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天罗城

如今正是盛夏时期,高挂于天的烈日毫不吝啬的散发着惊人的热量,一股股火热的气浪随风摆动,将天罗城的城墙炙烤的灼热无比。

李浩阴沉着脸,他现在的心情很糟糕,极其糟糕!走在路上,毫不掩饰自己那双悔恨而又自责的双眼。

这是一条宽阔的官道,来来往往的修士络绎不绝,看着李浩满脸不爽的走在中间,他们忙不迭的闪开,捂着鼻子,一脸厌恶。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自然不是李浩有多么的凶残,一个区区练气三层的小修士,根本不足以让人产生丝毫的忌惮之心,他们真正在意的是李浩背上的那个奇丑无比沾满粪便还不断滴着脓水的大口袋。

没有人对这个怪异的大口袋有什么好奇心,单单是那口袋中散发出的浓烈的刺鼻尿骚味,就足以让不少人望而却步,尤其几个女修更是满脸厌恶,蹲在路边,吐了起来。

“这里面不会是大便吧……”有几个人鄙视的望着李浩,远远地躲在一边,他们毫不介意用邪恶的眼神去看待一个练气三层的小家伙、

李浩倒是并不在意,他仿佛根本闻不到自己背后袋子中散发着的呛鼻气味,自顾自地走着,只是阴沉的脸色上却露出一丝促狭的笑意,稍纵即逝。

视野渐渐开阔起来,李浩望着面前的庞然大物,按照惯例的感叹一声。他的面前是天罗城的城墙,高大巍峨的城墙占地数百亩,不时有一队队身披重铠的甲士呼啸而过,他们腰间露出的点点寒芒让李浩心中一凛。

不知是多少次打量这天罗城,李浩心中有些烦躁,这巨大而又巍峨的城门让他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极度的压抑。每次从巨大的城门进去,李浩的心脏跳动都在不断加快,他感觉自己正在一步步走进一个远古巨兽的嘴巴。

这种感觉,有些荒谬,仅仅只有李浩一人有这种感觉。他非常讨厌这种感觉,曾经无数次萌生过想要把这座城门拆掉的念头,但最终却是被他深深克制,一个练气三层的小小修士,别说是拆城门,恐怕他拆掉一块板砖,都会有一道剑光飞来,将他生生撕裂。

按照惯例,李浩的心脏跳动速度依然加快,当他从雄伟幽深的城门进入时,背后早已被冷汗浸透。有些厌恶的忘了城门一眼,李浩啐了一口痰,走了进去。如果有人懂得察言观色,一定可以从李浩的眼神中发现一样东西,那叫做:小人物的悲哀。

明显熟门熟路,李浩蒙着头笔直地朝着城东走去。

路边的繁华似乎完全不入他的眼,他根本看也不看,而是一路向东,坚定无比。不是不想看,而是不敢。李浩毫不怀疑自己若是在这里稍稍停留,就会被人丢出城去的可能性。

天罗城,乃是天华州七十三城之一。和其他城市一样,这里同样拥有一块狭小的区域供那些猪猡生存。

猪猡并不是一种家禽,但在修士的世界里,却和家禽没有什么大的区别。练气三层以下的修士都被统称为猪猡。

这是一个耻辱的名号,不幸的是,李浩正是一个卑微的猪猡,按照法令,一个猪猡是没有资格进入天罗城内城的,所以,他一进天罗城,就笔直地朝着城东走去,那里才是他该去的地方:贫民区。

刚刚进入城东的李浩,呼吸着这里难闻的腥臭气味,心中却莫名的安定下来。他的步伐渐渐缓慢,没有人对他背后的包裹露出厌恶之色,反而大多数人都是一脸的羡慕。

感受着周围那羡慕的眼光,李浩的胸膛微微挺起,他似乎找回了些许自信。

“呀,这不是耗子兄弟吗!来来来,到老哥哥这里来。”一个脸色蜡黄,满脸市侩的中年男子拉住李浩,他的嘴上连珠炮似地发出邀请,眼光在李浩背后的大袋子上隐晦的一扫,心中一凛,更加热情起来。

李浩也露出笑容,顺势跟了过去。他的年龄很小,不过十七八岁,清瘦的面庞略显稚嫩,配合上这略显羞涩的笑容,更显得毫无机心。

“妈的,这个小狐狸又露出这幅可恶的脸孔,看来这次的交易又要出血了。”黄脸男子心中暗骂,面上却笑成一朵花,他在这贫民区混迹多年,以收购材料变卖为生,为人市侩精明,八面玲珑,这李浩正是他经商生涯中一个难缠的角色,每每看到李浩露出这幅笑容,他都警惕万分因为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这小狐狸又在算计他。

“耗子兄弟,不知你这有什么货色啊?闻着味道,倒很像是骚尾貂啊。”黄脸男子有些肉疼得端出一杯茶水,开门见山,直接谈生意。面对李浩,他根本没打算纠缠,因为他知道自己占不了什么便宜,还不如节省些时间,直接交易算了。

“不错,的确是骚尾貂,而且还是三尾的好货色!”李浩眯着眼睛,毫不客气的接过茶水,一饮而尽。他心中有些诧异,为了讨好自己,这家伙居然连珍藏的青叶茶都拿了出来,难道市面上真的对骚尾貂急需到如此程度?

