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他不举?

安慕云这边的吵闹,惊动了院子内的其他人,不知不觉竟是来了不少人。

左淑兰一见来人了,眼眶立马便红了起来,一改刚才盛气凌人的模样,欲诉欲泣的说道:“这位小姐,我家丫鬟只是护我心切,才不小心冲撞了小姐,可小姐也不该下这么重的手啊!”好不委屈。

左淑兰的突然变脸让安慕云愣了愣,而周围人都眼光有些不善的看着安慕云。

安慕云看着年纪比她大点的左淑兰,眼珠子转了转,在心里酝酿了几秒钟情绪,“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哭的比左淑兰还要伤心,还要奔放。

哼,不就是比可怜,装柔弱么,谁还不会了!

众人显然没有料到安慕云居然会突然大哭了起来,都被吓了一大跳,纷纷不明所以的目目相视。

在一旁的半夏被安慕云哭的一愣一愣的,不禁上前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安慕云顺势靠在了半夏的肩上,在半夏耳边一边哭,一边小声道:“别说话,快跟我一起哭!”

半夏有点懵逼,不知道自家小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却也照做了。

可是她憋了半天,脸都憋红了,愣是没哭出来,最后只能哭丧着脸,小声道:“小姐,我哭不出来咋办?”

安慕云随即暗地里狠狠的掐了半夏一把,疼的半夏眼泪立刻刷刷的往下掉。

众人看着这抱头痛哭,一发不可收拾的主仆二人,都呆愣在原地,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有些手足无措,毕竟素来这些聚会上,也没出现过这种事情啊!

安慕云主仆二人哭了半响,安慕云终于开口了,“这位姐姐你不能看我年纪小不懂事就这么欺负我啊,呜呜……刚刚明明是你吩咐你身边的老嬷嬷打我的婢女……”

说着,安慕云将头从半夏肩膀上抬了起来,让众人都能看见半夏那两边红肿的脸颊,指着站在左淑兰身后的老嬷嬷,继续道:“我不愿意,想要上前阻拦,你还让你身边那个老嬷嬷动手掐我,你们看……”

安慕云挽起了自己的袖子,给众人看。

左淑兰看着众人看她的眼神变了,还纷纷对眼前这小丫头报以同情的目光,顿时感觉不妙,气愤的跺了跺脚说道:“你……你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我才没有,明明是你在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那我和我丫鬟身上的伤是哪里来的?难道还能是我自己弄的吗?明明是姐姐你在颠倒是非黑白,欺负我年纪小,呜呜……”安慕云说完,掩面继续哭泣,然而嘴角一闪而过的笑意出卖了她此时内心的真正想法。

小样儿,还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在一旁的半夏看着自家已经十六岁,已经及笄,都能嫁人的小姐,动不动就说自己年纪小,不禁暗暗抽了抽嘴角。

就在左淑兰百口莫辩之际,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好戏的安慕瑶站了出来。

安慕瑶一上来就拉住了安慕云,一副好姐姐的模样教训道:“哎呀,妹妹,你怎么能趁姐姐不注意时就到处乱跑乱走呢,万一你出了点什么事,可让姐姐怎么跟爹爹和娘亲交代啊!”

随后不等安慕云开口,继续道:“你可知你对面的这位姐姐是谁?她可是内阁大学士之女,皇城内有名的才女,出了名的知书达理,怎么可能是你说的那种人呢,这其中想必定是有什么误会,妹妹乖,就别不懂事了啊!”

而后,安慕瑶松开了安慕云的手,转向了左淑兰,朝她行了个礼,说道:“左姐姐,真是抱歉,小妹平常甚少出席这等场合,所以才会不识得你的身份,闹出今天如此大的误会,瑶儿替妹妹向你赔罪了,还望左姐姐不要见怪。”

安慕云这才知道眼前这找茬的官家小姐是谁,刚开始看她那派头还以为有多大的后台呢,没想到居然只是一个从二品的官员的女儿就敢这么嚣张。

“安大小姐,这件事情根本就跟你没有关系,不过既然你已求情,我也不好在多说什么,只要你妹妹亲自向我道歉,那此事我便不再追究了。”左淑兰见安慕瑶给了自己台阶,便也想顺着这台阶下了,但心里多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她可是从小到大都没受过今日这种委屈。

“云儿,快向左姐姐道歉。”安慕瑶一脸慈爱的说道。

安慕云冷笑的看着眼前这两人一唱一和。

呵呵,安慕瑶这打的好算盘,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等自己整的左淑兰下不来台的时候出来做好人,既让左淑兰欠了她一个人情,有在众人表现了她的高尚品德,更加借机在众人面前凸显了安慕云的无理取闹,粗鄙不堪的性格,简直就是一箭三雕啊!

