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古堡血煞

一.古堡传说

我叫曹森,是一名不入流的悬疑小说写手,平时靠给杂志写点吓人的文字来换取我的生活费。

这天我坐在电脑前正在发愁想不出来吓人的场景来,好友孟秋林在QQ上给我发来一个网址。附言说,一定是我感兴趣的东西。孟秋林从小的理想就是当演员,可惜的是天不遂人愿,现在的他在市电视台做起了记者。我打开他发来的信息一看,原来是个论坛上的帖子。发帖人声称,在四川某地深山老林里,有一座民国时期遗传下来的城堡。城堡的名字很特别,叫“幽灵城堡”。这座城堡原来是一个富商的别墅,富商年轻的时候赚了很多钱,老了就进了这座城堡颐养天年。军阀混战的时候,城堡遭到了一伙不名身份人的洗劫。他们不仅抢走了别墅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还杀死了富商和他的家人。远在外地的儿子虽然报了案,但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警方也没有调查出可疑的线索来,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后来,富商的儿子以很低的价钱将别墅卖掉给了外姓人。从此以后,每到狂风暴雨之夜,城堡里都会发出人的哀鸣,仿佛是死者的阴魂在惨叫。更奇怪地是,不管什么人住进这个城堡,一个礼拜之内就会意外身亡。当居民们发觉到这一现象的时候,都不敢靠近城堡,过不了几年,原本华丽的殿堂就衰败了。文革的时候,有两个毛头小子对传说不屑一顾,他们不顾老人的劝住,闯了了城堡。很快,一个在城堡的顶层失足落地摔死了,另一个回去的第五天,突然暴病死去。帖子的最后说道:“这是一个被诅咒过的城堡,无论什么人进去都不会活过一周时间。”

这个帖子很早就有了,有着很高的人气,后来经过媒体的吹捧,网民的关注度更高了。我记得第一个报到这个帖子的就是孟秋林。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孟秋林打过来的。

“怎么样?对这个帖子感兴趣吗?”孟秋林用调侃的语气说道,“平时你编点吓人的东西,现在有真的了。我已经叫了几个网上的朋友,你有没有兴趣去一趟?说不定可以给你灵感。”

我想了一会,说道:“行,我也去。”反正在家也是闲着写不出东西,还不如去散散心。

我们把时间定在了星期天,当我见到孟秋林的时候,他已经把驴行的装备都准备好了。

我们去了驶往四川K市的长途汽车。路上,孟秋林拿着一本书翻来覆去地看。我问道:“你看什么东西呢?”

孟秋林将书给我说道:“这是关于幽灵城堡的记载。”

我接过一看,这是一本十年前的杂志。里面有一篇专门介绍幽灵古堡的,内容和我在网上看到的差不多。不过杂志上补充说,在改革开放不久,有三个年轻人曾经闯进过幽灵古堡。但是他们再也没有出来,是生是死都没有人不知道。文章还对三个年轻人做了详细的介绍。

“你是从哪弄的这些东西?”我问他。

孟秋林一边看着窗外一边说:“是个朋友送我的。”

我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将杂志还给了他。我原来就以为是网上骗人的东西。没有想到都上杂志了。

二.幽灵索命

当我和孟秋林赶到幽灵城堡的时候,天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这座古堡看起来确实有些年头了,到处长满了衰草,看上去就是一团黑漆漆的建筑,没有一丝光线。微风习习,在暮色下看来更加的苍凉。

这时候,又有四个人坐车来到了古堡前。原来是孟秋林约的朋友到了。经过介绍我了解到,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叫陈发祥,是个私营企业主;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女,叫钱春香,还在上大学。还有一个女孩看样子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叫宋美雪,是个舞蹈教练。最后一个是个黑胖的汉子,四十来岁,手里拿着个DV。他脸色阴沉话不多,只说自己叫刘满军是个摄影爱好者。他听说有人要来古堡探险,就想跑来拍摄点镜头。

经过简单的介绍以后,我们就进了古堡。面积很大,由于长时间没有人居住,里面一片狼藉。经过好长时间的努力,我们总算在一楼打扫出一块空地来睡觉。

半夜的时候,我迷迷糊的听到女人哭泣声。我坐起身来,隐约可以感觉到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地坐了起来。

