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梅比亚归来

公元前270年秋,经过了夏季燥热的高加索山区,终于迎来了些许清凉的气息。这片山区草原的气候,要比2000年后的今天好多。到处是郁郁葱葱的牧草,马儿和牛羊可以在草地中嬉戏,在清澈的小河边饮水。

世代生活在这里的是属于强大的塞硫古帝国的亚美尼亚山民,虽然,他们也有自己的国家。但是,那不过是强大帝国的一个从属罢了。

“梅伊!梅伊!你在哪儿?”一个年老而洪亮的声音响彻这片不大的山谷。她,波斯瓦尔大婶,正站在村落前,呼喊着自己那顽皮的小孙女。大婶看起来是个地道的亚美尼亚山民,淳朴善良,而又拥有坚韧的品质。生活已经在她那张早已不再年轻的脸上刻下了深深的印记。

“嗨!奶奶,我在这儿呢。”一个约莫三岁大小的女孩,怀里抱着一只和她一样小巧的山羊,蹦蹦跳跳的不知道从什么不知名的地方突然冒了出来。“刚刚,尼娜掉到山沟里了,我去把它拉了上了,奶奶。”

“淘气的孩子。以后,这么危险的事情,不准做!”奶奶嗔怪的抚摩着梅伊的头。“可是,奶奶,您看尼娜多可怜,它的腿一定是摔坏了。”女孩抬头,抱着怀里的小羊,可怜的望着老妇人。“走吧,带它去屋里,给它擦点儿药。神会保佑梅伊的小尼娜康复的。”波斯瓦尔大婶接过她孙女手中的羊,领着她的孙女向自己的石屋走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各家各户的石屋的烟囱开始冒出了白烟。这时候,在通往村落的山路上,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一队人,正在夜色中匆匆的行进。月光照射在他们身上,反射出盔甲的光亮;借着月光,也可以依稀的辩识出马头带着金属制成的护具。看样子,这是一队重骑兵,而在亚美尼亚这样的小国,现在能用金属马头护具的骑兵,也就只有将军们的亲兵了。

天开始放亮,清晨的薄雾笼罩着这个山区不大的村落,远处的马蹄声也越来越近了。骑兵们经过一夜的行进,也都疲惫不堪,不过,他们终于还是在清晨到达了村子。

“啪、啪、啪!”一个身材高大的军官模样的人轻轻的敲着大婶家的门,“大婶,波斯瓦尔大婶,您在家吗?”

“谁啊?这么早就来敲门。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很不礼貌的。”一个年老的声音传了出来,门也应声打开了。

“神啊!是你。我的神啊!真的是你……”

“是我,大婶。我是梅比亚。”来人说到。这是一个约莫能有三十五岁的中年男人,身材高大挺俊,深陷的眼窝与高挺的鼻梁,外加瘦削的脸庞,显示出这人威严而刚毅的性格。脖子上一道斜向胸前的伤痕,似乎也在向世人说明,这是一位曾经在战场上负过伤,骁勇而善战的将军。

“大婶,我……”

“差不多4年了。4年没有见到你了。”

“是啊,大婶。您的身体还像以前那么硬朗,泰兰……泰兰,她还好吗?”

老妇人低下了头,神情有些拮据,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像是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然后说:“死了……她死了……泰兰死了……”中年人,身体晃了一下,呆呆得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只是站着,那双眼窝看起来陷得更深了。

“已经3年了。”老妇人慢慢的说,然后,她看了一眼屋里。轻轻的关上了门,小梅伊应该还在甜美的梦乡中。

“那是3年前的事情,大概是春种的时候,山里的叛军来抢夺村子里的牲畜和粮食。泰兰她刚刚生完孩子不久,身子虚弱;但是,听到这个消息,她还是拿着她的弓和剑,带着村里的猎人一起去抵御叛军的侵扰。结果,中箭受伤,回来没多久就死了……”

“孩子……泰兰……死了……”中年人呢喃着,并用一只受过刀伤的手扶在波斯瓦尔大婶的肩头。似乎,如果不这样,他就会摔倒。

“是的。”老妇人擦了擦眼,抹去脸上的泪水,“泰兰有个女儿,你的女儿……”

第二天一早,在山谷的小河边,在蓝天白云间,一个幼小的女孩和一个中年的男人在疯跑着。他们相互追逐,打闹嬉戏,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安逸。也许,幸福的日子就该如此……

“梅比亚!快呀!快呀!你抓不住我。呵呵!”

