乞求的眼光看着爸爸说。

“当然行,因为这就是你的天堂。不过,你要答应,让医生来这里给你看病。”

亮亮点了点头,幸福地笑了。

亮亮的病情在极度恶化,死神在一步步走近。这天,亮亮突然心律失常,出现了呼吸循环系统急性衰竭症状。虽有医生全力抢救,但已无力回天。弥留之际,亮亮拉着爸妈的手,幸福地说:“爸爸不哭,妈妈不哭……我看见天使了,她正捧着鲜花在门口等我……”

无言的泪雨中,亮亮留给在场的人一个最甜蜜的微笑。

这时,一个人推门进来了。秦浩一看,连忙迎上前去,说:“等办完孩子的丧事,就还你钱。”

那人哽咽着说:“我说你为什么把地下室装修的和水晶宫一样,原来是这样……什么也别说了,这是你打的欠条,送给孩子当路费吧……”

说完,那人掏出打火机,把那张写有五万元的欠条点着。

火光中,一张张因感动而抽搐的嘴唇,慢慢吻在孩子永恒地笑脸上。

父亲的雕像

雕塑家任春亭有个怪癖,那就是,从不给活人塑像。用他的话说,给活人雕像不吉利。但刚过春节,他却闭门不出,给自己雕了一尊红木雕像。这尊雕像神态祥和、栩栩如生,见到的人没有不竖大拇指的。

一年后,任春亭病危。他指着自己床头柜上的雕像,说:“如果……有困难了……我是说……大困难,就……把我的雕像放在屋中央,目不转睛……看上……十个小时……”

办完了父亲的丧事,任天就把父亲的雕像端端正正地坐在客厅中央,目不转睛地看着父亲的雕像,希望能有奇迹出现。父亲死前他刚借了赌债,正愁没法还。

只有不到十分钟,任天就觉得坐不住了。他站起来,揉揉发麻的双腿,一脚把父亲的雕像踢翻了。雕像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好像还传出物体碰撞的声音。

任天好奇地走过去,捧起雕像翻来覆去地看,他这才看清,在雕像右耳后面有一个小铁环,任天用手一拉,竟是一个小门。任天乐了,看来,父亲知道自己会做难,一定在里面放上了值钱的东西。

小洞只能容进一只手。任天把手伸进去,果真摸到了几个小物件。他一件件掏出来,竟发现是三个小雕像,上面还写着各自的名字。其实,即使不写名字任天也认得,这三个人是父亲的三个好朋友:王杨、李立和孙东省。任天拿着三个小人发了好一会呆,才猛然醒悟,父亲这是提醒自己有困难找他的好朋友啊。

任天大喜,他先来到王杨家,递上那个小人。王杨是一个老板,资产上千万,如果他答应帮自己,自己可就掉福窝里了。但是,王杨见了那个雕像,并没有给他钱,任天正纳闷,王杨说话了:“你父亲真是个实在人,他生前借我两万元钱,你是来还钱的吧?”任天一愣说:“王叔叔,我父亲借你钱?这点我可真的不知道!”王杨没有理他,打了个电话叫进一个虎背熊腰的年轻人,说:“我看你是想赖账啊!大憨啊,从今天起这个人就交给你了,你就不用干活了,让他干你们两个人的活,直到他挣够这两万元。记住,你要让他跑了,我找你算帐。”任天正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大憨过来,像抓小鸡似的拎起任天就走。任天大声喊道:“王叔叔,钱我会还的,你放我走把,我回家给你拿钱……”但任凭他喊破喉咙,王杨理都不理。

大憨把任天拎到一个仓库,往地上一放说:“小子老实点,你要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任天看看黑铁塔似的大憨,只好强作笑脸说:“是,我听话。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大憨转身找了一根麻绳,一头拴在任天手腕上,一头拴在自己腰上,然后一指停在仓库门口的一辆汽车说:“去,把车上的东西都搬到仓库里。”任天咧咧嘴,心说这是人干的活吗?但他看到大憨骇人地眼神,不敢怠慢,慢腾腾走到车跟前,将一个大箱子扛起来,按大憨的意思放在仓库里。