“这么回事?”陈发祥首先问了一句。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刘满军拿出他的DV,开始拍摄起来。

声音是从二楼传过来的,断断续续的,在寂静的夜晚听起来让人感到后背直冒冷汗。

在孟秋林的提议下,我们拿着手电筒,走上了二楼。

二楼比一楼还要凌乱。整个别墅只有两道光柱照射着,再远的地方就看不到有什么东西了。每个人都大气也不不敢出……

我们离声音越来越近了,忽然,声音停了下来。孟秋林猛地将手电筒照在墙上。墙上用鲜血写着五个大字“你们都会死”。红色的字迹在灯光的照射下,非常的刺眼。

“啊--”宋美雪惊声尖叫了起来。几个人同时抽了口凉气。

“看血迹应该是刚写上去时间不长。”孟秋林观看了一会字迹说道。

我怀疑起来:“你说这是刚刚写上去的?哪会是谁做的?”

“不知道!”听孟秋林的声音显的很忧虑,“我们还是下去吧!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

没有人反对他的意见,大家默默回到了一楼。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发现陈发祥不知道去哪了。

看到我起床,孟秋林说道:“走吧!我们去上楼看看。”

“我们也要去。”宋美雪拉着钱春香说道。我和孟秋林都没有反对。刘满军一声不吭地拿着DV跟了上来。

当走上二楼的时候,每个人都呆住了。

“啊--”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音还是宋美雪发出的。

陈发祥浑身的鲜血,倒在涂有血字墙壁的下面。他的脸庞扭曲,嘴巴张的很大,估计是看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东西。

“都不要过去。”孟秋林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我知道他的意思,陈发祥是没有希望生还了。现在最重要的保护好现场,然后等着警察的到来。

孟秋林走了过去,他在陈发祥尸体上检查了好长时间,才皱起眉头说道:“奇怪,他身上没有伤口,不知道血是谁的。”

“你确定他死了吗?”钱春香弱弱地问了一句。

“死了,从尸体的僵硬程度来看,应该有两三个小时了。”

两三个小时,也就是凌晨三四点的时候。陈发祥一定是等我们都睡熟了以后,自己跑上来,结果他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然后就离奇的死了。

“报警吧!”孟秋林抬起头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掏出了手机。

“不行,这里没有信号。”我努力了很长时间最终不得不放弃希望。

孟秋林说道:“我们还是先下去吧!”于是我们又回到了一楼。自始至终,刘满军一句都没有说,他只顾拿着DV拍摄,好像所有的事都和他无关一样。

孟秋林抽着烟,想了一会说道:“要不先这样吧!曹森,你和他们在这里好好看着现场,我去找警察来。”

现在也只好这样办了,于是我点了点头。

三.古堡幽灵

孟秋林走了以后,就只剩下我其他三个人。

“曹森,”宋美雪叫着我名字,“你说陈发祥是不是被幽灵杀死了。”

我抬头看着她单纯的脸蛋,反问:“你凭什么这样推断?”

“首先,陈发祥死的时候很奇怪,身上没有伤,却有很多鲜血。更主要的是他临死的时候脸庞扭曲,一定是看到什么很可怕的东西吓的了。最主要的是,如果是人杀死他的话,陈发祥一定会很他搏斗的,稍有动静我们就会听到。可是奇怪的是我们却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除了幽灵,谁还能做的到?”

我顿时呆住了,这个小女孩看起来很胆小,很好奇,没有想到分析起事情来却很有条理,真是让人琢磨不透的女孩啊!

“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你相信真的有幽灵吗?”

