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白桐称病,秦氏难堪

“你回来了。”苏白桐幽幽道,盯着烛火的目光有些涣散,好像在惧怕着什么似的,将自己的身体躲进了灯阴里,“我饿了。”

慧香忙把食盒打开,从里面端出三盘热菜,末了还有一大碗汤。

“你也吃吧。”苏白桐淡淡道。

“这不合规矩,奴婢一会再吃……”慧香吓的直摆双手。

“让你吃你就吃,哪这么多规矩。”苏白桐不悦道。

两人用过了饭,慧香将刚才在正屋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小姐果然猜的没错。”慧香喜道,“三爷一听说您是陈夫人的贵客,忙不迭的让大厨房准备新饭菜,还把三夫人骂了一通呢。”

苏白桐微微一笑,她可不是猜到的,她是看到的,利用她的阴阳双目。

慧香服侍着苏白桐洗漱已毕,然后便去铺床。

“明日陈府会来人请我过去。”苏白桐突然开口道。

“不是说两日后么?”慧香诧异的转过头来,只见苏白桐坐在灯影中,幽暗的光线里,双眸亮闪闪的,就像十五夜空的白玉盘,凄美绝伦,就连她也不禁一时失神。

“我答应陈夫人会在两日后过府帮她,可是今天晚上有些人就会忍不住要动手了。”苏白桐语气冷淡,就像在说一件与她毫无关系的事情一样,“所以说,明日陈府定会沉不住气,再打发人来请我。”

慧香惊讶道:“小姐您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

苏白桐缓缓点头。

“那您怎么不提前告诉陈夫人……”

“我若提前告诉了她,那么就算抓到了那个人又有何用?查不到那人背后的指使者,以后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情。”

“太可怕了……不知是什么人想要陈夫人的命?”慧香打了个寒颤。

“现在还不知道。”苏白桐淡淡道,“不过你明天要做的就是替我应付陈府来人,不管他们如何请求,都以我吃坏了身子为由婉拒。”

“陈夫人她……不会有事吧?”慧香有些担心。

苏白桐慢慢躺进帐子里,“你放心好了,我心中有数。”

“奴婢知道了,就依小姐的意思办。”慧香见苏白桐将衣裳脱了,于是放下帐帘,最后吹了灯,退了出去。

苏白桐躺在了黑暗中,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梦中,那悦耳男声再次如期而至,“桐桐,你的眼睛真美……”

这声音,与那日在陈府听到的笑声,并不是出自同一人之口。

秦氏向来是个有算计的人。

比如收留苏白桐,名义上是替苏二爷照顾幼女,每年从对方手里拿了银子,背地里却全都将这笔钱扣下,她何曾真心管过苏白桐的生死。

可是今天,秦氏却平生第一次,真的后悔了,昨日不该让大厨房送馊掉的剩饭给苏白桐那个死丫头吃。

她现在正面对着陈府的陈公子,一面陪着笑,一面还要替苏白桐说着好话,“都是我们照顾不周,谁知道白桐这孩子身子这么弱……竟吃坏了肚子,今日无论如何是起不来床了……”

陈之南脸色有些发青,“烦劳苏夫人派人再去通报声苏小姐,就说我母亲从今早开始头痛不止,寻了大夫也无济于事,我母亲现在只想见她一面,求夫人通融下。”

秦氏嘴角咧了咧,挤出一个难看的笑。

昨日苏三爷才跟她说起自己得了陈大人的青眼,想要借机往上爬,还特意叮嘱她这些日子不要去寻苏白桐的麻烦,没想到今天竟出了这么档子事。

以前见苏白桐吃那些东西,也没见她吃坏了身子!

秦氏心里骂着,却只能派人去苏白桐屋里传话。

“小姐正睡着呢,不能见客。”慧香挡在门口,传话的婆子根本连苏白桐的面也见不到。

秦氏听到下人回话,气的头发都快要立起来了,可是当着陈之南的面却只能赔着笑脸,“白桐还在睡着,陈公子是不是改天……”

话音未落,陈之南一掌拍在了桌角,桌上的茶盏跳了三跳,秦氏吓的一哆嗦。

“苏夫人,我请苏小姐去是为了救人,不是去聊天喝茶!……我母亲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试问苏夫人可担得起这个责任?”

秦氏气的太阳穴一个劲的跳,“陈公子莫要动怒,我这就亲自去白桐那里问问看……”

她转身离了客厅,直奔苏白桐的小院而去。

死丫头!要死不早死,这时候生的什么病!

秦氏气的浑身哆嗦。

到了苏白桐的小院,却见所有下人站在院里,大眼瞪小眼,见了秦氏过来全都上前行礼。

秦氏原本就是憋了一肚子的气,正好借机朝着她们撒了出去。

她厉声喝道:“你们平时都是怎么伺候大小姐的,怎么好好的就病了,不会做事留你们何用,不如早些把你们一个个全都发卖了……”

院里所有的下人被秦氏这么一通劈头盖脸的训斥,全都惊住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日里最不得三夫人待见的苏大小姐,怎么居然会让三夫人这么上心,为了她发这么大的火……

下人们吓的跪了一地。

秦氏看了反而更加来气,扯着嗓子挨个骂。

慧香站在门里听着秦氏在院里撒泼,嘴唇不禁翘了起来。

她骂这些人无非是为了给她自己寻台阶下,昨天要不是得了她同意,大厨房怎么会送来坏了的吃食,又怎么会让苏白桐抓了把柄。

秦氏在院子里骂了一会,心里痛快了些,这才转身进了门。

慧香飞快的站到床边,低声道:“小姐,她来了。”

秦氏进了屋子,足足站了快小半个时辰,苏白桐才幽幽“转醒……”

“三夫人来看您了。”慧香故意贴近破旧的帐帘,低声对里面躺着的苏白桐道。

“哦……是婶娘来了。”苏白桐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慵懒,她起身靠在枕上。

秦氏将信将疑地隔着帐帘盯苏白桐,她总觉得今天这事有些蹊跷。

这丫头从疯病好了之后,就开始变的奇奇怪怪的,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人真的就是原来的苏白桐。

邪王溺宠:香妻好V5 - 第10章 白桐称病,秦氏难堪 购买本书
目录

阅读本书,两步就够了......

第一步:下载掌阅iReader客户端

扫一扫

第二步:用掌阅客户端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

不知道如何扫描?