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是谁安排着命运?左手紧握着右手,当左手放开的时候,是不是意味着分离?是谁打起舞蹈的节拍,在岩石上跳舞?蝴蝶的美丽,难道只有那翩飞的短暂一刻?

在明媚晴朗的天气下,8岁的如若背着妈妈为她准备的小书包,左手紧紧牵着10岁的夏日的右手,两人一起参加暑期夏令营。

夏日指着山顶对如若说:“小若,你一定要紧紧地抓住哥哥的手,这样我们才能一起爬到最高的地方。”留着可爱的蘑菇头的如若眨巴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对夏日哥哥露出灿烂的笑容。她喜欢这样抓着夏日的手紧紧不放,喜欢和他肩并肩地走着。

在老师的带领下,大家开始往山上爬去。

如若由夏日牵着,远远地落在后面。

天气有些炎热,如若早已汗流浃背。她皱着眉头看向被树遮挡着的太阳,嘟着嘴转头看向夏日。

“好热!”如若有些疲惫地说道,“夏日哥哥,我想回家吃冰棒。”太阳光闪烁着,地面的温度非常高,似乎想要将人烤焦。

她现在好想念家里冰箱里的冰棒,一路上把妈妈准备的酸梅汤都喝光了,现在嘴巴渴得好难受。

夏日看着如若,淡淡地笑了笑:“我们不是说好要爬到山顶吗?现在我们才到山腰。”夏日哥哥总是以这样一副小大人的口气跟她说话。

“可是,真的好热嘛!”如若伸出自己的右手擦拭着额头的汗水,闹着别扭说道,“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来了。”如若一屁股坐在脚下的台阶上,没有再前进的欲望。

参加夏令营的孩子都和他们差不多大,前面也有人跟如若一样,累得爬不动了,带队的老师只好让大家都停下来休息。

小虫子的鸣叫声很是刺耳,还有其他孩子们的喘息声,都让如若的心很不安定。

夏日坐到如若的旁边。

“小若,你不是告诉我,今天一定要到爬到那个最高的地方吗?为什么不爬了呢?”夏日温柔地问道。

“可是……人家好累嘛!”她现在才知道最高的地方并不是那么容易上去的,她的左手仍旧牵着他的右手不放,即使自己已经完全没有爬上去的欲望。

“小若,加油!好吗?”夏日哥哥对如若微笑着。

他总是这样,每次当如若要放弃的时候,他就露出这个让人无法抗拒的微笑,对如若说加油。

上次如若去学琴,手痛得坚持不下去,他也是这么对如若说的。

如若咬着自己的下唇,不敢看着他,这个时候老师要大家继续前进。

“小若,我们走吧!”他用力地握紧如若的左手,紧紧地握住,有股力量通过左手传入身体里。

“好!”如若顺从地点着头,再也没有任何抱怨。

妈妈常说夏日是如若的克星,如若不知道什么是克星,只知道自己总是无法拒绝夏日哥哥说的任何话。

“夏日哥哥,你会牵着小若的手不放吗?一直牵着吗?”如若露出纯真的笑容看着他。

“笨蛋小若,世界上没有哪两个人会永远不分开。”他认真地说道。

他的话好深奥,如若疑惑地看着他清澈的双眼,心里好像有千百只蚂蚁在咬一样。

“这么说,夏日哥哥会离开小若?”她的言语里带着淡淡的伤感。

“小若,要是有一天,我们长大了,分开了,样子变了,那么,我左眼里的这颗痣就是我的标志。痣在,夏日就在。看到这颗痣,就说明夏日在你眼前,在你身边。”夏日用左手指着左眼的那颗痣对如若说,右手将她的手握得更紧:“而且我的右手永远只牵着一个叫桑如若的女孩。”听着这话,如若露出更加灿烂的笑容,看着夏日眼角的痣,深深地记在心里。

“小若记住了,我们一言为定。”说着,如若伸出自己右手的小拇指,夏日哥哥看着她淡淡地笑着,而后伸出自己左手的小拇指,立下永远不变的誓言。

当他们爬到山顶的时候,如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离太阳是那么近,她高兴地向前冲着。

“嘿!我是如若。”她大声地呐喊着,山上还传来她的回音,这种感觉好特别。

“嘿!我是夏日。”如若喊完后,夏日哥哥也跟着大声地喊着。

他们看向山下,世界都在他们的脚下,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

“夏日哥哥,你看那些车子都好小哦,像蚂蚁一样。”如若激动地说。

夏日看着如若指着的方向:“是啊,都好小,很好玩。”他安静地看着山脚下的事物,陷入深深的沉思。如若不解地看着他,时间似乎就在此刻凝固着,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耳边响着同学们的吵闹声,还有风吹过的声音,鸟儿在天空上飞翔着,似乎可以随时将它们抓住。