“快来呀!你看,那条河,尼娜经常和我在那条河边玩,不过,奶奶从来不让我下水。但我总是偷着去,呵呵,你可不要告诉她哟。呵呵。”

“呵呵,骑大马喽!长大,我也要做个将军。快跑,快跑!”

女孩骑在男人的肩头,手里挥舞着她小小的牧羊鞭,在蓝天白云之下,殷殷绿草之上,欢快的像个精灵。也许,每个人的童年,每个快乐的孩子都是一个精灵。

“梅比亚,明天,你还能跟我一起玩么?”小家伙终于疯累了,舒服的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问同样躺在她身边的中年男人。

“可以,只要梅伊高兴,我可以天天陪着你。”

“那,国王也不可以把你抢走么?”女孩侧起身,看着身边的人。

“国王,是的。国王也不……”中年人,望着天,神情由犹豫转向坚定。

“呵呵,梅比亚骗人!”女孩一边咯咯笑着,一边站了起来跑远了。“奶奶说,男人就要去打仗!”

男人坐了起来,看着女孩的背影,“哎,真是像极了泰兰。”他心中默默的说。远方,是忧郁的天空……

快活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一周的时光就这么在疯闹和嬉戏中度过了。梅比亚感觉4年来的疲惫与压抑都得到了最好的释放,虽然,没有了泰兰,但是,神却把梅伊恩赐给了他。是的,他有了一个女儿。虽然,梅伊,并不知道他是她的父亲。

山区的夜晚,或许总是来得特别的早,也特别的宁静。一匹快马疾驰所发出的马蹄声,就显得与这格格不入。

“梅比亚,梅比亚大人在哪里?”一个国王的传令兵从马上跌落在村口。村口站岗的卫兵扶起了他去找将军。

“将军大人,这是国王给您的信。十万火急!3万西徐亚大军已经兵分两路从阿兰尼和塔奈斯出发,向科泰斯城进发。现在西徐亚军队的前锋已经过了科而基斯河,王子卢萨和泰格兰将军已经……战死……”

“再说一遍!”梅比亚噌得站起,手指的关节在咯咯的作响。

“王子卢萨和泰格兰将军已经战死殉国。”传令兵重复道。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梅比亚无力的挥挥手,坐回椅子中去。他的确无法想象,和他并肩作战多年,骁勇善战的这么两位挚友就这么故去了。

“梅比亚,你要去打仗了吗?”一直坐在一边的梅伊问。

“是的,孩子。”梅比亚深情的看着梅伊,用手抚摩着她的脸庞,缓缓的说,“我恐怕不能兑现我的承诺了。明天,我不能陪你去看日出了。”

“梅伊不要梅比亚跟梅伊去看日出,梅伊要梅比亚去打仗,去把西徐亚人都杀光!”女孩倔强的看着梅比亚,眼里是不符合她这个年龄的坚毅目光。

梅比亚感觉心头一紧,手也跟着微微的抖了起来。把西徐亚人都杀光?是的,也许这也是一个办法。可是,你可知道……

“不过,梅比亚打完仗还会回来跟梅伊玩么?”女孩接着天真的问,眼神中已经满是期盼。

“会的。我的孩子。一定会的!”

“那我们击掌!不许赖皮。”

“啪!”

“呵呵,太好了!”

“梅伊,你该睡觉了。”一个年老的声音,老妇人收起手里的活计,跟女孩说,“现在你得去睡觉了,让梅比亚安静一会儿。”

“好的,不过,梅比亚才不会嫌我烦。不过,我去睡觉了。你也早休息,梅比亚。”

“好的,孩子。晚安。”

太阳再升起来的时候,梅比亚已经换上了全套的戎装,马匹也披挂整齐。他的卫队,也已整束待发。波斯瓦尔大婶带着梅伊站在梅比亚的马前,梅比亚附下身,跟梅伊轻声的说着话。

“梅伊,以后要听波斯瓦尔大婶的话。”

“好的。”

“要快快的长大。”

“好的。不过,我长大,你还会跟我玩吗?”

“会的。”梅比亚笑笑。然后,他抬起头,看着波斯瓦尔大婶,神情有些迟疑,但是,顿了一下,他还是用探讨的口气说:“我想等梅伊长大,也许,应该给她一个新名字……”

“也许吧!不过,你还是说吧。”波斯瓦尔大婶把梅伊搂在怀里,望着梅比亚。

“我希望她能叫梅伊泰兰提格兰。”

乱世女将泰兰 - 第一章 梅比亚归来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