不过现在的安慕云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刁蛮任性没脑子,任人摆布的安慕云了,如今想要我乖乖听话,成全你的一箭三雕?对不起,你想的实在是太美好了。

安慕云硬是从眼睛里挤出了几滴眼泪,委屈巴巴的继续装,“大姐,我又没有错,我为什么要道歉?明明是她不对在先,再说了,我们爹爹乃是堂堂的尚书大人,正一品官员,她只是从二品的官家小姐而已,论身份我们比她只高不低,为什么要在这里委曲求全,我这认错不要紧,丢的可是咱尚书府的脸面,难道姐姐脸尚书府的脸面都不顾了吗?”

“这……”安慕瑶被安慕云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一时间,竟然找不出什么话来回答,毕竟这件事情被安慕云这么一说,就不单单是私下里的小口角了,而是家族脸面的事情了,家族的脸面她能不顾?可她要是顾了,这前面自己说的那些话又算什么?

这个安慕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竟然给自己丢了这么大一个难题,这事情要是处理不好,日后肯定会传出风言风语的,这可怎么办?

安慕瑶紧紧的揪着手里的锦帕,恨恨的看了安慕云一眼,贝齿轻咬,楚楚可怜的看向人群中的五皇子萧明昊,向他求助。

萧明昊只得站出来打圆场,道:“今日是本皇子请大家一同来游玩的,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大家都回到席位上去吧,再不去,本皇子辛辛苦苦准备的美酒佳肴可就要浪费掉了。管家,传歌姬!”

“好嘞!”管家应声退下。

众人见这场宴会的主人都发话了,觉得在这里闹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便统统一哄而散,各回各位,此时歌姬也上来了,众人一边喝酒,一边看着歌姬跳舞,好一番其乐融融的景象,仿佛刚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

安慕瑶在越过安慕云回到正院的时候,一改刚才那温良贤淑的模样,低声道:“既然你还知道顾及尚书府的脸面,你就少给我惹麻烦,省的丢了家里的脸,给家里惹麻烦。”语气中满是警告。

“这个就不劳姐姐费心了,妹妹心里自有分寸。”安慕云皮笑肉不笑的转头看向安慕瑶淡淡的说道。

安慕瑶见安慕云这态度,十分不爽,哼了一声之后,便拉着左淑兰拂袖离去。

“小野猫,嘴皮子到挺利索,竟然能把你那大姐堵得说不出话来。”萧易然站在安慕云的身旁,看着安慕瑶离去的背影,笑道。

安慕云回头看了身旁的萧易然一眼,俯身行了个礼,“瑞王谬赞了,小女子不敢当,若没什么事,小女就先回席上去了,否则大姐又该说了,小女告退。”

说完,也不理会萧易然答应还是不答应,拉着半夏转身就走。

半夏在一旁看的愣愣的,自家小姐什么时候和这瑞王爷走的这么近了?

半夏想起坊间关于瑞王的流言,觉得自己有必要跟自家小姐普及一下这瑞王的事情,以避免自家小姐跟这煞神走的太近,于是连忙小步跟上安慕云。

“小姐,为了你的生命安全,奴婢还是劝您以后少跟瑞王爷接触吧……”

“怎么?”安慕云问道,关于这个瑞王爷萧易然,她只是在原主的记忆当中知道他是当今皇上的弟弟,但是对于他其他的事情就不太了解了,从今日的接触来看,此人绝对不简单,日后若是避免不了要跟此人打交道,必须得上点心,否则什么时候被他吃掉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安慕云又补了一句,“半夏,把你知道的,有关于瑞王爷的所有事情都一字不落的告诉我。”

“是。”半夏跟着安慕云回到位置上坐下说道:“我听坊间传闻,这瑞王爷性格很是暴躁,之前就因为人家碰了他的衣服一下,他就将人家的手给剁了呢,而且武功十分高强,据说他的武功都是吃小孩心脏练成的,还有啊……”

“行了行了行了,除了这些,还有没有别的?比如最近一年发生的事情?”安慕云磕着瓜子,听半夏越说越离谱,根本就没有一句能信的,连忙打断道。

半夏歪头想了想,“诶,你还别说,还真有一件,据说今年年初的时候,皇上赏赐了他不少漂亮的歌姬,谁知却被瑞王爷全都赶出了府,这天底下敢拒绝皇上赏赐的,怕也就是瑞王爷一人了,不过也由此传出,他好像是不举。”

“噗!你说什么?”安慕云听到这里,噗的一声将刚喝到嘴里的酒喷了出来。

悍妃驭夫手札 - 第二章 他不举?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

×

正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