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第一章 遇见死去的人

人们没有理由喜欢下雨天,也没有理由不喜欢。当你工作闲暇、无事可做时,耳边聆听着雨声淅沥,手中捧着一本书,在浩淼的精神世界里遨游时,你会觉得雨是一曲动听的催眠曲,慢慢地你会合上书本,回到梦中的老家去。下雨天没有书,你可以看着窗外,看着那些雨点是怎样从遥远的天穹诞生和降临人间,天地之间被雨连接着,所以天和地几乎已经成了一个完整的整体。雨是精灵,雨是有生命的东西,雨带给你多愁善感,雨消磨你枯燥的时光,更重要的一点是,雨可以冲刷一切,美好的或者邪恶的。在雨天发生的故事,不是缠绵悱恻的爱情,就是令人毛发倒竖的诡异。

那一天,天上下着雨,地上流淌着河流,一个农民,一个四十多岁的名叫赵天旺的农民,在雨中跌跌撞撞地行走着。他佝偻着腰,使本来就不高的身体显得更加单薄和矮小,深一脚浅一脚非常狼狈地奔波于雨水和泥泞之中,老天爷下雨倒还可以忍受,令他最不能忍受的是,现在不但下雨而且天黑似墨,这可差点要了赵天旺这条老命。

赵无旺四十多岁年纪,到现在还是子然一身,属羊的,被人欺负,命不好,一生都在为填饱肚子而四处操劳奔波,而辛辛苦苦操劳了几十年,却连一个老婆都没娶上,每想至此,他都连叹老天爷的不公平,不公平又能怎样,他也不能跟命运搏斗,就算是想跟命斗,也是狗咬刺猬找不到出拳和下嘴的地方,他总不能整天饿着肚子,挥拳打空气吧。

其实赵天旺本来不是农民,也不应该是农民。嗨!要不怎么叫世事无常呢?他原来的家庭条件还算不错,父亲曾是南开大学教授,而母亲比丈夫稍逊一筹,可也是天津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主任医师。有这样好的条件,赵天旺的幼年和童年,就像是天天在蜜罐里洗澡,浑身说不出的那个甜。本来照这样下去,赵天旺也会衣食无足,并且会有一个让人艳羡的光明未来。不幸的是,他生错了年代,那个年代正是知识分子被打倒在地,并再踏上一只脚的荒唐岁月。父母很快便被打成了反动学术权威,下放到河北中部的一个小乡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而赵天旺只有随父母下乡,过起了修理地球的苦日子。很快,父母在气恨交加与绝望中撒手西去,只留下赵天旺一个人在贫瘠的小乡村中苦苦挣命。他为了谋生什么都干过,替人耕地,替人收割,给人打杂,只要给钱、给碗饭吃,没有赵天旺干不了的活。后来在帮人家盖房时又摔断了胳膊,这让他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那天晚上,雨下得很大,方圆几十里都被浓稠的雨雾包围,密密麻麻的雨点像小钢珠般噼里啪啦从天而降,打得人脑门疼,风一吹,小钢珠似的雨点又顺风钻进衣领里、眼睛里、鼻孔里,麻辣辣地让人喘不过气来。

赵天旺费劲地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车子的后架上用一快塑料布紧裹着一袋蔬菜种子,这是他替别人从几十里地以外的县种子公司买来的,要不是他贪看县城庙会上拙劣的抽筋舞表演,也许在下雨和天黑之前就会赶到家里,也不至于受这份洋罪,可是那跳抽筋舞娘儿们太漂亮了,坦胸露乳地让赵天旺看得眼睛发直,咕嘟咕嘟地吞下了无数口水,等到他的肚子一阵阵地像青蛙一样咕咕叫时,他才想起自己中午饭还没吃,整个下午时间全交给眼睛了,唉,有什么办法,在这种地方,平常不要说看别人跳舞,就是看两只猪打架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今天好不容易借县城物资交流大会的光才有了机会看别人跳舞,就是不吃不喝也不能放过这个秀色可餐的时机嘛。