一车货卸完,任天累得躺在仓库地上,浑身散了架一般。

王杨走了过来,从身上掏出一张纸,用笔在上面划了一下说:“你今天卸货工资应得一百元,我记在账上了,你还欠我一万九千九百元。”说完,扭头走了。任天躺在地上,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要知道来这里干活还账,还不如在外面要饭吃呢。但他知道,想跑也不容易。尤其是这个大憨,看上去少三个心眼,如果惹急了他真敲断自己一根腿,还不是自己活受罪?唉,认命吧!就这样,任天在王杨的仓库里当了半年多的搬运工,王杨才当着他的面把那张账单撕了,又给了他几百元钱的零花钱,放他回家了。

回到家,任天洗了一个痛快澡,正想狠狠地睡他三天三夜,听到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来人竟是李立,手里还拿着三千块钱,说是来还钱的。

送走李立,任天高兴地把钱数了又数。忽然,他想起了还有一个小雕像,来到父亲的卧室,翻箱倒柜寻找关于孙东星的信息。功夫不负有心人,任天终于在父亲的一个硬皮本子里找到了孙东星的地址,但没有联系电话,只有一个云南大理的地址。他决定到云南看看。

一星期后,任天背着简单的行囊出现在孙东星在大理的茶庄门前。

孙东星见到故友的孩子到来,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亲热,说:“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活,你要干就当工人吧。”

就这样,任天在孙东星的工厂里干活,从前那个懒惰的任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不怕脏不怕累的任天。不仅这样,任天跟着师傅学习制茶的各种工艺,成了公司的技术员,对从收茶叶到销售的各个流程了如指掌。

这天是传统节日中秋节,孙东星捎话来让他过去一起过节。任天买了两瓶好酒来到孙东星家,见孙东星一家围在园中一个石桌旁正等着他。见他来了,孙东星很高兴,让他坐在自己身边,宣布中秋宴开始。任天指着一个空位说:“叔叔,这里还有客人未到吧?”孙东星说:“早就到了,那是你爸爸的位。”任天吃了一惊,但更多的还是感动。想不到开始冷若冰霜的孙东星,还能想着故去的老友。

任天想,自己的猜想没有错,看来今晚谜底就要揭晓了。

果然,孙东星回到座位上,伸手从旁边拿过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开,点击了一个视频文件夹,显示屏上立即出现了任春亭。任天放下手里的酒杯,愣愣地看着。几秒钟后,任春亭说话了:

“三位兄弟,虽然我给小天留下了不少钱,但我不知道他会怎样生活,思量再三,我还是决定把这些钱分成两份,一份在我临终前交给他,另一份就作为股份放在孙老弟的茶庄里。如果我百年以后小天正经过日子我就放心了,如果他依然迷恋赌博,就按我们商量好的方法教育他。如果他执迷不悟,放在茶庄里的这一部分就不用给他了。我先谢谢三位兄弟了。”

“什么,我父亲在茶庄里有股份?”任天不解地问。

孙东星点点头:“现在看来,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你已经不是让你父亲担心的任天了,所以,我决定从今天起告诉你这件事。也就是说,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你就不是茶庄的一名普通技术员了,而是副总经理。”

“这,恐怕不行吧?”任天急地连忙摆手,“若不是孙叔叔留下我,我现在不知在哪里讨饭呢。”

孙东星又摆弄了几下,打开QQ视频,王杨出现在显示屏上。

“小子,行啊,还记恨叔叔吧?”说着,王杨拿起一个存折让任天看,“看到没有,这是你半年当装卸工的工资,我都给你存上了,什么时候回来就交给你。对了,小子,回来的时候别忘了给我带两瓶好酒啊!”

任天泪流满面地说:“忘不了。王叔叔,如果不是在你那里半年的锻炼,我根本不能承受茶庄里的活。现在好了……”

任天举起酒杯,和远在千里之外的王杨干了一杯。

这时,王杨一闪,李立出现了。他假装生气地说:“好小子,谢了这个谢那个,把我给忘了?若不是我给你送去三千元钱,你能顺利到大理吗?”任天赶紧说:“叔叔这次错怪我了,我正想问您呢。来,这杯酒是我敬您的。”

关上电脑,孙东星详细叙述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任春亭一辈子共存下八十多万元,都放在茶庄里。他知道任天好赌,多少钱到他手里也会烟消云散。所以,好几年前就把这件事安排好了,在他的雕像里放上三个好朋友的雕像。他知道儿子的脾气,别说让他目不转睛看雕像十个小时,就是三两个小时他也不会坚持下来的。只要任天生气踢翻或砸烂雕像,里面的小雕像就会被发现,好奇心就会驱使着任天去见最有钱的王杨,这样,一场“亡父教子”的大戏就算拉开帷幕了。他们商量好了,只要大戏开幕,就由不得任天了,一定要让他按照事先定好的路线走。现在看来,任春亭的眼光是独到的,如果不是这样,几个叔叔就不会看着大哥的儿子没钱花。但如果都给他钱,反而更害了他,让他在赌博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临散席时,孙东星掏出一把钥匙递给任天说:“从这个门往右拐伊景花园小区8幢2单元304是你的家,从今天起你就可以回家了。”