“我不相信,可是网上不是有这个古堡的传说吗?要是这样的话,就可以解释了。而且……”说道这儿,她停了一下,扫视了一下我们,继续说道,“我们真的都会死。”

听到她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不由打了个冷战。钱春香的眼神里也流露出恐惧的光芒。只有刘满军还是一声不吭地摆弄着他的DV,好像没有听到我们的话一样。

过了两个多小时,孟秋林终于回来了。我非常的失望,没有想到,警方只派了两个警察。

孟秋林给我解释道:“这是乡派出所的同志,他们已经通知县警方了。相信他们很快就会赶过来。”

这两名警察都还是不到三十的小伙子,他们先询问了我们的名字,然后做了自我介绍,一个叫秦树刚,一个叫东方飞。

当听说死者的尸体是在古堡内的时候,他们的脸色变的很恐怖。

“你们不知道知道这是地方吗?居然敢往这里面去?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我看不下去,劝说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个,你们还是进去看看陈发祥的尸体吧!”

这下,东方飞也火了,“你说进去就进去啊?你们不知道进去里面的人都会死吗?”

“这样吧!我们进去把陈发祥的尸体抬出来给你们看,好不好?”我转过头,只见宋美雪,就站在我身后,她给民警出了主意。

他们低声商量了一会儿,说道:“好吧,你们把他的尸体抬出来吧!”

“见鬼,没有想到遇到了两个胆小的家伙,还刑警呢?”走上楼梯的时候,孟秋林低声骂了他们两句。

当我们再次来到二楼的时候,不由得倒抽了口凉气。陈发祥的尸体不见了。不仅是他的尸体,连墙上的血迹都不见了。

“怎么,怎么会这样?”宋美雪颤抖着声音问。

“你确定陈发祥真的死了?”我怀疑地问孟秋林。

“你怀疑我吗?”孟秋林有些生气地说道,“当时我检查的清清楚楚,他死的很彻底。”

“这是什么?”宋美雪忽然尖声叫了一句。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一排脚印。由于长时间没有清理,地上有着很厚的灰尘,上面清晰地显示有一排脚印。不过,这些脚印是两只脚并拢着走的,让人想起了电视里僵尸一跳一跳走路的样子。我不由打了个冷战,难道陈发祥变成了僵尸,自己跑了出去?

等我们回到古堡前,把事情一说,两名刑警马上变了脸色。

“你们是不是无聊耍我们?什么人死了变成僵尸?我可要告诉你们,报假警可是违法的。”

我们也很无奈,事情太离奇了,也难怪警察不相信,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会不相信。

好在这两个警察并没有难为我们,训斥了我们几句就走了。

“这是怎么回事?”回到古堡,孟秋林问我,他用怀疑的目光在在我们几个脸上来回扫视着。

“不知道,你走了以后,我们几个就在楼下,不知道他的尸体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宋美雪和钱春香急忙点头,表示我说的话是真的。

“要不,我们自己来调查这件事情吧?”宋美雪激动的小脸通红。

孟秋林想了一下,说道:“既然警方不相信我们,也只有这样了。”

我们打开了陈发祥随手携带的行李包,从里面翻出了他的身份证。

“原来他和古堡有关系啊!”孟秋林赞叹似地说了一声。

孟秋林让我们坐下,然后拿出一本杂志,说道:“在二十年前,有三个年轻人曾经进入过这座古堡,其中一个叫陈永晨。死的这个陈发祥就是二十年前进入过古堡的陈永晨,不过他没有给我们说出来他的真名字。”

“真的是这样?”我拿过孟秋林手中的身份证,和杂志上的照片对照了一下,果然,陈发祥就是陈永晨。我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传说是假的,陈永晨进入古堡以后,不又活了二十年吗?

孟秋林将手中的杂志又翻了两页,最后他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杂志上说,当年进入古堡的有三个人。奇怪的是,当年他们都没有死,可是为什么不回村子呢?另外,其他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呢?”

那篇文章我粗粗看过一遍,记的另外两个人,一个叫钱建军,一个叫刘世明。

四.杀机重现

孟秋林站起身来,来回走了两步。看他的神态,好像是一个胸有成竹的侦探。

“我怀疑,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谋杀。”他说话的样子也很像侦探,“凶手故意先在网上发帖子,引起我们的兴趣,然后把我们叫到这里来。”

“凶手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宋美雪这时候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很好奇地发问。

“报仇,根据我的推测,当年陈永晨和同伴来到这里,一定是发现了值钱的东西。他们商量着离开了村子,去了大都市发展。我想陈永晨说自己是私营业主,估计创业的时候用的就是这笔钱。”说到这儿,他站在我面前停了下来。

