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有鬼候人

校园鬼谣

马锐吃完午饭,本想早早回宿舍先睡一个午觉,但眼睛刚刚闭起,就被下铺的一阵窃窃私语吵的不行,马锐克制着自己不要去听,但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想去听到底在说些什么,这么神秘。

下铺的两个人是马锐的舍友也是死党,张政和李出。马锐虽然和他们两个是好朋友,但一直很不屑他们的所作所为,认为他们身上有一样很大的缺点,也是马锐这个大男子汉所万万不可容忍的。那就是--胆小!

马锐重重侧个身,心中早没了午休的念头,反而是好奇想听明白两人究竟在讲些什么。

“你听三班邢光讲过没有,他吃饭时有在讲啊,我也偷偷的听到了。”张政微微摇头,眼中掠过一丝惊慌。

“我怎么没听到,你忘了,我就坐在你旁边。”李出接口道,“他说昨天晚上听见涮洗间有奇怪的声音,对不对?”

张政睁大眼睛点点头,肯定道:“对,而且是三点零三分啊,和传说中的那个鬼谣一模一样!”

“‘月掩面,星闭目,三有三,鬼候人。’这首鬼谣莫非是真的吗?”张政喃喃的念着,眼睛望着寝室门口方向,一阵过堂风吹过,将寝室门吹出沉闷压抑的声响。

“鬼啊!”就在张政和李出两个人说的犹如身临其境的时候,上铺突然飞下一个人头,大叫一声,把两人吓的跳了起来,却又都撞上了头顶的床板,不由捂住脑袋看半空中飞下的脑袋,正是上铺的马锐。

马锐望着两人窘相正在“哈哈”大笑,张政揉着额头叫道:“你干什么啊,这么把头伸下来,吓人一大跳。”

李出在一旁随声附和的抗议。

“谁叫你们两个这么胆小,和咱们班的女生有什么区别,竟也说些个什么鬼啊,怪啊的,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些东西!”马锐一面不屑的笑着,一面摇头道。

“你怎么知道没有,没见过并不代表不存在。”张政反驳道。寝室中已经陆续有其他舍友吃完饭回来,听着三个人吵的热闹,也都凑了过来,打听明白原由后,也纷纷发表见解,有表示相信的,也有完全否定的,自然也有两者之间的半信半疑的人。

宋刚鼓着刚吃完的肚子,一屁股坐在床上,煞有其事道:“关于这个,我还有你们不知道的内幕消息。”

“什么内幕消息?”其他人追问道,马锐也是好奇道:“宋刚,少卖关子了,快点说。”

宋刚也坏笑一下,往床上一躺,道:“你们应该也听说过这幢男生宿舍以前是给女生住的,但住没一年,却又换成了男生宿舍,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张政来了兴趣,问道。

宋刚突然支起身,肥大的身躯将床压成一个微妙的弧形,如同宋刚此刻微微闭起的眼神:“因为啊,有一个十分严重的原因!”宋刚表情做到十足,也吊够了所有人的好奇,马锐几乎快要从上铺掉下来了,将自己身子贴在宋刚面前,急道:“究竟是什么,快说。”

“因为所有的女生在这幢楼里都不敢在晚上的时候……上厕所!”宋刚将话说完,几乎所有人都晕倒了,几个人扑了上来将宋刚压在身下,一顿蹂躏。宋刚在下面叫饶道:“我说的是真的啊,真的没人敢夜里上厕所,因为她们中很多人都有听到过奇怪的声音。”

宋刚把没说完的说了出来,身上的几个人都停止了动作,面面相望,目光中都有了疑惑,马锐和所有303舍友都是今年刚来的一年级,对所在的庆阳高中也只是稍微有过了解,此刻听到宋刚这么说,自然心里有些起疑。

张政道:“我也奇怪为什么会变成了男生宿舍,但一直不知道原因,难道真的因为这个?”

李出神情古怪望着门外,突然道:“我们宿舍可是离着涮洗间最近的,会不会也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一时间寝室气氛竟是莫名其妙的冷了下来,如同瞬间跌入了一个巨大冰窖一样。就连胆子最大的马锐都觉得自己胳膊上竟开始泛起了一粒粒小红疙瘩,马锐心中也不由有些起疑:“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砰!”的一声大响,众人又是吓了一跳,原来是马锐从床上跳了下来,面容带几分戏谑道:“我说你们不会是真的相信了那些荒诞不堪的事情吧?什么三有三,什么鬼候人,我还就不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是鬼等候人吗,好,今天晚上三点零三分,我就要会会这些鬼!”