任天因为喝了酒,晕晕乎乎地来到叔叔说的地方,伸进钥匙,门真开了。他试探着走进去,发现这是一个一百多平米的三居室房子,装修的典雅大方。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屋里也摆着一个雕像,走近一看,竟是自己的头像。

临时父母

王芳不久前刚和丈夫离婚,但她是个要强的女子,认为什么事不靠别人也能办成。但这次,王芳却有点为难。儿子学校要举行一次活动,老师要求爸爸妈妈全到。儿子亮亮小小年纪,虚荣心却很强,在外人面前,从不承认爸爸妈妈离婚了。没办法,王芳只好来到一家“家政事务所”,给亮亮聘一个“临时爸爸”。

这天早上,王方刚起床,就听见门铃响。她知道,应聘的人到了。王芳赶紧理理头发,开了门。但她愣住了,来人竟是王芳报名的那个“家政事务所”的经理欧阳忠。

欧阳忠见王芳愣在门口,打趣道:“怎么?不满意?”王芳连忙说:“不是,有点突然。来,欧阳经理,屋里坐。”

这时,亮亮也起床了。听见动静,到客厅一看,知道妈妈给他聘的“爸爸”到了。

欧阳忠走过来,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个布娃娃,笑着说:“你是亮亮吧?听你妈说,你是一个很乖的好孩子。”亮亮歪着头调皮地说:“那当然,不仅乖,还很聪明。”说的屋里的人全笑了。

三人吃过早饭,然后说说笑笑地来到学校,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幸福的一家三口呢。王芳边走边用眼角瞅欧阳忠,她想不明白,这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男士,为什么会自己来应聘。

学校的操场上已有很多人,都是来参加比赛的。一个小朋友跑过来,问亮亮:“这是你爸爸?”亮亮很认真的点点头,反问道:“怎嘛,不像吗?”那个小朋友说:“不是,我是说,长得还挺帅的!”“那当然!”亮亮得意地晃着脑袋。

比赛开始了,抽签结果亮亮竟是第一个。按照规定,王芳的左腿和欧阳忠的右腿绑在一起,由亮亮牵着绳子在前边领着走。刚开始时,王芳觉得很别扭,虽然为了孩子,她已经搬离了原来的地方,但她还是怕遇见熟人。再说,和欧阳忠只是一面之交,就这样“肌肤相亲”,难免有点尴尬。所以,她的步子始终不能和欧阳忠保持一致。亮亮急了,大声说:“你们离那么远干什么?靠近点嘛!”欧阳忠笑着说:“对呀,我们只有靠近了,才能步调一致啊!”说着,欧阳忠竟伸出胳膊,一下把王芳楼在怀里。王芳的脸“腾”地红了。但她又不能反抗,只得和着欧阳忠的口号迈出一步、又一步……

王芳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到终点的,直到亮亮解开了他们腿上的绳子,她才醒悟过来,赶紧从欧阳忠怀里挣脱出来。幸好,第二组家庭已经跌跌撞撞地走起来,没人注意他们。

“谢谢你。”王芳真诚地说,“若不是你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钞票,偷偷递到欧阳忠的面前。这时,正好一个人从他们面前走过,欧阳忠忙说:“买雪糕啊,我这里有零钱。”说着,走到不远处的小卖部,买了三块冰激凌。

回去的路上,欧阳忠执意不接王芳递过的钱。欧阳忠说:“我今天来,不是为钱……”王芳有点生气地说:“请你自重!我虽然孤儿寡母的不容易,但也不会做一些肮脏的事!你还是死了这份心!”说完,王芳将钞票往欧阳忠脸上一摔,扭头就走。

“你误会了!”欧阳忠连忙拉住王芳的胳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原来,欧阳忠之所以来应聘又不要钱,是想请王芳也帮他的忙。眼看就要“三八”妇女节了,儿子的学校要举办一次“我给妈妈洗脚”的主题班会,要求每个孩子当场给妈妈洗脚,以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但欧阳忠也离婚一年多了,孩子的妈妈在孩子很小时就跟一个大款去了国外,欧阳忠骗孩子说妈妈出差了,但欧阳忠的儿子很倔,说那天妈妈不去,他在同学面前无颜面,他不想上学了。欧阳忠正急地不知怎么办,王芳去他那儿招聘“爸爸”,欧阳忠就想到和王芳“工换工”,来解决这件棘手的事。

