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崩溃边缘的希望

秦氏也极为不满的向那婆子看去,“催什么催,大小姐要是着急,你就让她自己先走!”

苏白桐屋里有多少衣裳,多少首饰她可是一清二楚,就算前几日京城来人给她送了东西来,可是苏白桐根本就不会打扮,那些东西放在她手里也是浪费。

终于,苏灵涓装扮停当,秦氏看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儿,顿感欣慰。

她们带着四、五个丫鬟出了门。

院门口站着个回事的婆子,见她们出来急忙走上前。

“去叫大小姐出来吧。”秦氏傲慢道,她是要亲自送女儿上车的。

那个婆子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夫人……”那婆子苦着脸,“大,大小姐她早就走了。”

秦氏扬起眉毛来,鄙夷的冷笑了一声:“就这么急的想跟别的男人出去么,真是不要脸。”

苏灵涓也是一脸的不屑之色。

那婆子见她们还在往外走,似乎没有明白她的意思,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夫人!您不用带二小姐出去了,大小姐已经走了。”

“什么?”秦氏这时才觉出事情不对来,“那个疯子已经走了?去哪了?”

“陈公子等的急了,几次让大小姐打发人来催,是夫人您说的……让她等急了就先走……”

秦氏一口气没喘均,呛得自己脸色发青。

苏灵涓也变了脸色。

走了?苏白桐竟真的跟着陈公子就这么走了……

那她怎么办!

陈府。

陈夫人焦躁不安的在屋里来回走,管事嬷嬷不住的在一旁安慰她,“夫人,您不必担心,少爷他一会就会将苏小姐请来了,您还是坐下歇一会吧。”

可是不管别人怎么安慰,陈夫人仍是定不下心神,不住的往外看。

“夫人,苏小姐来了。”门外的丫鬟通报道。

“快……快请……”陈夫人一边说着,一边起身,竟直接奔向门口。

苏白桐刚一进门,险些跟陈夫人撞了个对面。

“苏小姐!”没等苏白桐主动见礼,陈夫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你可算来了……”话未说完,眼眶先红了。

陈之南与屋里的管事嬷嬷不禁面露惊讶之色。

这位苏小姐不过与陈夫人只有一面之缘,怎么现在看起来她们之间倒好像是交情莫逆一般。

“你们都先出去吧。”陈夫人道。

苏白桐不慌不忙看了眼身后跟着的丫鬟慧香,道:“你也先出去下。”

慧香应声退了出去。

等屋里就剩下了陈夫人跟苏白桐时,陈夫人突然拉着苏白桐的手,双膝一弯就想跪下去,“苏小姐,你救救我吧……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

苏白桐神色平静,显然她早就预料到陈夫人会有此举,她伸手搀扶住对方的胳膊,“您先起来说话。”

陈夫人的双手不住的抖着,“你早就知道的,对不对……那天你走之前明明提醒过我,要我晚上不要靠近水边,不然会有血光之灾,可是我没有听你的话,我……我险些就……”陈夫人哆嗦着拉住苏白桐的手,“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出事的……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苏白桐当然知道在陈夫人身上会发生什么事,那天她在陈夫人身上看到了浓重的死气,要不是她的提醒,现在陈夫人早已是一个死人了,幸得她的提醒,她侥幸逃过一劫。

不过苏白桐却不会将此事说出来。

以前,她就是太过无知,随意的将她看到的一切说出来,所以才会被人当成疯子,正所谓天机不可泄漏,若不是为了偿还陈夫人救助她的人情,她本不想泄漏天机的。

“夫人还是先说说那天都发生了什么吧。”苏白桐岔开话题。

陈夫人定了定心神,道:“我刚回府当晚,有下人称老爷请我去书房,有要事相商,所以我便去了,将要走到池边时,忽地想起你白日提醒的那句话,我当时便犹豫了一下,可是……却不知被身后谁推了一下,跌进了池子里,幸好我离池边比较远,掉下去时抓住了池旁的柳枝……”

苏白桐静静的听着,看到陈夫人将衣袖挽起来,露出胳膊上面缠绕着的纱布,显然她的身上落下了不少划伤。

“幸好夫人您平安无事。”苏白桐露出淡淡的微笑。

“不不不……苏小姐,我是平安无事,可是我身边的丫鬟……却……却淹死了!”陈夫人满面惊恐之色,“我当时初来祁凉城,所以并不知道,那丫鬟竟是我们老爷的一个通房,现在府里的下人都在暗地里嚼舌头,说我是因妒杀人……”

陈夫人掩面而泣,“苏小姐,我……我真的没有杀人……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您想要我怎么帮?”苏白桐定定的望着陈夫人。

“你……你只要告诉他们,你那天跟我说的那句话……”

“他们会信吗?”

陈夫人愣住了。

苏白桐唇角掠过一丝轻蔑的浅笑,“你觉得这种事说出去,有几人会信?”不然她也不会被人当成疯子,关在后宅这么多年。

“那我该怎么办才好,老爷要是真的为此而休了我,我便只有死路一条了。”陈夫人心里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她该怎么办才好,好不容易到了祁凉城一家人团聚,却发生了这种事,是谁想要害她的性命,又是谁害死了那晚她身边跟着的丫鬟……

“夫人,莫怕,我会帮你。”

就在陈夫人心乱如麻之时,耳边突然响起柔和的女声,她抬眼看向对面,只见苏白桐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身上穿着旧裳,风轻云淡的向她微笑。

陈夫人不禁一有瞬间的晃神。

她还从未见过有哪家的小姐笑的像她这般好看。

陈之南在院里等的心急,可是他却不能擅自闯进门去,只得在廊下来回踱步。

就在这时,门帘挑起,陈夫人挽着苏白桐走出来,眼底微红,显然是哭过了,可是她的神色却比苏白桐刚来时要平静许多。

“此事就麻烦苏小姐了。”陈夫人攥紧了苏白桐的手,“过两天你可千万要来啊。”

邪王溺宠:香妻好V5 - 第7章 崩溃边缘的希望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