众人一阵唏嘘,宋刚上来拍着马锐肩膀道:“好样的,果然不愧是我们303的舍长,有胆识!”马锐坏笑道:“你说有胆识,对不对?”

宋刚笑着点头。马锐勾过宋刚肩膀,声音变的如鬼一样细长,道:“既然你说有胆识,那么今天晚上你就和我一起去吧。”

宋刚忙着挣脱出来,摇着大脑袋道:“这怎么行,不行,不行,这次是你扬名立万,在庆阳打响名头的第一炮,我怎么能坏了你的好事!绝对不行,一定要你一个人去!”

众人大笑。张政看看表,已经到了下午第一节课时间,招呼大家一起去上课了。马锐是舍长,每次走在最后,锁好宿舍门,马锐目光竟是不由自主的望向一旁安静异常的涮洗间,感觉心中竟是突突的跳了几下,马锐面色有点难看,小声喃喃道:“难道我害怕了?”

三点零三,有鬼侯人

接下来一天的课程,马锐都在一片浑浑噩噩中度过,马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平时最讨厌这些鬼怪传说,也自以为胆子够大,怎么真要面对时竟是魂不守舍了?马锐甚至有些后悔,也许自己不应该说的太满,最起码不应该答应要自己一个人去!有个伴陪着,自己底气也应该足些。

马锐一天都在想这些,时间也似很不给面子似的过的飞快。转眼就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了,庆阳高中是封闭式管理,所以学生是不准回家的,不过也有好处,俗话不也说,人多了在一起吃饭,会很热闹!当然,有一人恐怕是热闹不起来了。

马锐用筷子拨着白饭上的菜,却一口都不想吃。身旁宋刚也瞧见了马锐一天都心不在焉的,关心问道:“喂,你是不是还在想那鬼的事情?”

马锐听到,身体不由一陡,筷子竟也从手中掉落,马锐捡了起来,苦笑道:“没有,我怎么会想那些,根本就是假的。”

宋刚望着马锐脸色,道:“如果你不想去,我们也不会勉强你。正如你说的,根本就是假的,去了也白去!”

马锐点头,本想答应,却转念一想,若是自己这样退缩了,他们面上可能不说,心里还不定怎么想我呢?那自己从此就真的变的和他们一样了。马锐想着,摇摇头,猛吞几口饭菜,道:“快吃吧,今晚就看我的!”

时间似水的流过,马锐看看床头的表,已经是12点多了,咽下一口吐沫,马锐将头探出去,仔细听了听,其他人的呼吸声都不均匀,显然也都没睡着。马锐想说些什么,比如自己一定会凯旋而归的豪言壮语,但话到了嘴边,却是无论如何说不出来。

寝室里安静的可以,除了众人的呼吸声,就再没了其他声响。马锐觉得自己心跳的越来越大声了,如同就要快跳出来一样。马锐摇摇脑袋,深深呼吸一口气,想要摈除心中杂念,但越是如此,心中那股莫名其妙的情绪就越是来劲,游遍了马锐的整个身体,马锐突然感觉自己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所控制,身不由己,猛的睁开眼睛,眼前有的只是一片冰冷的黑暗,黑暗中充满了诡异的气息,令马锐几乎窒息。马锐拼命的想撑起自己的身体,但整个身体却似被一双巨大而有力的手牢牢按在了床上一般,完全动不了分毫,而在黑暗深处,马锐缓缓望见了一片氤氲的红色,这红色飘飘荡荡如同幽魂向自己袭来,马锐本能感觉到红色之中似有一双可怕的目光一直在凝望着自己,令他无法躲避。马锐重重喘息,不敢再看,闭上了眼睛,却在此时,一个似有似无的声音在他耳边缓缓响起,听不出这声音有多远,感觉离的很远,但听着又如同在自己的身旁,自己的耳边一样。声音分不出男女,也没有任何的感情,冷冷道:“我……在……等……你……”

“啊!不要!”马锐猛的从床上坐起,却发觉一切都只是一个梦而已。马锐额头冷汗直流,已经将枕头都浸湿了,马锐捂着自己胸口,剧烈的喘息,目光却是不停在自己身旁徘徊,似是担心方才的根本就是一个梦,而是真实存在的一样。

“马锐,你醒了?你真的要去吗?”张政从床下探出头来,吓了马锐一跳,马锐看看表,2点50分,是时候了!但方才做的恶梦,却又令马锐不想再去了,若这个世界真的有鬼,自己岂非就一去不还了?马锐张嘴,想告诉张政自己不去了。但张政却是先他一步,拍拍自己床板,带着几分兴奋道:“你们睡了吗?”