“三尾!”黄脸男子惊叫一声,脸色大变“三尾,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捕捉到三尾?你可不要诓我!”

也怪不得这黄脸男子如此惊讶,这骚尾貂虽然只是一般的小妖兽,但是速度却非常快,一般情况下,不动用陷阱,练气四层的修士才可以捉到骚尾貂,而李浩区区练气三层,居然说自己捉到了三尾貂,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这骚尾貂进化到三尾后,速度直接就是暴涨三倍,一般练气期八层的修士才有可能将其捕捉。

看到黄脸男子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李浩心中更加笃定,缓缓开口:“是不是三尾,六子大哥一看就知,用事实说话么。”

六子压抑住心中的激动,缓缓打开口袋,随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三尾灰貂慢慢出现在他的视野,他的脸上猛然露出狂喜之色“果然是三尾!哈哈,耗子兄弟好本事,好本事啊!”

李浩不再说话,他默默咀嚼着茶叶梗,等待六子开价。

六子当然知道李浩的意思,他翻弄着手中的三尾灰貂,说道:“最近市面上急需骚尾貂的皮毛,价格上涨许多,一只普通的骚尾貂价值十块灵晶,进化到二尾的骚尾貂价值二十块灵晶,至于三尾,价格更是达到恐怖的五十灵晶!”

听了六子的话,李浩心中顿时火热,他几乎马上拍板决定“卖了!五十灵晶,卖了!”

看到李浩的样子,六子冷笑一声,说道:“耗子兄弟倒是好不实在,三尾貂价值五十灵晶不错,但是你也不看看你给的是什么货色!

六子将三尾灰貂猛的翻转过来,在三尾灰貂的肚皮上,一道狰狞的伤痕几乎横切而过,灰色的毛发上面一片焦黑,明显是价值大打折扣。

李浩心中苦笑,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但是他的面上却是一片淡漠,完全不动声色”怎么了?我看这很好啊,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无耻,果然无耻!”六子看到李浩装傻,心中大骂其无耻,这睁着眼睛说瞎话可不是谁都能干出来的,尤其是李浩还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这让深深了解李浩为人的六子更是无语。

六子实在懒得和李浩纠缠,他感觉再纠缠下去,自己一定吃亏,索性直来直去“三十灵晶,一口价!”

“什么,三十灵晶!你居然直接消减二十!”李浩直接跳起,这个价格他根本无法接受。

“就三十灵晶!一个都不加,你要是卖就卖,不卖就请到别家!”六子吃准了李浩的软肋,绝不松口。这贫民区就他一个人收购材料,其他人就算有货,也没有门路卖出,他根本不担心李浩去别的地方,说出这话,不乏挤兑之意。

李浩咬紧嘴唇,一股无力感袭来,他不怕和六子纠缠,怕的就是六子强硬的态度,正如六子所想,李浩还真没有什么别的门路,唯一的就在这里。

李浩心中悔恨交加,他捕捉到这三尾灰貂可是下了大力气的,结果却在成功的时候,出了点小意外,把三尾灰貂的皮毛糟蹋了很多,这回城的一路上,他的脸色阴沉,就是因为这件事。

六子老神在在,看着李浩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心中竟然有了些许快意,小狐狸,今天你终于栽在老子手上了。许久许久,李浩红着眼睛,艰难地吐出一个字:

“卖!”

六子快意大笑,张狂的笑声撩拨着李浩那本来就绷紧的神经,李浩心中暗怒,热血冲头,手掌一翻,竟然取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猛的在三尾灰貂那本来就残破的尸体上一划,一道更大的裂缝出现,空气中的骚味也更加浓郁起来。

“你、你、你,你干什么!”六子咬着牙齿,不可置信。

“哈哈哈,三十晶石,卖给你!”李浩丝毫不担心六子不买,他这一刀,影响不大,纯粹就是为了恶心恶心六子。

这次轮到六子脸色猛然变成猪肝色,他也几乎是咬着嘴唇,狠狠的吐出一个字:

“买!”

剑令 - 第一章:天罗城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