“其他两个人呢?”宋美雪继续发问道。

“说实话,我怀疑陈永晨独吞了那笔财富。或者事后将同伴灭口了,所以他的仇家用古堡引他到来,然后杀了他。”说完,他用炯炯有神的眼光,扫视着每一个人,“也就是说,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我忽然觉得,如果孟秋林不做记者,而是做侦探的话,或者更适合他。

“所以杀他的人,一定是和钱建军或者刘世明有关系的人。”

“哪,会是谁呢?”发问的依然是宋美雪。

孟秋林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将目光转向了钱春香,“请问钱小姐,令尊怎么称呼?”

“你问这个干什么?”钱春香有些恼火地反问了一句。

“说实话吧!你父亲是不是叫钱建军,是你杀了陈永晨?”

“够了,”我很恼火地呵斥了一句,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感到孟秋林的表现和平时大不一样。

“这都是你的猜想,一点根据都没有。”我不忍心看钱春香被他逼的快要哭了出来,说实话,这几天孟秋林的表现和原来大不一样。

“曹森,”孟秋林对我大声喝道,“你不要忘了,在我们身边的可是杀人凶手。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都会死在她手里的。”

我呆了呆,和孟秋林认识都五年了,他还是第一次和我大声说话。

“我们报警吧!”宋美雪低声说了一句。

“没有用的,警察不会相信我们的。”

孟秋林说的不错,现在只有靠我们找出事情的真相了。

“不是的,我根本不认识什么钱建军。”钱春香几乎要哭了出来。

“你为什么不怀疑刘满军?”我指着正在拿着DV拍摄的刘满军说道。奇怪的是,无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刘满军总是一声不响地拿着DV拍摄。这家伙对摄像也太痴迷了吧!就连我对他的怀疑都没有一点反应,我甚至怀疑这家伙是人吗?

“为什么怀疑他?”孟秋林看了一眼刘满军问道。

“他姓刘;二十年前和陈永晨一块进入古堡的不是还有一个姓刘的吗?”

孟秋林呆了呆,哼了一声不在说话。

“我要回去。”钱春香低声抽泣道,“这里太危险了。”

“你不能走?谁知道你是不是凶手,你要是一走,我们到哪里找你去?”孟秋林严厉地对她说道,我知道他已经将钱春香做为嫌疑人看代了。

天很快又黑了下来,每个人都各怀心事,草草吃点东西就睡下了。

半夜,忽然刮起了大风。我被冷风吹的清醒过来,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我怎么也睡不着。

“啊!”二楼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听声音是孟秋林的,我急忙爬起来,摸起身边的手电筒,跑上二楼。听到声音的其他三个人也都纷纷跑了上来。

几道光柱交织着,一个满身鲜血的尸体倒在墙边。

“啊!”宋美雪和钱春香同时尖叫起来。

死的人是孟秋林。他的眼睛睁的老大,一脸的惊愕。他的胸口插了一把刀,还在汩汩地向外冒着鲜血。

我头上冒出了冷汗,多年的老朋友就这样死了?真是像做梦一样。

“秋林,秋林。”钱春香像发疯一样扑到孟秋林尸体旁,放声大哭。

秋林?我脑子里一闪,她这么叫的这么亲热?难道她们以前就认识?

“他死了?”刘满军颤抖着声音低声呻吟道,拿DV的手也不停地颤抖着。

宋美雪更像是被吓傻了一样,面色苍白,呆呆地一动也不动。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

为了不钱春香破坏现场,我将她从孟秋林的尸体旁边拉开。

回到楼下的时候,宋美雪终于坚持不住,坐在了地上。她双手捂着脸,失声痛哭起来。

“这么会这样,孟秋林为什么会死?太可怕了。”

刘满军轻声安慰着她。

我看了看钱春香,她仍然是满脸的泪痕,眼神里充满了无助的神情。

“你原来和孟秋林认识吧?”我问道。

话一出口,钱春香没有低下了头,刘满军也愣住了。宋美雪停止了抽泣,抬起头来看着我。

“其实,”钱春香低声说道,“我认识他很早了,我一直喜欢着他,听说他要来古堡,我就请求他带我一起来。开始他不同意,后来经不住我软缠硬泡,他终于答应了。不过他有个要求,就是假装我们不认识,而且要我少说话。”