“没,我醒着呢。”先回话的是隔壁床的李正,他也从下面探出头来。

“我也是,一直醒着,兴奋的不得了。”“还有我。”“原来你们也都没睡啊,我也是。”真是一石激起万层波,张政一句,所有人竟都唧唧喳喳说个不停了,这下马锐又为难了,他极好面子,此时此刻若是不去,他们要问起原因,又该如何回答。因为那个梦吗?说出去,不被他们笑死才怪!马锐轻轻叹气,披上一件外衣,从床上慢慢的爬了下去,按照学校规定,12点以后是不准开寝室灯,马锐借助自己手机的微弱光芒找着拖鞋,然后一步步走向宿舍门外。

手机光芒本就幽绿,此刻衬的马锐脸说不出的恐怖。张政将整个身体缩在被子里,只留出头来望着马锐,小声道:“你快去快回。”

马锐回头撂了一句,道:“能有什么事,以为都和你一样,上个厕所也让人陪。”宋刚的床位离着门最近,他望着马锐利开门时的面色,如同纸一样苍白,摇摇头。马锐咽下一口吐沫,慢慢的开了门,午夜之后的走廊显得说不出的萧索幽长,似是通往地狱的甬道。马锐眼中光芒开始有些担忧,走了出去,反手将门轻轻带上。门被关起,如同隔绝了世界一样。马锐心中顿觉得失去了什么,很是空虚。目光茫然的望着涮洗间的方向,缓缓迈了出去。

张政伸长了脖子,听着脚步声越来越弱,道:“你们说,马锐会不会有事?”

“应该不会吧,他不是不信这个吗?”李正道:“而且也不一定会有什么,不用担心。”

宋刚则突然道:“这样不行。”说着,一个翻身,也从床上跳了下来。

马锐心脏此刻跳的更大声了,没有了其他人的呼吸声,在这寂静如水的夜晚,感觉竟是如此的诡异,而平时只有十米远的路程竟也走了好几分钟,才走到涮洗间的门口,马锐此刻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感觉下一秒钟就会跳了出来,他伸出右手,慢慢的推开了涮洗间的门。

同一刹那,另一只右手如同鬼魅一样搭在了马锐的肩膀上。马锐本能的跳了起来,回转了身,见身后竟是一团黑影,马锐被吓了一大跳,差点大叫出来了。

但却没想到,黑影竟是先开口了。“喂,你半天了,怎么还没进去?”这声音如此熟悉,马锐定了定目光望去,却见宋刚圆鼓鼓的身躯出现在自己面前,马锐长长吁了一口气,身旁有个人在,也立即没那么害怕了,马锐问道:“你怎么也来了?”

“哈哈!”宋刚摸着自己肚子,这是他喜欢的动作,他常对别人说,这样做以后就会有福气。“这样大的威风,怎么也要分我一半吧。”宋刚笑道。

“你小子!”马锐面露笑容,一巴掌拍在宋刚肚子上,但自己心中却是一阵温暖,他自是知道宋刚来的真正目的当然不是什么求威风,而是担心自己,马锐笑笑,也不说破。

两人说的起劲,突然一阵异样的响声从两人身后传来,声音来处正是--涮洗间!

见鬼

“滴答,滴答!”这声音很有规律,如同鲜血从雪白的涮洗间墙壁上一滴滴的滴落,在地上慢慢泅成一个红色的血泊。马锐目光在黑暗的走廊上闪烁着芒光,他方才明明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的,怎么突然就传来了这滴水的声音呢,难道里面真的有鬼?

宋刚也是觉得心中发冷,道:“快点进去,看一眼,然后马上离开。”宋刚和马锐互望一眼,两人心中都是一样的念头,马锐在前面,再不迟疑,猛的推开涮洗间的木门,然后迅速打开了墙侧的灯。学校规定,虽然寝室12点后不可以再亮灯了,但厕所和涮洗间的却是除外。

涮洗间的灯光虽然不够明亮,但却已经足够了,橘黄色的光芒将涮洗间内的一切照的很清楚。空空荡荡的涮洗间除了5,6个水台和一个破旧不堪的水桶之外,再也没有了别的东西。

宋刚在马锐身后问道:“那声音呢?”