如若知道,这个时候她要给夏日哥哥的是最大的安静。每当他思考的时候,她都学会站在他身边,不发出任何言语。

“小若,我们该吃午餐了。”沉默了良久,他转过头对如若微笑,又恢复成那个充满热情的夏日了。

如若高兴地放下自己的小背包,准备坐到地上。

“等等。”夏日说着,就从背包里拿出一袋东西,拆开后是一张塑料桌布。

“这是我妈妈准备的,她说这样就不会把衣服弄脏,也不会污染大自然。”“嗯嗯,夏妈妈总是想得那么周到。”如若帮着夏日将桌布铺好,然后坐在桌布上。

夏日牵起如若的手,静静地看着她。

“小若,你的脸都晒红了。”他心疼地望着如若,皱着眉的样子有些像大人。

如若也对他灿烂地笑着。

“夏日哥哥,被你晒着真的很幸福。”因为现在正是夏日呢。

夏日的脸突然就红了。

“我们现在一样了呢!”如若快乐地触摸着夏日的脸颊,感受着他脸上的温度。

“傻丫头。”夏日将如若的手握住,然后又轻轻地放下,随后拿出包里的东西。

“这是我妈妈准备的绿豆汤,还有点冰呢!虽然没有冰棒好吃,但是能消暑的。”说着,夏日将保温壶里的绿豆汤倒在一次性的杯子里。

“嗯,我现在不想吃冰棒了,就想喝绿豆汤。”如若抢过夏日手上的绿豆汤,大口大口地喝起来。

这时,不远处传来大家打拍子的声音,他们循声望去,是孟菡雪在跳舞。她灵活地旋转着自己轻盈的身体,泛黄的头发飘动起来,像个飘落人间的精灵。

夏日一直注视着那边,连如若把所有的绿豆汤喝完了都不知道。

看到这一幕,如若突然难过起来。

大家都在为菡雪鼓掌呢,连夏日哥哥都满脸欣赏的表情。

为什么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

为什么不论什么时候她都是焦点呢?

老师向着夏日和如若招手,要他们过去一起玩,而如若却本能地摇了摇头。

“小若,你也很喜欢跳舞的哦,什么时候也像菡雪这样跳舞给大家看看啊!”夏日收回眼神,笑着对如若说道。

“可是菡雪已经在跳了,大家看菡雪跳就好了。”如若有些不悦地说道,“你也可以过去看菡雪跳舞的。”“啊,我们的小若公主不高兴了啊!那就不跳给他们看,小若只跳给夏日哥哥一个人看好不好?夏日哥哥就做小若的专属观众。”夏日笑着将如若拖起来,“来,我们找个地方偷偷地跳。”夏日拉着如若向另一边走去,寻找着能够跳舞的地方,但是似乎到处都不太平坦。

突然,如若看到一块大石头,于是她快速地爬了上去。

“夏日哥哥,这里很高,我要站在这里跳舞给你看。”如若在上面转了一个圈后说道。

“嗯,好,我给你打拍子。”夏日也跟着爬上了大石头,“但是你要小心背后,注意安全。”那块石头很高,他们在踩着旁边的小石头才爬上去的,而如若的身后没有阻挡。

“嗯,我会小心的。”如若开心地说道。

之前老是说要跳舞给夏日看,但是妈妈总说家里太小不能跳,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她一定要好好地表现表现。

如若开始舞动着身体,越跳越投入。

树上的小鸟欢快地叫着,似乎也在跟着夏日一起为如若打拍子。如若激动地将动作做得更大。

“夏日哥哥,你说我跳得好看吗?”如若边跳边问。

“跳得很好,好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在翩翩起舞。”夏日微笑着对如若说道,手里仍旧打着拍子。

如若开心地挥舞着手臂:“因为这是蝶舞呀!飞舞的蝴蝶。”说着,如若便开始单脚转圈。

“蝴蝶!蝴蝶!张开你的双翅,用力地飞翔吧!”如若喊着音乐里的口号,转得更快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转了多少圈,突然重心一个不稳,脚一滑,小小的身体开始往下掉。

她想让自己停下来,但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

“夏日哥哥,救我!”如若本能地大声喊道。

一旁的夏日想都没想就朝她飞扑过去,抓起她的手,然后随着她一起往下沉。温暖安宁的声音夹杂着呼呼的风声传进如若的耳朵里。“不怕,有夏日哥哥在,不怕!”

如若我在你眼里 - 楔子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