他摸了摸口袋,里面只剩下可怜巴巴的一块钱揉皱的钞票了,而现在呢,差几天的时间,人们就跑步进入二十一世纪了。街上遍地开花的冒牌正宗兰州牛肉面,一碗也要二块,而最不济的烧饼夹肉、豆腐脑、煎饼果子也要一块八。赵天旺不由地又猛吞了一下口水,这次吞口水实实在在是因为饿,而不是因为那些庙会上跳舞的娘儿们。没办法,他只好用五角钱买了一碗稀得能照见人影的豆浆,一饮而尽,又用两角钱将破自行车打足了气,剩下的三角钱扔给了卖糖的小贩,胡乱抓了几块水果糖放进嘴里大嚼。

而现在,他实在是太饿了,出娘胎头一次感到这么饿。而且雨下得又大,路上坑坑洼洼十分不好走,他真想一屁股坐在泥水里美美地睡上一觉,可是湿透粘滑的衣服迫使他不得不深一脚浅一脚地努力向前。

渐渐地,他隐约觉得这条路有些不大对劲,他记得自己来时走的这条路是柏油路,虽然被乡下拉土的大卡车碾得不成形状,但毕竟还是柏油路,好走。而现在,天很黑,也没有表,路漫长得似乎已经使时间停止了流动。根据他的经验估计,现在差不多是晚上九点多钟了,现在根据他脚底的感觉来判断,这条路是典型的土路。他的脑袋似乎产生了一种疑问,这条路怎么变成土路了,明摆着白天来时好好的是柏油路呀,他不禁回想这柏油路是哪年修成的?最晚也就是四年前!怎么回事,今天是怎么回事?瞎想!瞎想!赵天旺拍了拍自己的头,又抬头看了看迷迷蒙蒙的远方。

人过了四十就到了知天命的年龄,赵天旺对这些生活细节也不放在心上,他苦吃得太多了,多得使他的神经就算拿刀子扎一下也不会产生激烈的反应,他依旧闷着头蹬车。

这时,不远处出现了灯光,在雨雾中恍恍忽忽的像一个小鬼手中提的灯笼。赵天旺心中一喜:快到邻近的村庄了!今晚先借个宿,反正这方圆几十里熟人也不少,谁都知道他是个热心肠的人,曾经无偿地为别人做过不少事、帮过不少的忙。

赵天旺把自行车蹬得飞快,也不在意这脚下的路是土的还是柏油的了,前面的灯光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赵天旺抹了一把眼睛,才最终看清这灯光原来是一家餐馆门檐上的电灯光。赵天旺暗暗称奇,这里什么时候开了一家餐馆?更没想到天这么晚了,这座小餐馆还未打样。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兜里,里面空空如也。他本已经平静的胃现在又止不住呻吟喊叫了起来。看来,今天不在这吃顿饭,自己的胃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赵天旺鼓了鼓勇气,想到大不了吃完饭先赊着帐,日后还给人家便是。于是他将自己的车靠在背雨的地方,径直走了进去。

这是一家典型的农家餐馆,占据了小小的一间房屋,房屋是用砖混盖成的,样式已经过了时,挂在房檐上的电灯也超不过三十几瓦,灰蒙蒙的灯光在雨雾中像一只孤独的小鸡。屋子里亮着灯,里面有两个人正在忙碌,还有一位可爱的小女孩正趴在板凳上写作业,看来是温馨的三口之家。赵天旺走进去便打了一声招呼:“老板,来一份猪肉炖粉皮、一份青椒羊肉、一碗烩饼,外加二两白酒,白酒要衡水老白干。”

老板模样的人转过身来,笑呵呵地说:“好的好的,真没想到这么晚还有人上门,请坐请坐,哟,是天旺呀!”

赵天旺的手刚刚将身上湿漉漉的雨衣脱下,还没有将它晾在一边,便抬头看了一眼餐馆的老板。天啊!如果现在屋门不是被赵天旺随手给关死了,他一定会夺门而出的!可是现在他的嗓子发干,双腿发软,若不是一只手慌忙中紧扒住桌角,他会一头瘫倒在地。因为,因为,赵天旺看到了死人!

铁鹰奇案组 - 第一篇 第一章 遇见死去的人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