听完欧阳忠的叙述,王芳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错怪你了。”欧阳忠说:“没事,只是要麻烦你明天到机场等我们。”

“为什么要到机场呢?”王芳不解地问。

“你忘了,你明天刚从国外出差回来。”

说完,两个人会心地笑了。

最高境界

老王嗜酒如命。老王常常对劝他戒酒的家人或朋友说同一句话。老王说,许大将军说了,没有酒,宁可死。

老王说的许大将军,就是开国大将许世友。

老王有一段津津乐道的经历:当过许世友将军的警卫员。每当提起此事,老王不讲许世友如何在阵前杀敌,而是许世友嗜酒的故事。老王说,那时,部队有纪律,无论官兵,谁也不许喝酒;而唯独许世友是个例外。有人不服,找到首长说理,你们知道首长怎么说的?首长说了,许世友一顿能喝二斤白酒,你行吗?

老王讲这段故事时,常常是他举杯欲饮,而家人不让的时候。这时的老王边讲故事,边“吱喽”喝上一口,很美地咂咂嘴,好像他就是许大将军了。

转眼到了老王的生日,儿子带着儿媳、女儿领着女婿都来给他拜寿;当然,孙子、外孙也都跟来了,一时间,小屋里笑语喧哗。

老王高兴地拿出一瓶茅台,说,今天是不醉不休。老伴说,老毛病又犯了不是,医生说你这段时间肝脏不好,让你少喝酒,怎么又醉啊醉的。老王说,这你就不懂了。我虽然好喝,但还没有喝到最高境界。什么时候喝到最高境界,我就戒酒。女儿笑了,说,爸,喝酒还有境界,还分高低?老王说,那当然,如果喝到最高境界,那酒都没有辣味了,像甘露一般。甘露你们懂不懂,就像我们喝的矿泉水;当然,还要比矿泉水有滋味。女儿说,怕是喝得不省人事,才有那种感觉吧?老王说,绝对不会,喝成烂泥还叫境界?比如我吧,到那时,绝对还能拉一段《二泉映月》。

说着,老王就要倒酒,儿子赶紧起身接过酒瓶说,爸,今天是您老的生日,我们当晚辈的要陪您多喝几杯。来,我给您满上。说着,儿子给老王倒了满满一杯酒,然后将酒瓶放到自己这边。

老王本来好喝酒,今天又高兴,和儿子、女婿碰了几个,一瓶酒就见了底。老伴说,行了,一斤酒三个人喝正好,我去端饭。老王不高兴了。老王说,端什么饭,你没吃过饭?去,再给我拿瓶酒来!女儿见父亲生气了,忙说,妈,今天爸爸高兴,就让他多喝几杯吧。又转身对老王说,爸,这一瓶拿来不能喝净,我们要留“福根”。老王说,什么“福根”不“福根”的,以后再留吧。我今天有预感,一定能喝到最高境界。

一家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劝老王。

虽然儿子和女婿不再和老王频频举杯,但老王却喝到兴头上了,不一会儿,这瓶酒又要干了。儿子说,爸,我看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接着全家人都劝。老王说,我有数,醉不了。来来,满上。

这时,外甥女惠惠拿着酒瓶来到外公身边,笑着说,外公,我给您满一个,准能让你到最高境界。老王也笑了,说,还是我外甥女懂事,来,给外公满上。

老王将酒杯送到嘴边,喝了一小口,忽然皱了皱眉头。惠惠问,外公,喝到最高境界了吗?老王顿了顿,将酒杯放下,摸了摸惠惠的头,说,真的到了最高境界了。来,把我的二胡拿来。

一曲悠扬地《二泉映月》后,老王宣布从此戒酒。

女儿感到奇怪,待老王去洗手间,拿过酒瓶尝了尝,方知酒瓶里装的是矿泉水。惠惠得意地俯在姥姥耳边,耳语了几句,姥姥高兴地笑了。

晚上睡觉时,老伴笑着问老王,喝到最高境界了?老王说,屁!酒水我还分不清?我是不愿伤孩子的心。

通向幸福的彩虹道

平安夜,周军的前妻月心从韩国打来电话,没有几句话,周军就把电话撂下了。离婚两年多,周军一个人带着儿子,靠着微薄的薪水艰难度日。月心在韩国的买卖很大,她也曾寄钱给周军,但都被周军退回去了。