我更不明白了,不知道孟秋林为什么要这样做。

五.冒牌刑警

不管我再这么问,钱春香就是不回答我的问题。我无可奈何,这时候我发现刘满军和平时不一样,变的精明起来。和原来那个只拿着DV摄像时简直判若两人。

我理了理头绪,陈永晨和孟秋林很早就认识了,他们为了某个目的,将我们骗到古堡来其中陈永晨诈死,然后他消失。也许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陈永晨回来杀了孟秋林灭口。可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孟秋林我是知道的,他就是一个电视台的记者。

看来不知道的还有很多。我们在古堡里也不知道该这么调查才好。我们几个在古堡树林里寻找陈永晨的踪迹。

经过一天的搜索,什么都没有找到。当我们回到古堡的时候,惊人的事情又发生了。昨天早上来的两个刑警,居然死在了古堡里。他们的尸体已经僵硬了,看样子已经死去好长时间了。

他们为什么又回来了?他们不是不敢进古堡的吗?是谁杀了他们?为什么要杀他们?随之而来的问题一大堆。

我蹲下去,查看了他们的尸体。

“他们是假警察。”我做出了判断。

“你说他们是假警察?”钱春香惊讶地说道。

“对,真正的警察会有随身携带警察症的。但是他们没有。而且他们连记录的笔记本都没有。”每个人都沉默了。

他们为什么要冒充警察?看来他们和孟秋林应该是一伙的。我就更加奇怪了,孟秋林这样做是为了什么。最后居然连他的命都搭了进去。

“一定是陈永晨做的。”刘满军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

我对他的话不置可否,他和原来简直就不是一个人。

“咱们上楼看看孟秋林的尸体还在不在。”说着,我就率先走上楼梯。

孟秋林的尸体还在。

又一个让人无法入睡的夜晚。四周死一样的寂静,能听到的只有我们几个人的心跳声。

忽然,古堡外传来“沙沙”的声音。我顿时心情一阵紧张。声音越来越响,听的出,是朝古堡方向来的。

当声音来到古堡门前的时候停住了。

“吱呀”一声,大门开了一条细缝。冷汗顿时冒了我一身。

“谁?”刘满军大声叫起来。

大门完全被打开了。依稀可以看的出是个人。他直直地站在大门口。

我抓起手电筒照了过去。是陈永晨。我心里“咯噔”一下。

陈永晨神情呆滞,不带任何表情的,这么看都像是死人的脸。

“你回来干什么?”刘满军又一声大吼。

“复仇。”陈永晨嘴唇微微抖动着,“我要复仇。”

陈永晨忽然疯了一样冲向刘满军,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将一把匕首刺进了他的身体。

“啊--”刘满军一声惨叫,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格外的恐怖。

我冲了过去,陈永晨转身将带血的匕首指向我。

我呆住了。

“其实这一切都是骗局。”陈永晨凄惨地笑了一下。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问:“这是这么回事?”

事情真的就是一场骗局。电视台要拍摄一部惊悚电影,从小做梦就想当演员的孟秋林找到了台领导。他向领导说,现在的恐怖片太假。他建议认为地制造一些恐怖事情来,让演员以为这是真的。这样能逼真一些。于是他们做了事先安排。其实这座古堡只是电影剧组几个月前才建好的。经过美术的加工,看起来好像是几十年前的一样。事先在媒体发布消息也只是为了炒作。

陈永晨和孟秋林还有宋美雪是剧组的演员,刘满军就是这个剧组的摄像。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的,可是,快要结束的时候,孟秋林真的被杀了。刘满军打电话给剧组说陈永晨杀害了孟秋林。陈永晨得知这一消息以后,马上回到了古堡,他真的看到了孟秋林的尸体,刚好,两名警察的扮演者回到古堡。当他们看到孟秋林的尸体和陈永晨的时候,他们以为陈永晨杀了孟秋林。陈永晨愤怒地杀害了他们。当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刘满军设计以后,愤怒的他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于是回到古堡杀了刘满军报仇。