马锐一惊,心中疑道:“是啊,声音怎么又没有了?”马锐和宋刚将水台好好看了几遍,根本没有水管在滴水,那方才的声音又是从什么地方而来的呢?

宋刚望望水台正中一面镜子里,彼此两人的有些狼狈的样子,笑道:“看来一切都是我们自己在吓自己,根本没有什么鬼!”

马锐点头道:“我早说过的,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马锐一句话没有说完,突然涮洗间的灯闪了一下,两人陷入在刹那黑暗中,然后又恢复了原状。宋刚方才的笑容还凝在脸上,只是此刻有些难看了,刚想开口说话,灯光又是一闪,这次陷入黑暗中的时间长了一些,接着又恢复了原样。

紧接着,一阵微弱的声音从两人周围传出,“滴答,滴答……”这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近,马锐终于忍受不了,一拉宋刚的手,急忙道:“我们走。”

但宋刚却似石头一样定在原地,目光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还有说不出的恐惧望着马锐身后,马锐也感觉脖后一阵异样的冰冷,猛的回头,却什么也没有,只有一面在泛着冰冷光芒的镜子。马锐望见宋刚目光正是停留在镜子上,不由好奇的也向里面看去,马锐发现,镜子中涮洗间的门正在慢慢的,一点点的在关上。

而门后一个黑黑的长长的东西正缓缓出现在马锐的视野中,那是人头!

马锐心中第一时间想到了那黑黑长长的东西是人头。马锐想要逃跑,但一双目光却似吸铁一样被吸在了镜子里,镜面中,门慢慢的关起,黑色长长的东西慢慢的现了出来,而那种令人窒息的滴水声也慢慢的越来越响,马锐觉得身体又不受自己控制了,动也不动不了,像一座雕塑一样立在黑暗里,就如同自己所做过的那个梦一样。

马锐想要呼救,而时亮时灭的灯光却在此刻完全的熄灭了。涮洗间的一切都陷入到了一片黑暗中,马锐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半个字。马锐望着一片诡秘的黑暗将自己完全的包围,吞噬,自己却竟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心中一阵绝望。

“砰!”的一声,涮洗间的门终于关了起来。马锐心如死灰,静静候着那个传说中鬼的出现,然后将自己带入死亡。但等了许久,都再没有任何异样,而马锐的身体竟可以重新活动了,他凭借记忆靠近宋刚,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问道:“宋刚,你在哪里?”

“我在这里。”宋刚在黑暗中寻声伸出手。两双,四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的同时,“啪!”的一声响,涮洗间的灯又一次亮了起来,柔弱的橘黄灯光重新洒在两人身上,马锐和宋刚望着对方,见对方面上都是冷汗,不由尴尬笑笑,宋刚突然道:“那人头?”

两人忙的去望,涮洗间的门已经被关了起来,而在门后竟是挑起一根长长的拖把,拖把半搭在门后,偶而有水珠从拖把上滴下,发出“滴答,滴答!”的溅水声音。两人愣愣的望了半天,突然相视而笑,马锐道:“方才太紧张了,竟没有看见门后竟然还挂着个拖把,害的我还以为……”

“以为是鬼!”宋刚也是笑着:“算了,还是赶快走吧,这里怎么也觉得怪怪的。”

马锐立即点头,道:“我们已经呆了这么久了,足够了,快点回寝室。”

“好!”宋刚应着,两人关上了灯,然后迅速冲出了涮洗间。

“等一下!”宋刚突然捂住肚子道:“刚才被吓得不轻,我要上个厕所。”

“你这家伙,方才的丑事你可别对张政那些八卦的人说,他要是知道了,那整个庆阳高中都知道了我们两个人被一根拖把吓的差点尿裤子了!”马锐嘱咐宋刚道。

宋刚早已经忍耐不住了,冲进厕所,道:“你等我,我很快的。”

“行了,快点去吧。”马锐没好气笑道。

突然一阵冷风从走廊尽头吹过,冻的马锐禁不住打了激灵,这才发现自己出来时太过紧张,竟然只披了一件外衣,连裤子都没穿,只有一条内裤,此刻恐惧感消失大半,但冷的感觉却是越发强烈了。

偏偏这死胖子上个厕所没完没了,说不定还会来个大号的,马锐咬着牙,终于受不住寒冷,对厕所里的宋刚道:“太冷了,我先回去了,你快点啊!”也没等宋刚回答,马锐已经一阵烟的跑回了宿舍。

来到宿舍门口,马锐才发现宿舍里竟是亮着灯,马锐心中暗笑,可能那帮家伙也被吓着了。

马锐推门而入,张政似早已经候了好久,忙道:“马锐,你活着回来了!”