一天晚饭后,周军把儿子哄睡,打开电脑,想写点东西。但他眼瞪着显示屏,脑子里却一片空白。他想到了自己的家事。其实,他之所以和月心离婚,只是为了保全那一点点男人的虚荣心。从他很小时,爷爷就教育他,男人在家里就是皇帝,女人必须无条件地服从自己的男人。奶奶是这样,母亲也是这样,但到了自己结婚后他才发现,月心不愿意这样。刚结婚时,月心的单位不好,工资少得可怜,但她却不服输,在家里总要和周军争个高低。就这样,两人越吵越厉害,最后终于协议离婚了。离婚后,月心辞职去做买卖了,几年后竟然买卖越做越大,做到了韩国。

手机发出了来短消息的声音。周军拿过手机,见是月心发来的。月心说,她听说家乡下大雪了,她想要一张儿子在雪地里嬉闹的照片。周军想,月心在发这条短信时,会不会是流着泪发的?想着想着,周军的鼻子突然也酸酸的。

很快过了春节。这天周军下班回家,见门门站着一个穿着时髦的女人,虽然是个背影,但周军还是一眼就看出了是谁。月心也听到了声音,回过头来,不自然地笑了笑,说,下班了?周军点点头,放好车子,打开门,将月心让到屋里。

屋里的摆设还和原来差不多,月心没有坐下,而是脱掉大衣,把沙发上的脏衣服收拾到一起,抱到外面洗起来。周军想阻止,但终没有说出口。

半个小时后,月心把衣服洗完了,回到屋里时,桌上已经摆好了热气腾腾的饭菜。周军示意月心坐下一起吃,月心也没退让,一声不响地坐下来,抬手接过周军递过来的筷子。

周军,我们重新开始吧。月心突然说。

周军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吃饭,他想,幸亏儿子去他爷爷家了,不然,母子见面,不知道会演哪出戏。

吃完饭,两个人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天,月心临走时对周军说,她想在4月份带儿子去韩国玩段时间。周军依然没说话,因为他知道,他们离婚时已经在合同上注明了,月心有权提出和儿子住一段时间。

很快到了4月,月心回国来领儿子了。三个人来到机场,月心正要说道别的话,只见周军扬了扬手中的护照和机票说:我也想去韩国旅游。不过请放心,到韩国后我们各玩各的,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月心刚想说话,儿子开口了:妈,你看爸多幽默,愿意跟我们去,又不说。月心连忙说:你这是啥话,出国旅游一家人不在一起算什么事?你说呢,儿子?月心说话时,把“一家人”三个字说得很重,周军突然觉得心里的某个部位飞快地疼了一下。因为儿子小,离婚两年多了,他们没有告诉儿子这件事,只说月心去很远的地方上班了。现在,儿子一手拉着爸爸,一手拉着妈妈,幸福的不得了。

因为是难得的相聚,月心推掉了所有的应酬,带着周军和儿子逛遍了大半个韩国。这天,他们开车来到海边,又乘船登上一个海岛,见岛上的人都打扮得像过节一样。儿子问这些人在干啥,月心说,他们在举办纪念桑妈妈的灵登庆祝活动。

桑妈妈是谁?儿子不解地问。

月心说,这个岛叫珍岛,古时候有许多老虎出没,很多人被迫搬迁到对面的茅岛上。但桑妈妈因为没有船只,只好留在岛上。这天,桑妈妈跟海里的龙王祷告,希望龙王让自己也能到茅岛去,二月的最后一天,龙王托梦给桑妈妈说,明天海上将架起一道彩虹,让桑妈妈踏着彩虹过海。第二天,桑妈妈又到海边祷告,海面突然一分为二,空地上出现了椭圆的彩虹道,桑妈妈于是就踩着这条彩虹道过了海。

儿子听得很认真,问,是不是像孙悟空一样,用金箍棒一划,海水就分开了?