六.最后真相

回到大城市已经一个礼拜了,陈永晨在杀了刘满军以后也自首了。这天,我约宋美雪在“迪欧咖啡”见面。

现在的她看上去很阳光。没有了刚从幽灵古堡出来时候的阴翳。

“谢谢你还记的我。”她笑起来很灿烂。

“哪里,大家共同经过了一场生死危险嘛!”说着,我喝了口咖啡,“不过据我调查,孟秋林确实不是陈永晨杀的。”

“不是他吗?难道是刘满军?”宋美雪闪着大眼睛说道。

“不,也不是他。当时他就我在我身边。”

“那会是谁?”她用疑问的语气问道。

“其实一开始我就应该怀疑的。”我说道,“陈永晨回到古堡的时候说要报仇,他怎么知道是刘满军打电话给剧组的?”

“呵呵,就这个吗?”宋美雪右手托腮放在桌子上说,“一定是他回去的时候,剧组的人给他说的。”

我摇摇头,“没有,我调查一个礼拜了,没有人说他们接过刘满军的电话。即使是剧组接到了电话,他们为什么不报警,或者派人到古堡来查看。却还要通知陈永晨,这显然不符合情理。”

“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不过,那两个扮演警察的不是回去查看了吗?”

“不,他们只是以为古堡中的戏拍好了回去和他们会合。而且,这么大的事。只要两名群众演员去查看根本就不符合逻辑。”

“那你是怎么认为的?”宋美雪改变了说话的语气,问道。

“很简单,嫁祸。”

“嫁祸?”

“对,等陈永晨一离开。就约孟秋林到二楼,杀了他以后躲在黑暗的角落。等我们上去的时候再出现。给人他一直在的感觉。然后再给陈永晨打电话,说孟秋林死了,刘满军咬定是你杀人后潜逃,并已经报警之类的话。陈永晨很愤怒地跑了回来。”

“呵呵!你说的陈永晨也太天真了吧!这样的话他都会相信,而且会继续杀人?”

“一开始他也不相信,所以他又回到了古堡。但是,他看到的是孟秋林的尸体和两名警察。”

“警察是剧组的人,他这么可能不知道这警察是假冒的?”

“据我所知,这两个警察和陈永晨事先并没有见过面。警察去古堡的时候,他刚好从古堡里出来。当假警察看到他和孟秋林的尸体的时候,以为他就是杀人凶手。陈永晨百口莫辩,盛怒之下杀了他们。这时候,他彻底绝望了,这一切都是刘满军陷害他的。于是他就要杀了刘满军报仇。”我说了长长的一大段,然后嘘了口气,靠在椅子上。

“呵呵!你说的可真精彩,可是有证据吗?”宋美雪撇起小嘴说道。

“有,我回来以后,找到了在公安局里的朋友。在刘满军和陈永晨的手机上都没有通过电话的记录。也许刘满军的会删掉。但是陈永晨是不会删的。”

“这可说不定哦!”宋美雪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确定,挑拨离间的另有其人。”

“是吗?你想会是谁?”宋美雪郑重地问道。

“你。”说完这个字以后,我看着宋美雪。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要不然你也不会请我喝咖啡了。不过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人写小说写神经了。总以为什么案件都像你们设计的那么复杂。”

“不,我有证据。”我说道,“第一,我和钱春香都是孟秋林的好朋友,不可能杀他。更主要的是我们不知道陈永晨是假死。所有我们不可能根据这个来设计好杀人的计划。而知道真相的只有你和刘满军,现在刘满军也死了。能做到这点的只有你了。第二,我调查了你手机的通话时间。”

“不,”宋美雪忽然激动起来,“在古堡里是不能打手机的。”

“错,为了给大家一种古堡是与外界隔绝的假象,孟秋林在他的包里放有信号干扰器。所有,只要走出古堡手机就能接通。”说完以后,我端起咖啡喝了起来。

“我无话可说了,”宋美雪捂着脸,低声抽泣起来,“都怪这几个家伙,我好不容易才能演一个小角色,他们几个却在导演面前说我演技太差,根本就不适合做演员。在古堡里,孟秋林甚至说我演的太垃圾了,要我滚蛋。还狠狠地责骂了我,我非常恼火,我要他们为伤害我的自尊付出代价。”