李正也道:“真的,真的,你小子还真是够大胆,我们一直看着表,你竟然在外面呆了半个小时之久,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哪里,哪里!我早说过,什么鬼啊,怪了的都是吓唬你们这些胆小鬼的,对我,一点用也没有。”马锐目光扫过寝室所有人,如同在炫耀一样。

突然,马锐惊呼一声,眼珠似要瞪出一样望着上铺的一个人,这人面带臃懒笑容,一个滚圆的大肚子,不是宋刚还会是谁!马锐不可思议的喃喃道:“宋刚……你怎么会在这里?”

“废话!这是我的宿舍,我当然在这里睡觉了,不然,你以为我会在哪里?”懒洋洋躺在床上的宋刚不明所以道。

“可是,可是,你明明和我一同去了涮洗间?”马锐猛的摇头,揉着自己眼睛,似是不敢相信所见一样。

“你发疯了,什么涮洗间,我只是刚才下床替你开了灯,根本就没有出去过。”宋刚望着马锐道。

“没错,宋刚一直都在,根本没出去,你是怎么了,马锐?”张政纳闷道。

“没有……没有出去过?那方才的一切,那个宋刚……他又是谁?”马锐觉得自己脑袋就要炸了一样,天地一片旋转,马锐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寝室的门突然被一阵大风吹开,一个恍似鬼魅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你等我,我很快的……你等我,我很快的……你等我……”马锐拼命捂住耳朵,不想让自己听见,但那声音却似乎一根根钉子一样深深刺入他耳朵里,中间还夹杂着莫名的“滴答,滴答!”的滴水声音。

终于,马锐再也支撑不住,惨叫一声,昏了过去。

永不要说你不相信!

冰冷,还是冰冷。马锐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周围一片冰冷,一片黑暗,没有其他人,马锐想要叫,但却完全叫不出声,想要动,也根本动不了。马锐努力睁大了自己眼睛,想要看清一点周围的事物,但除了黑暗,他什么也看不到。努力回忆,马锐想起了自己已经回去了寝室,见到了宋刚!那个宋刚究竟是谁?自己又在什么地方?究竟发生过什么?马锐觉得有千般疑问在自己心中打了结,扭了扣,越来越乱。

“啪!”的一声,眼前突然射下一股柔和的橘黄色灯光,马锐习惯了黑暗的眼睛不由被刺的一阵酸疼。但瞬间,在马锐的心中觉得有什么不对了,而且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感瞬间弥散全身,马锐重新睁开了眼睛,橘黄色灯光,水台,破旧的水桶,这里不正是涮洗间吗?自己方才明明已经离开了这里,怎么会又回来了,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出现在马锐脑海里,难道,自己一直就没有离开过,一直都在这里?

一只右手突然搭在了马锐的肩膀上,马锐猛的抬头,却是宋刚。宋刚望着马锐,目光中竟没有了半分的暖意,黑黑深沉,如同两口深不见低的幽潭。而马锐隔着宋刚,竟望见涮洗间紧紧关起的门后,有一个黑黑长长的东西在慢慢的蠕动着爬了过来,那绝对不是一根拖把,而是一个女人,一个黑发遮面的女人,马锐看不见她黑色长发后的脸,只是见到无数的血水正一滴滴从她面上滴落在地上,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滴答,滴答!”声音,不绝于耳。

马锐感觉自己心脏慢慢的停止了跳动,眼中的事物开始涣散,而面前的宋刚将自己一张冰冷的脸贴了上来,喉咙里发出野兽一样的声音,冷冷道:“永远,不要说你不相信!”

7月8日早,7点零三分,X市庆阳高中一名男生被发现猝死于三楼涮洗间中,面容扭曲,经查证,死于心脏破裂,具体原因不详。

心魔王珂著 - 第1章:有鬼候人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