月心笑着夸儿子聪明,接着告诉儿子,她也可以让海水分开。

站在一旁好久没说话的周军忍不住了,低声说,不要给孩子空许愿,到时你做不到,看面子往那搁。

月心好像没有听到,看了一眼喜气洋洋的人群,然后让儿子自己去玩会。儿子跑着去捡贝壳了,月心说,求你了,为了儿子,我们重新来过吧。周军看了一眼儿子,叹了口气,但还是没有说话。月心又说,离婚后她才静下心来,发现自己当初的决定多么草率,家庭是爱的延续啊,但却让自己的倔强给毁了。

说完这些话,月心看着周军,希望他能表个态。周军转脸看着远方的海面,依然默不作声。

过了一会,周军说,我们国家有句古话叫破镜重圆,其实,打碎的镜子即使重新粘合,也还是会有疤痕的。就像这海水,除了神话传说中能分能合,现实中谁又能轻而易举地做到?月心把儿子叫过来,说,你们站在这里别动,我坐船去对面的茅岛,然后祈求龙王也赐给我美丽的彩虹道,让我们一家在彩虹道上重新开始。如果龙王不肯赐彩虹道,那么,我们的缘分真的尽了,以后我不会再提复婚的事。

说完,月心义无反顾地登上了去茅岛的小船。

看着月心的背影,周军怅然地坐在海边,苦笑着摇头。看来,月心真地想重新开始,不然,不会神经兮兮地想祈祷龙王赐什么彩虹道。想想离婚几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周军也有了复婚的念头,他想好了,不管什么彩虹道了,等月心回来就答应她。

他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月心,但月心却关机了,周军只好焦急地等着月心回来。

爸爸快看,海水分开了!

周军正低着头想事情,突然听到儿子的呼喊。顺着儿子的手指,周军看到了一幅惊人的画面,只见珍岛到茅岛之间的海水,正逐渐向两边分开,露出了宽约40米的S型海底陆路通道。海边的人流则呼喊着涌向那条通道,有的还提着小篮子,在低头捡拾新鲜的海货。

周军开始以为是幻觉,他揉揉眼睛再看时,依然如故。他高兴地拉起儿子,大声说,走,我们去接你妈妈去。

走在柔软的通道里,周军的心仆仆直跳。看着两旁碧波荡漾、清澈通明的海水,周军恍若进入了仙境。不远处,月心高兴地跑过来,尖叫着扑进周军的怀里……

晚上,周军和月心相拥着躺在床上,一起回味着刚才恍如梦境的一幕。

这时,儿子敲门进来了,噘着小嘴说,妈妈骗人,刚才我在网上查了,海水分开根本不是你祈祷的,而是自然现象。是由于月球的引力作用才发生的。每年农历三月一日的六点,这里的海水都会分开。

月心洋溢的笑脸凝固了,她不好意思地看着周军。他以为周军一定会生气的,没想到周军只是愣了一下,就笑了笑对儿子说,我们不管是什么原因,但我敢肯定,你妈妈当时真地祈祷了。有这一点就够了。

看着周军真诚的笑脸,月心的心醉了。

让孩子笑着跟我走

地震发生后,民政局暂时收留的孩子,大部分都被父母或亲人领回家了,但还是有一些孩子没人认领。尤其是一些刚会说话的孩子,他们根本无法说清自己的家在哪里。

李雨玲看到这个新闻后,动身前往四川,她要领养一个孤儿。

因为李雨玲符合收养孩子的条件,当地的民政局很快就办好了所有的手续。手续办完后,李雨玲被工作人员领到一间屋里,指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就是他。”小男孩正在玩积木,头都没抬。

“孩子,我们回家了,妈妈来接你了。”工作人员把小男孩抱起来,递到李雨玲的怀里。但小男孩看了一眼李雨玲,“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你不是我妈妈,你是狼外婆,要吃掉我!”哭着,小男孩挣扎着,就是不让李雨玲抱走。

听着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李雨玲和工作人员都鼻子发酸,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工作人员只好把孩子又接了过来,哄了很大一会,小男孩才止住哭声,但他还是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看着李雨玲。李雨玲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玩具,但小男孩的眼睛只是亮了一下,就低下头去玩他的积木,还时不时地用眼角瞥一眼李雨玲。

工作人员把李雨玲叫到一边,说:“开始孩子认生,免不了哭几天,要不,一会孩子玩累了睡着后,你就抱他走。”李雨玲摇摇头说:“可能是这些日子看新闻看的,我一听见孩子的哭声就有心碎的感觉。我不能让孩子哭着跟我走,我要让她笑着跟我走。”

以后的几天,李雨玲买了很多好吃的好玩的,试图拉近和孩子的距离,但收效甚微。她买的玩具小男孩也玩,但就是不让她抱。

惊魂幽灵岛 - 第一章 惊魂“幽灵岛”1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