我看着眼前的宋美雪,想起来在古堡里她善变的个性。说实话,我要是剧组里人的话,她会连我也杀了。

“富二代”征婚

小美在大学里是校花,人长的很漂亮。不过她却是个彻底的拜金主义者,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大学毕业以后嫁给金龟婿,过上有钱人的生活。

这天,她走到校园门口的时候,看到一群人在那里发传单,里里外外围了好多女生。小美好好奇,走过去一看,原来是某富商的儿子征婚。小美心里顿时“砰砰”跳了起来,她早就听说某些富翁会在学校发传单征婚,以前她总是抱怨碰不上,现在不正是天赐良机吗?她急忙报名参加了,对方约她在半个月后在一个商务楼里统一见面。

小美了解到这个富商是做服装生意的,资产有好几亿。他的儿子是刚从美国回来的,为了能给儿子找个女朋友,富商不惜血本,在全市各个大学门口都发了类似的传单。据说报名的人已有好几千。小美感到压力很大,但她还是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她打电话问家了要了一些钱,然后去了商店去买东西,准备把自己打扮的与众不同。

卖衣服的商场人满为患,到处都是为了见“富二代”来买衣服的女大学生。卖衣服的老板热情地为她们介绍着服装的品质和价格。小美进了一家服装店,老板急忙给她介绍一款超短裙。小美很也喜欢,一问价钱,三千五。小美倒抽了口凉气,老板趁机对她说:“你是为了要见富二代的吧?最近几天好多女孩都在这里买衣服,知道为什么这个卖的最好吗?”小美摇摇头,老板神秘地说道:“这个裙子是富商的儿子亲自设计的,你要是能穿上它,富商的儿子会不高兴吗?”小美半信半疑。老板着急了,说道:“你不相信是吗?实话告诉你,我哥是在富商的公司里上班的,是他给我打听出来的。所以我才进了好多这样的裙子。”老板说完,还让小美看了他的货,好家伙,足有几百条这样的裙子。小美被说动了,于是掏钱买下来。还别说穿在小美身上非常的合适。小美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影子,非常的满意。

好不容易等了半个月,小美兴冲冲地来到主办方要求的地点。这里人山人海,都是来应聘的女孩。奇怪的是她们居然几乎都穿着同样的超短裙。小美问旁边的一个女孩说:“好奇怪,怎么大家穿的衣服都差不多?”

那个女孩撇撇嘴,说道:“你这就不知道了吧!这款裙子是富商的儿子亲自设计的,穿上它会给他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八点以后,应聘开始了,一个个女孩很高兴地走进一个办公室,然后都很快地出来了,看她们还是垂头丧气的样子,就知道没有过关。看着面前的女孩一个一个在减少,小美也越来越紧张。好不容易等到了她。小美进去一看,一个年轻又帅气的年轻人侧倒在沙发上,看着她。小美心情一紧张,刚说了句:“你好。”

那个年轻人把手一挥,马上就有人说:“小姐,可以了。”小美莫名其妙地出去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地被刷了下来。

后来小美听人说,这次去应聘的女孩有四五千个,富二代连一个都没有看上。经过这件事以后,小美对自己也失去了信心,她对富二代再没有什么好感了。

毕业后两年,小美总算在城市里站住了脚步。朋友见她年龄也不小了,就给小美介绍男朋友认识。小美经不住蜜友的劝说,终于答应对方在咖啡厅里见了面。

一见面,小美差点没有跳起来,这个男的不就是当年在她学校门口征婚的富二代吗?难道是他家道没落了?

小美回去以后问蜜友,蜜友说:“他啊!就是个普通人,因为人长的帅,还拍过封面广告呢。”小美问起几年前他征婚的事。蜜友笑了起来:“那次他是受一家服装公司的邀请,扮演富二代。然后放风说是他设计的款式。果然很多女孩都上当了,本来几十块成本的裙子被炒到了几千块,服装公司赚大了。”

古堡血煞 - 第1章:古堡血煞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